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一十七章:不染
    第三千四百一十七章:不染
  
      夏瑞泽缓缓的朝着庄子的门口走来,脸带着淡淡的笑意,但那并不代表大家也和他一样高兴,江寒和赵昱等武将一个个都脸色阴沉,包括天之境冲下来的护卫队,都面带凝重和警惕,估计是第一次遭受到这么大的挑战!
  
      他来的太突兀,而且是直奔自己的主题,所以让大家一时都没能反应过来,包括我,也觉得现在的时机太过微妙了。!
  
      赵茜飘到了我身边时并没有说话,看来也收到了解释,所以同样流露出警惕的表情。
  
      “小雪。”夏瑞泽站在了郁小雪的面前,双目全是软和的情绪,而他的身高郁小雪要高出许多,让她看着他的时候,如面对高大坚实的山峦。
  
      “你来这里做什么?”郁小雪不满的说道,她的怨愤里面,仍然带着一丝的错愕,毕竟她可能昨天一夜未睡,因为我跟她说过,几天后她的丈夫会来,恐怕她也在无数次的模拟想象自己丈夫来时,她会怎么面对吧?
  
      “我来接你们母女的。”夏瑞泽当然听出郁小雪的情绪,但还是继续说道,并且打算伸出手,握起自己妻子紧握的拳头,但结果反而让其后退了一步。
  
      夏虞心也飘了过来,此时站在了自己母亲的侧后,某种带着一抹复杂和纠结,更有一丝的冷淡在其。
  
      “你还来做什么?我和母亲在这里过得很好了,不需要你再来接我们。”夏虞心冷冰冰的说道,而直面夏瑞泽的时候是带有抵触的。
  
      夏瑞泽面露苦涩,但似乎早知道这样的境况,毕竟他不是别人,他是以细心著称的夏瑞泽,洞悉人心自不用说,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难道还不了解么?
  
      “是爸爸的错,爸爸没有做好,和你们分开那么久……我内心也每日每夜的愧疚万分,但你们知道,我做的事情实在太过危险,根本带不你们……”夏瑞泽一副愧疚的表情,双目带着闪烁的泪光。
  
      “即便危险,既然是一家人,难道不该同甘共苦吗?这世间,还有不危险的地方?”夏虞心质问到,而且把自己的母亲拉到了身后。
  
      她和自己的母亲不同,郁小雪性子不够坚强,但常年失去父爱的她,却更加的坚强,因为在最重要的成长阶段,夏瑞泽并不在她们母女身边,所以总会让她产生保护自己母亲的想法。
  
      “是爸爸错了……”夏瑞泽很干脆,半点的狡辩都没有,有的只是让自己的女儿看到自己的泪光化作泪水。
  
      女人都是很感性的动物,看到男人流泪,再冰冷的心,都会骤然升几度,更何况夏瑞泽那正义而带着坚韧的面庞,此刻更是随着年龄沧桑了许多。
  
      一个成熟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落泪,这其的无奈,是战乱的儿女都能理解明白的。
  
      夏虞心果然怔了一下,我没有吭声,因为这是她们的家事,无论她们选择什么,都是她们的意愿,而我不能干预她们的抉择。
  
      而且至于夏瑞泽的事情,算我不说,她们同样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了,毕竟关心自己丈夫、父亲的母女,不会缺乏去了解对方消息的念想。
  
      “你错了,那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还要和叔叔作对?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么?是在截教里,和我们天之境为敌!你知道我的朋友们都怎么在背后说我的么?他们说我们母女,在天之境是奸细!你知道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夏瑞泽的道歉,让夏虞心眼泪瞬间掉落了下来,她轻轻抹去了眼泪,双目死死的瞪住夏瑞泽。
  
      “爸爸知道,但爸爸也是有苦衷的,爸爸更不是为了和你叔叔作对,而是为了能够找出更好的道路,去完成拯救天下苍生的办法,是想完成和你叔叔一起努力,把腐气赶出九重天的理想!”夏瑞泽伸出手,想要替自己女儿擦干眼泪,似乎自己的眼泪无需擦拭了一般。
  
      但夏虞心仍然带着自己的母亲退了一步,她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要再花言巧语了,我们再也不信你了!”
  
      “虞心……爸爸真的是在完成拯救九重天的大事,即便过程酷烈,即便一路坎坷荆棘,不为人所理解……但爸爸是真的在去努力,而爸爸也是因为相信你们叔叔,才放心让你们留在这里,这一路,爸爸历经无数九死一生,但这些都不重要,每次受伤,我都在庆幸你们不在我身边呀!”夏瑞泽一脸的痛苦说道。
  
      我心叹了口气,夏瑞泽实在拥有一张说动天下人的嘴巴,不但把一切事物都利用,包括站位,也选择得非常的完美。
  
      在天之境,几乎一面倒的支持着我,无论我做出什么事情,大家对我的爱戴一如往昔,因为他们知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们好,所以夏瑞泽选择了这个时候把我拉出来。
  
      这也是现在,一群天之境的民众都强忍了厌烦,没有对他发出嘘声的原因,因为他们似乎也相信了夏瑞泽说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助我一臂之力,即便是曾经极度让他们讨厌的事情。
  
      夏虞心也有些纠结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母亲,最后放在了我的身,她很想自己的父亲是现在眼前那位夏瑞泽言语的父亲,做的一切看起来罪恶的事情,都将是为了以后结果时灿烂光明一些,即便过程带着荆棘和酷烈。
  
      而夏瑞泽继续看向了郁小雪,说道:“小雪,你是我的妻子,难道你还不了解我么?当年我们一起经历的种种,难道你还让你看不清我的为人么?无论多么危险的事情,我们都一起淌过来了!目的不是到了最后,将一切命运开的玩笑都结束掉么?”
  
      郁小雪怔怔的看着地面,诚然,夏瑞泽的话把她带回了地球时,带回了九州界夫妻俩共同冒险和遭遇了,对女人来说,回忆是最重要的,更何况是和夏瑞泽这么难忘的回忆,那历经生死,那无数次面对爱人濒死的体验,都刺激着她潜藏内心的挚爱。
  
      我叹了口气,夏瑞泽却并没有停止他的话语,说道:“我一路行走黑暗,没有给任何人打倒,没有让任何事情击溃,只因知道背后有两个一生最爱的女人,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女儿……如果连你们都不信任我,不给与我支持,我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有人走在光明的路,亦有人需要在黑夜抹黑前行,一天走不了的道路,我需要去替他去完成,我在古神界,九重天所作所为,被人误解,被人唾弃,但一路过来,不正是为了如今这时候两兄弟的携手前行么?”
  
      郁小雪和夏虞心都怔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情感被夏瑞泽的感言击溃,所以最后才会把目光投向了我,因为她们只是女子而已,已经不能辨清眼前男人的真伪了。
  
      我看向了夏瑞泽,淡淡的说道:“夏瑞泽,你这趟急匆匆的赶来这里,想怎么和我携手前行?何不在这里,和一群跟你都有瓜葛的老伙计面前说个明白?这里不只有曾经在地球看着你一路走过来的,也有在九州界因你而变成单亲家庭的,连古神界、九重天,你应该也祸害无穷吧?到底如何才能平息大家的疑问,我倒是很好。”
  
      夏瑞泽看了一眼左右,确实太多熟悉的面孔了,地球即便他干净的一尘不染,但九州界的一切,他又该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