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一十九章:蛋糕
    第三千四百一十九章:蛋糕
  
      “瑞泽,这件事,你做得对,为天之境挡灾,没有谁会诟病你,只是你也要小心道盟对你的报复。!”母亲终究是信了,有些关切他因此背的因果。
  
      夏瑞泽双目一红,说道:“妈,你对我的信任,其实什么都重要,不过我一路过来也习惯了,跟谁作对没试过……哎,只是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终究是为了初衷不改,我和一天,打断骨头连着筋,兄弟有难,怎么会不支援呢?”
  
      “那好,妈也希望你们两人都好好的,不要互生嫌隙,如果这能够成为你们联手的时机,那赶紧的抓稳了,不要再走散了,明白么?”母亲一边叮咛,也一边的提醒。
  
      夏瑞泽重重点头,说道:“一定会的,我等待妈说的那一天已经很久了,九重天开始,我不断的想着要怎么回应一天,怎么让他不再误会我。”
  
      本来的彷徨和迷失,都彻底因为夏瑞泽这一招釜底抽薪彻底陷入了正能量传播,夏瑞泽翻云覆雨如此,我也自信不如,到现在我都没能把这件事和夏瑞泽的手段联系一起,自愧弗如都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态。
  
      这九重天的棋局,夏瑞泽下得真是精彩!无论是有心还是碰巧,都可圈可点!
  
      “瑞泽哥,我是误会了你,真没想到我不在的关键之时,你居然如此的挂念着我们天之境,还身赴险境驱虎吞狼,完成了逆转之局。”我脸带着感激之色,心却在反思着这三年来他的一切准备,将会对之后的天之境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他以东皇之名而来,绝对不是为了衣锦还乡,让大家看他威风的,也绝不会是为了解释这次的事情,从而博得大家的信任,他一定还有潜藏在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这次的合作,对他而言非常的重要,所以一切事情,都为了这个而铺垫!
  
      这才是真正的夏瑞泽,才是他霸者而来的目的所在!
  
      窥天者实在太可怕了,环环相扣的谋略和准备,让人防不胜防,甚至把截教和道盟玩得团团转,而夏瑞泽能火取栗,获得最大的利益!
  
      怪不得外婆要走,她或许是预料到了什么,可能是我没有注意到的。
  
      “一天,我说过了,不要总是整天想着大哥会怎么想套路你,我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你而准备的,真希望以后你能够把我当成你的后盾,无需理由的相信着!而不是处处怀疑,让大哥寒心。”夏瑞泽苦笑,随后说道:“也是你大哥了,无论如何都会让你,任你揣测而无怨无悔,换了别人,怕早负气跑啰。”
  
      “唉,人在河边走,哪能不小心,我也是习惯性多留个心眼,谁知道你是不是又给什么东西洗脑强控了?”我一副自责的表情,暗道全信你,怕给你卖了都不知道。
  
      “啧,还说九州界的事情?我早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哪还不备着些?如果我给谁强控,被控制前一定自爆而亡,绝对不让大家给牵连!”夏瑞泽轻啧一声,话语里带着一些决然,这也让一旁看热闹的老朋友们都生出了一些同情和理解。
  
      “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吧。”我说道,而夏瑞泽点头后,看向了众多的老朋友,拱手说道:“我夏瑞泽不是不懂好歹的畜生,诸位怎么看我,我懂!只是不得不如此行之,即便是大家怎么看,等事情尘埃落定,若是还有人觉得我是错的,还想要杀我,尽管来便是!”
  
      夏瑞泽的话,让所有的仙家即便表面无情,但内心也在为他的为人多了一分敬佩,即便不知道他会不会履约,至少也足够男人了。
  
      “你做了那么多,够了,我们进家里谈吧,小雪和虞心都等着呢。”我拉了下夏瑞泽,然后看了眼母亲以及郁小雪和夏虞心,暗道这件事,夏瑞泽占了风,不好再去给他强调下去。
  
      夏瑞泽知道怎样点到为止,很快牵起了郁小雪的手,朝着庄里走去,我发现郁小雪虽然挣扎了下,但却并没有刻意制止,看来心再次的接受了他。
  
      我心叹了口气,心道希望夏瑞泽这次别在作死了。
  
      我看向了庄子外的一群老熟人,拱手让他们散场后,也开始嘱咐胡清雅立马去彻查整件事情,同时也安排夏瑞泽带来的那群熟面孔爪牙去使馆,免得又让他们活动开,引来更大的群体事件。
  
      胡清雅很清楚这次给对方在地盘撒野了,自责的跟我说了一大堆,如不顾劝阻跑进天道空间等我的事,我并没有责骂她,毕竟她也需要散心休息,不能天天盯着情报。
  
      胡清雅走后,赵茜看向了我,传音问道:“天哥,你怎么看?”
  
      “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读不懂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但一定是大事,没准设局三大势力也不无可能,他小事不会找我,大事自己也兜不起,需要有个人跟他一起兜着。”我平静的说道。
  
      赵茜点了点头,说道:“他难道是考虑到多因果剑盒的事情了?毕竟一瞬间灭掉道盟的精锐。”
  
      “必然的,所以他也想要借力。”我说着,跟着母亲一路往庄子里走去。
  
      赵茜也跟在我身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却说道:“黑子这次可没来,估计也怕你找他麻烦。”
  
      “哼,这老头是阴险的窥天者,现在没准在干什么坏事前的准备工作呢!他要有必要来,可不会怕我,甚至会想办法勾引我跟他同流合污。”我传音说道。
  
      “也是……不过我们有婆婆在,她不会看着不管的,她肯定在设更大的局。”赵茜宽慰我道,似乎也听出了我的怨念。
  
      “希望吧,这时候真希望她老人家在这儿,她可不会喜欢夏瑞泽。”我苦笑道,赵茜挽起了我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背。
  
      我不再说话,跟着母亲她们来到了茶水间,她坐了主位,而我和赵茜坐在右手边,夏瑞泽一家则坐在了左手边。
  
      夏瑞泽较擅长暖场,一开口不无感慨的说道:“难得一家人团聚,这一日,我真的等了很久……”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瑞泽哥,说说截教的事情吧,其他三皇的详细部署和计划,以及你接下来的准备,能不能共享下?我们天之境好歹也有个准备不是?”我笑道。
  
      “阿天,怎么一来,你谈公事?”母亲觉得我有点不近人情,毕竟这情报问得有点赤裸裸了。
  
      “没事,妈,一天从来都有责任心,这正是大家对他放心,信任他的原因呀。”夏瑞泽笑了笑,随后说道:“其他三皇这次损耗以北部最大,给我打了个措手不及,所以知道这件事,没少找我麻烦,但没有实锤,他们也只能叫得厉害一些,不过三家对我的排斥也日益增加,眼下我急需有新的措施来应对,要不然迟些恐怕也危险。”
  
      “既然这个时候危险,怎么你还冒险前来?直接让使臣知会一声不行了?”我笑道。
  
      夏瑞泽认真看着我,说道:“不如此,不足以表明我的决心,而我知道你的性子不会轻易信别人之言。”
  
      “说的也是,那接下来,你想要怎么办?截教那边既然不妙,难道这次来的目的是需要我帮忙处理内部的格局?”我问道。
  
      “不,我在那边的事,不用你插手。”夏瑞泽很意外的打断了我的想法,随后更意外的说道:“我们这次,是要动一动窥天者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