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一十八章:大爱
    第三千四百一十八章:大爱
  
      “看着这么多熟悉的面孔,确实让我十分的念想,但我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站在这里,以这样的身份,和大家辨明自己的是非……哎,这怕是我人生里最痛苦的一幕了。(.  .)”夏瑞泽摇了摇头,然后又说道:“或许大家都说我自找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我并不想去辩驳,因为只有身处我的处境,才能知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不是么?”
  
      “要不是你,我夫君荆云又怎么会死!”林疏影脸色阴沉,这个时候在人群站了出来。
  
      “对,荆云之死,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我也深感自责,可当时的我,亦是身不由己,如果是我能够控制住整个局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所以,我欠他一条命!但正是因此,也让我从今往后,决心即便走入这世界最黑暗的地方,也要和一切邪恶抗拒到底!我做不了一天那样的强者,但我只能以我的方式去反抗!”夏瑞泽斩钉截铁的说道。
  
      “呵呵,把自己说得不受控制,以为能逃脱你在九州界杀戮无数的事情了?”林疏影冷笑道,对自己丈夫的死,他耿耿于怀。
  
      “拜你所赐,我多少的兄弟死在你的大军手,当然,你说战争难以避免,我赵昱认栽,但如果说你杀他们,是为了你的正义最后得以体现,那岂不是说他们该杀了?”赵昱咬牙切齿,脸和脑门的青筋都炸了出来。
  
      夏瑞泽对赵昱一点都不陌生,甚至早是战场的老对手了,他淡淡的呼了口气,说道:“赵兄弟,我佩服你的铁血仁心,我也佩服你手下将士的勇敢与无所畏惧,但战场的厮杀始终会有生死,而让他们的死来铺垫我的正义,我觉得我受不起,即便你们认为我是灰暗的,恶毒的,我都承认,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正义,即便面临任何的事情。”
  
      “我杀你是正义呢!?”赵昱恨得甩开膀子要冲出去,但给江寒一把拽住。
  
      “那是你的正义,却并非是天下大义!”夏瑞泽义正凛然的回答,随后摇了摇头,说道:“舌战群儒,我并不擅长,一个个人的去解释,也只会让人觉得我善辩虚伪,我只想说,我今天来这里,大家当我是拟补过失也好,是假仁假义也罢,可为了解决九重天的腐气,我仍需要走自己的路,包括这一条路,即便大家愿不愿意看到,我都会和一天一起走过去!因为腐气才应该是大家一路走来最后的解决目标,不是么?”
  
      “你想要怎么办?”我皱眉说道,要论辩才,夏瑞泽无疑是最能蛊惑人心的,包括一张跟我相似,却我要正义的面庞,好像一个光明,一个黑暗,而给看似光明的那一面继续照耀下去,委实太过让他发挥自己的特长,倒不如开门见山划算一些。
  
      夏瑞泽认真的看向了我,说道:“道盟这些年来,忽然遭遇到袭击,而无暇反攻天之境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嗯,知道。”我淡淡的回答,心却是一跳,这家伙难道要以此做章?
  
      “是我干的。”夏瑞泽毫不犹豫的说道。
  
      而这话一出,顿时全体哗然,包括气得火冒三丈的赵昱,以及随时冲过来大打出手的东方伏,都一下子给他的话说得浑身一震。
  
      “我知道你干掉了道盟数万的精锐部队,所以肯定道盟会对天之境进行全面进攻,所以亲自带领了精锐,将黑化大军引来,围魏救赵了。”夏瑞泽认真的说道。
  
      “你怎么证明?”我当然不可能完全相信,包括所有在场的人,如果都承认了这事,心里的对他的黑暗印象,都将会给他洗白大半!
  
      “你可以看看这个。”说完,夏瑞泽拿出了一面玉牌,很快捏碎,把一切的镜像都放了出来,这里面的影像不断的显现出夏瑞泽带领精锐部队的所作所为,甚至毫不隐晦其的做法,好像根本无惧道盟报复似的。
  
      “呵呵,你一面让黑子怂恿截教大军攻击我,一面又引大军攻击道盟?岂不是自相矛盾?”我冷冷笑道。
  
      “一天,你很聪明,但为何不多想一层?如果我发现你没办法去对抗截教大军,大可以引此匹黑化大军拦截截教呀,你让你的情报部门分析下时间节点,能明白了,截教攻打你已经是不可避免,我其实引这批黑化大军,一来是为了救你,二来如果你能解决问题,我也能断了他们报复之心呀。”夏瑞泽回答道。
  
      “你说引军所向是道盟,那截教的反扑呢?”我皱眉说道。
  
      “一天,你该不会那么天真的还要让我承认这件事情吧?我好歹是截教的东皇!”夏瑞泽也跟着皱起了眉,他可以承认引黑化大军攻打道盟的事情,但绝对打死都不能承认截教哪方面也是他动的手脚!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了胡清雅,她很快点了点头,估计是又收到了什么情报了,或许夏瑞泽在这件事情做得干净利落,也或许他是真的那么做了。
  
      截教和道盟派大军攻打我,他沉浸引黑化大军,确实可以做到拦截其一股势力,也可以随时营造出让对方报复不了的后招,这需要的大局观其实对他没有太大的难度,因为大家那时候确实都等同是正面迎敌了,只有夏瑞泽是躲在黑暗,恍若是什么都没做。
  
      但实际,他一直在动,还让我避开了道盟和截教在失败后的反扑,光是这点,已经足够让我们可以合作了。
  
      即便我再如何不信任他,但这做法如果是真的,我都应该感谢他!
  
      “你对天发誓!立下血契!如果此言有虚,有朝一日,必逢心魔,脉络错乱而死!”我咬牙说道。
  
      夏瑞泽摇了摇头,略有些失望的看着我,甚至扫了一眼所有的人。
  
      大家全都是一副和我一样的神情,毕竟这是他唯一自辩的方法。
  
      不过,即便是面对一群人,夏瑞泽脸的情感波折也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有最后目光移动到了郁小雪和夏虞心前方的时候,才露出了一脸的惨淡:“连你们都需要我自辩么?”
  
      郁小雪双目含泪,眼却已经是信了一半,这让夏瑞泽脸缓和了许多,然而,夏虞心仍倔强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她仿佛需要这样的明证。
  
      夏瑞泽最后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摇头拿出了一张血契,快速的写下了刚才事情的证词,只是最后并非是我说的‘有朝一日,必逢心魔’,反倒是即刻而亡!
  
      这个时候仍斩钉截铁,可见夏瑞泽心已经因为别人的不信有些微怒,而如果这件事属实,他也算是救了天之境一次了,我再对他太过苛刻,反倒抹杀和凉了所有人的念想,毕竟盲从者众,在铮铮证言面前,没人会如我心那至暗的疑惑,能够冰封一切。
  
      夏虞心两眼落泪的看向了我和自己的奶奶,这次她已经再也不怀疑此事的真假了,因为他父亲也是救了天之境的英雄,只不过是以另一种身份和曾经默默而不为人知方法。
  
      夏瑞泽手的血契燃烧着,恍若把大家冰冷尘封的心再度暖和,这种阔别已久的帮忙,对于孤单渺小的天之境而言,实在太过宝贵了,谁都不能拒绝一个雪送炭的人。
  
      林疏影是识得大体的女人,在这个时候也做了自己该做的,因对天之境的大爱而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