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一十六章:大意
“嗯,日子都是争取来的,打打杀杀,也是无奈而为,我岂是不知进退有度?”我苦笑道,眼前很多事情等我去做,以我现在道三境都不到的修为,怎么敢有半点松懈?
  
  “这一界面,全是熟人,外面蚊子都飞不进来,要能飞进来,昨晚你喝酒那会就不是几百个了,估计几十万.网”赵茜伸出手,温柔的帮我宽了下轻皱的眉心。
  
  “有那么夸张么?”我愕然笑道,把她的手轻轻抓住,看着她羞怯的迷人样子,忍不住想要欺负她一下。赵茜可看向了另一边,说道:“那是当然,你醒了就是值得大贺的事情,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不过为了防止有截教或者道盟的人暗杀你,可也做足了防守,而为了舒缓这里的交通,不破坏居民的正常生活
  
  ,连好多熟悉的仙家都吃了闭门羹呢。”
  
  “三年时间,太长了,一群老伙计,都急不可耐想见我呢,也不用不通人情。”我苦笑道。
  
  “好了,我们心中有数就是了,大家同样也会理解的,而且最近东皇夏瑞泽的事情,也够他们忙一阵的了,你就放心呆在这吧。”赵茜建议。
  
  我点点头,苦笑道:“好吧,就多休息一天吧。”
  
  赵茜靠在我身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那睫毛长而弯,在微风下颤动,迷人之极,她的美一点都不突兀,顺其自然,无争无扰,让人心中泰然。
  
  看着小院子里流水游鱼,我的心也一下静怡了下来,感觉无比的舒畅,即便是宿醉后,这样的感觉都是极好的。
  
  我轻轻的把赵茜放躺在席上,唇瓣印在了她那嫣红的唇红中,那扑鼻的异香让我不由心底舒服,如花蜜醉人。
  
  赵茜轻轻的回应着我,顺着我的动作而行,就似本就该如此似的,让我能够顺势而为,达到自己所想所念,这种感觉仿佛是由来已久的习惯。
  
  她的清香,是我喜欢的香味,就连那轻微的喘息,都同样轻易勾住我的心魄。
  
  “怎么忽然就……”赵茜缓缓的睁开眼睛,那欲罢还休的情感表露,也在使得心思萌动,想要和她多温存一阵。
  
  “忽然就想了,你不知道,酒后第二日醒来,都会有旺盛的精力么?”我挑起笑容,让她脸上为之一红,胸前的起伏,更是出急促了一些。
  
  …………
  
  日上三杠,母亲仿佛见我睡得太久了,忍不住过来,远远的就叫我起来。
  
  就仿佛多年前叫我起床似的,我伸了个懒腰,看着身边还陪我躺着的赵茜,忍不住又摸了她的脸颊一把,她微微一笑,却也不愿意起来。
  
  “倒是睡得久的,又有人来堵门了。”母亲看我一副刚起来的样子,瞅向了微闭的门,随后若有所悟的笑了起来。
  
  “谁呀?还不让人休息了?”我连忙拉着母亲,往外面飘去,总不能让她见到尴尬一幕,要不然赵茜早就起来了。
  
  “你那几个兄弟,怕又来唤你喝酒,真是受够他们的软磨硬泡了。”母亲气呼呼的说道。
  
  “庆和他们?”我笑道,也就他们敢没规矩在外面乱跑没人管了。
  
  “可不是么?”母亲说道,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宽慰了几句,就出去了,这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混进来了,估计除了喝酒,还有什么事情呢。
  
  果然,李庆和过来,除了知道我出来的事情要过来见我外,还有关于外面的事情,张小飞、孙重阳等也来了,这些都算是天之境的重臣了,正常点的守将怕都拦不住他们。
  
  “夏瑞泽提前到了?”我皱眉说道。
  
  “嗯,对方知道你醒来,加快了过来的时间,眼下都到大殿那了,我们请了几次令,都进不了,后来闯进来的。”李庆和哭笑不得的说道。
  
  “人没打伤吧?”我看向了张小飞和孙重阳,这两位耸耸肩,张小飞说道:“哪能,求见的多了,我绕道破界进来的。”
  
  “就你鬼,那后面那群是抓你们的吧?”我笑道,张小飞一愣,看向了后面果然来了不少人,皱起了眉:“怎么会,我们站着好一会了。”
  
  而就在我有些奇怪的时候,忽然捕捉到界墙那边进来的其中一道气息。
  
  这气息早已经熟悉无比了,这可不是别人,是夏瑞泽的气息,而且是刚刚外放而出的,或许早就等在上面许久了。
  
  “是夏瑞泽。”我倒吸一口冷气,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神通广大如此,赵茜从来很少出问题,说过不会有人能进来,但现在夏瑞泽忽然来了。
  
  “是借了我的道!”张小飞脸色变得惨白,而李庆和和孙重阳也瞬间警惕的摸向了袖子,随时都要拔出飞剑的状态。
  
  “算了,拦不住他。”我皱眉说道。
  
  果然,界墙外面很快就乱成一团,这么多道气息突然出现在这里,当然引来无数仙家的警惕,包括江寒他们也全都升空了,其中还有不少都是宿醉没醒全呢。
  
  而夏瑞泽飞落下来的时候,似乎外面守卫也冲了进来,其中东方伏怒吼声跟着夏瑞泽后面而来,似乎正暴怒给对方闯进来了。
  
  “师父,冷静,先看看他们想干什么!”我连忙叫停,东方伏却气得够呛,带着一群的仙家打算大打出手,但很快,就给跟着过来的胡清雅伸手拦截。
  
  夏瑞泽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东方伏,就一挥手,让身后的一群玄衣修士停下,自己说了几句话,就一个人飘落下来。
  
  我站在了门口,迎面看向了他,而母亲和郁小雪,包括赵茜也都出来了,脸上都是震惊,不知道这是闹得哪一出,这夏瑞泽居然突然空降了下来!这算是天之境防御出了严重的纰漏!
  
  “呵呵,不用那么紧张,我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家人,才忍不住来了。”夏瑞泽淡淡一笑,他头上带着华冠,一身玄色衣袍,极尽奢华和高贵,搭配他与生俱来的气质,气势就恍如是真神下凡一般。
  
  不,现在对大家来说,他确实就是真神了,来自于截教的东皇!
  
  我双目中没有半点情感,一身的天一道质朴道袍,不带冠冕也不束起头发,披头散发怎么舒服怎么来,而样貌的相似,又让我们成了对比。
  
  现在的夏瑞泽,已经早就跨入了道三境了,气息凝重而稳定,远不是一般仙家能达到的境界,确实在截教中得到重用,甚至制造机会爬到了东皇的位置。
  
  “那可不是像是客人该做的事情,夏瑞泽,平素你荒唐是荒唐,但至少还讲些礼数,难道是最近在截教呆习惯了,一时半会没改回来?”我冷冷一笑。
  
  夏瑞泽连忙拱手一副道歉的表情,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歉意,笑答:“一天,别来无恙,容我致歉,但大哥也是实在难忍人间情绪,迫不及待,急不可耐,或许都是形容我此刻心情的最好词语了。”
  
  他的双目,停在了郁小雪的身上,而虞心应该还在附近诧异呢。
  
  见了郁小雪,他很快把目光又扫到了一旁,最后定格在了夏虞心的身上,我轻皱眉头,这次也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事情。
  
  胡清雅没有让大家动手,很快飘落下来,跟我说道:“拦不住他,刚才还在使馆来的,不知道收到了什么风声就趁机过来了,简直就不知道怎么……哎,是我大意了。”“没事,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够拦住他。”我平静的说道,夏瑞泽不是常人,当然不能常理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