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一十五章:酒中
“阿天,你和瑞泽都是干大事的人,我们都知道,都理解你们的处境,但小雪毕竟半路出家,多少年走过来,本心仍是她自己,心中抱怨也是难免。Ww.la”母亲并不遮掩的说道。
  
  我继续点头,而赵茜说道:“小雪,瑞泽哥专情,并未在那边婚娶,他有他的大义,当然,我并不是给他说好话,你是知道的,可你做出决定,需要三思后行。”“茜姐,我早就看开了,在我这里哪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情感?他是男人,干自己的大事,但多少年过去了?我只想做个普通家庭的女人……”郁小雪摇头,眼中却没有眼泪,多年情感的冷凝,早就把她折腾成
  
  看破红尘的状态了。
  
  我看着她叹了口气,说道:“终究要见上一面,我会尊重你们的决定,我和他明面有多大的怨和恨,都是就事论事。”
  
  郁小雪重重点头,看着我说道:“天哥,我这一生,可真是悲哀……”
  
  我深吸一口气,多年过来,郁小雪已经感到一个人很累了,毕竟多半时间都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又怎么会不觉得累?怎么会不怨恨对方不多花点时间来照顾孩子?
  
  “但我不后悔,轰轰烈烈过,也静默如水过,我也不是什么怨妇,习惯了安静的生活,只希望能继续安静下去就够了,真不想听他又如何如何了……”郁小雪苦笑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这一次我也只是想来告诉你,在我心中,你仍然是我的好妹妹,无论你的决定如何。”
  
  “嗯,天哥,谢谢你。”郁小雪点头,眼泪终于滑落下来,但嘴唇咬着,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我心中叹息,郁小雪并非多么伟大的女子,多年前的她,甚至不过是还考虑着毕业后,南下广东入厂打工的普通女孩,只是阴差阳错一人升天,全家得道的到了现如今的境地,所以真不知道是岁月无情,
  
  还是人更无情了。
  
  在她的心中,时间并不像是活了年岁漫长的仙人那么安静,百年是百年,不过数字罢了,她觉得这么多年过去,真的已经很漫长了。
  
  我深思回忆过往,因为事情繁杂,对我而言,时间确实开始和其他的仙人渐渐同流,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但始终让我回忆时惊悚变化太快,所以,我是理解郁小雪的想法的。
  
  看向了赵茜,她也看向了我,似乎和我想的是一样的。
  
  母亲笑了笑,说道:“好了,这些不高兴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说了,你都一睡三年了,我给你做点平时你来都爱吃的东西吧。”
  
  “好。”我连忙点头,心中却不由反思,这三年过去了,大家又会对我如何?是看淡了?还是仍然热情如火?
  
  啪,结果赵茜拍了一把我的肩膀,笑道:“天哥,你是不是也在反思自己了?”
  
  我惊诧的看向了她,而郁小雪也不禁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就安了心吧,你是为了大家才这样的,而且,别以为你睡着了,就影响不了大家了,你对于大家而言,简直就是个高核能电灯泡,恐怕想要绕过你的影响力都不行呢!所以大家看到你醒过来
  
  ,整个天之境都传遍了,欢腾得不行,各地庆祝会不停,绝对比过新年还隆重!”赵茜笑道。“真的?”我愣道,郁小雪连忙补充说道:“可不是么?当时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想不到是天哥醒来了,大家都把你当成大救星,你醒了,本来的压抑和心中不落地的感觉就再也没有了,你是天之境的战神,
  
  你只要是醒着的,大家就觉得安全能得到保障了,后面我一听你要过来,还没请假,上面就催促我回来了,要多紧张有多紧张!”
  
  “呵呵,看来我还蛮受欢迎。”我苦笑道,心中难免有些自得。“那是肯定的呀!你想想,你把截教和道盟都赶跑了,大家又怎么不感激?把你的像都挂家里拜了,不信你到处走走,跟老乡们串串门,你睡着的时候,你知道多少人天天烧香盼你醒来么?”赵茜夸张的说
  
  道,而郁小雪也笑了起来,只是眼中带着一抹忧伤。
  
  毕竟是青梅竹马,我当即捕捉到它的由来,说道:“夏瑞泽加入了截教,一直以来,你可有受到街坊邻居……”
  
  截教和道盟现在对天之境而言,和敌人没太大的区别,截教更是明面上的恶者,所以天之境居民,多少是排斥之极的。
  
  郁小雪忙摇头苦笑,说道:“还好,大家都彼此认识,没有那么多事。”“嗯,那就好。”我点头说着,心中却知道她没有说的那么容易,夏瑞泽一直以来在天一道名声就不好,而荆云的死,和他是脱不了关系的,荆云是英雄,杀他的人无疑就是狗熊,邻里邻居,林疏影虽然是
  
  个聪明女人不会说什么,但其他人却不敢保证。
  
  我其实也很为难这样的关系,所以居住选择权从来都是自由让她们抉择,或许是赎罪,也或许是别的什么,选择居住此地,也有郁小雪的想法吧。
  
  母亲去做饭后,我们三人的话匣子就仿佛脱缰了似的,说个不停起来,毕竟在地球开始,我们就无话不谈,自然是没少提及当年的事情,也有后来的事,但毕竟开心不在,也鲜少挂怀拿出来说了。对于夏瑞泽,郁小雪其实也是纠结得厉害的,聊天中就知道了,而母亲也常对她说,夏瑞泽有他自己的苦衷和使命,终究不能兼顾很多事情,想想亦是老人家见识没有那么狭隘,就好比我,不也一样无法
  
  兼顾很多?吃过了饭,我继续陪着母亲和郁小雪聊天,但多是些没有太多营养的事情,避开了夏瑞泽的事情后,无非是周边邻居和隔壁发生的小事什么的,直到一群老将来找我去喝酒,我才让赵茜陪着她俩,自己就
  
  去赴宴了。一群的将领全都到了江寒的大庄子上喝酒,酒过三巡,江寒这家伙就哭得跟孩子似的了,问了半天,他才说我赴宴他家,这事能说上百年了,我当即一脚就把他踹一边去了,只能大骂他没出息,这种小事
  
  还哭,众将顿时大笑,但笑中多有眼泪,这事并不丢人,也是酒后高兴所致。
  
  不过这也是江寒独特的性格,多年前,他还在医院楼道里鬼哭得跟娘们似的,把我当时都吓得炸毛了,但往事不堪回首,后面也尽在酒中了。入夜后,许多人已经干完了活,有条件的,大家都一窝蜂的朝着江寒宅邸涌过来了,门外不少的仙家想进来凑一杯水酒的,可惜我并不胜酒力,最后也是敬谢不敏而已,毕竟要是喝不醉的酒,那就不叫酒
  
  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太阳高挂,我睡在了母亲的庄子里的宽敞院落中,却不知道怎么来的,只知道自己一身干干净净,腹中却空空如也,看来昨夜吃喝全都还给大自然了。
  
  赵茜发现我醒来,很快从院子那飘过来,嘘寒问暖,忧心忡忡。
  
  看我一副无事,她也把醒酒仙茶端上来,给我解决这仙酒的副作用,看着落地窗外的庭院风光,有美女佳人陪伴,就着缤纷落叶,格外醉人。赵茜坐在一旁看我发呆,也不打扰我,知道我醒悟,她才说道:“要不,在这里多住几天好了,反正你就当还在沉睡好了,大家都能忙好自己的本分事情,这些年,你实在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