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封杀

  
      “动窥天者的蛋糕?”我皱起了眉,夏瑞泽抛出的想法实在太过自相矛盾,所以对我而言就突兀了,但他可不是疯了,往往每做一次事情,终究都有其深意,长久而让人心中对他只剩警惕而已。
  
      “对,窥天者的想法,已经不适合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说是过河拆桥也好,逆意而起也罢,今时今日,便是最好的机会。”夏瑞泽毫不犹豫的说道,似乎对自己的计划早就胸有成竹。
  
      “什么意思?”我又再次的问道。“他们行事向来都很深邃,我们无法掌握他们的想法,这点想必你也应该了解了,好比当时东海一行,他们的机会本就已经够多的了,后面却还把整个仙城搭了上去,让我生出了没办法掌握之感,而他们灌
  
      输的理念,皆是我所心存忌惮的,长此一来,如倪诗,不正是其中最深受其害的么?所以,我再也不想当他们的牵线木偶了,我想要以自己的力量来改变世界,这需要你的帮助。”夏瑞泽缓缓的说道。“你的意思是,你的所作所为,大部分还都是黑子直接和间接控制的,你自己就没有和任何坏事扯上关系?这等过河抽板的想法和理念,想让我怎么支持?或许说,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冷冷的回
  
      应,这同样不是我想要的。“我知道,现在我说的事情,一时之间你接受不了,而站在理解的角度上看,我也是反面的教材,但多年以前,我就深受他们利用,因此大部分的事情,我都觉得有必要去做,而他们只要顺势一推,我就不
  
      知不觉导向了他们所想的方向,这无论怎么说,也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事,一天,在地球和九州界的时候,你不也是如此么?”夏瑞泽反问我。
  
      我冷声一笑,说道:“幸好我反应及时,不用跟你一样,一路迫害无辜,手中沾染无数人的鲜血!”夏瑞泽摇摇头,说道:“那是有外婆在,你很幸运,我不同,不如你,想要尽一份力,就必须比你多出一份力,需要豁出去的更多,所以我相信你,把背后一切舍不得的,都放到你那边,因为大哥知道,你
  
      永远都会有外婆把你带向好的方向。”“你先说说,你想要干什么?怎么动那块蛋糕,需要我干什么?”我并没有太多纠结于他是好是歹的挣扎中,因为他都能够给自己圆了,园不好就正儿八经的赖,所以想要找到突破口,简直是困难重重,要
  
      从他那儿得到胜利,只要记住一点,就是怎么从他要做的事情中获利!而且夏瑞泽明显是知道外婆是窥天者之一的,即便外婆觉得自己不合格,并不承认这点,但总体也是在弈棋,区别不是很大,眼下外婆又出离天之境,夏瑞泽借探亲而来行计,我就值得深思熟虑一番,比
  
      如他趁着外婆不在,想要干点什么?“我需要你主动的去对抗腐气,把你当时能够对付道盟的手段拿出来,引起各方的注意,也把自己的目标从截教和道盟中抹掉,释放出天之境专为腐气而来的信号,不要让截教和道盟有机会对你们动手,当
  
      然,我这边也同样如此,因为我也找到了对抗一般腐气入侵的办法,即便杯水车薪,但也好于之前大家的预期,这样一来,形成一股良性的前进势头。”夏瑞泽说道。
  
      我微微蹙眉,这正是我想要做的,当然,完成这件事需要很多事情铺垫,夏瑞泽这么说,明显想要我立刻去做,而如果我真的拿出了多因果剑盒对腐化区进行完全净化,会带来什么后果?
  
      “会引来什么后果?”我很直接的问道。“我为截教先驱而对抗腐气,即便不如你的手段厉害,但也足以拉起截教的大旗,使得万众归心而籍此站在截教教众心目中更高的位置,你同样引来窥天者的注意,因为他们不会允许你这么干的。”夏瑞泽
  
      很平静的说道,而这结果,很明显对我非常不利,对他却利益点十足。
  
      “你最后成为坐拥截教教众爱戴的真正截教教主,我最后却成窥天者的众矢之的?”我当然不会给他带节奏给他挡枪子。“一天,你先别着急,我们一步步的盘算,这只是前面的结果,和最终结果差得远呢!”夏瑞泽笑了笑,一副我太着急的样子,然后继续说道:“你对道盟进行一次干净的攻击,因为太过干净,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窥天者都是很敏感的存在,像是这类事情他们不会不注意,甚至是早就盘算好了,所以黑子这一次也暂时离开,应该也是因此事而成行,我想外婆不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件事吧?我现在让你
  
      发起这样的净化,也是想让你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打乱他们的步骤,我也会配合你的行动。”夏瑞泽说道,随后把九重天一大片的区域图展现在整个茶室的中央。
  
      “你还知道点什么?”我对此并不好奇,三年时间,他们能干的事情太多了,调查那块数万仙家消失之地,知道天之境有大杀器是必然的,包括窥天者的想法,我都在想办法去揣摩。
  
      “知道你的那件大杀器,连星辰都能够净化没了,让它们消失一空,甚至包括腐化气息。”夏瑞泽说道。
  
      我平静的看着这幅地图,这是最新的立体空间图,夏瑞泽展现而出的更加的巨大,可见面积也更辽阔。似乎看到我被地图勾起了兴趣,他笑道:“三年前,我黑魔兵大军时,将这幅地图事无巨细的绘制了下来,现在展现而出,就是为了今天我们的合作,这个地方,还有这个地方,我需要你完全的净化掉,而
  
      我会从东边前进,策应你的净化,逼迫一下窥天者,至少让他们也感受到被动的滋味,好比他们派出鲲鹏来对付你一般。”
  
      我心中一凛,夏瑞泽知道的还很多,居然还知道鲲鹏的归属,真不知道谁给他说的。
  
      “虽然只是猜测,但我相信窥天者有强有弱,强者可驱使鲲鹏这样的巨无霸,对其他势力指手画脚,最弱者,亦能窥天晓地,行常仙所不能。”夏瑞泽说道。“既然是为猜测而行,势必有人要付出代价,消除这两地的腐化,虽然责无旁贷,但该不会这里面有些什么厉害存在,比如窥天者的老巢给你惦记上了,要我偷袭掉吧?而你虽然看似跟我干的活一样,可似乎如铺网前行,捞到什么是什么,捞不着的大可放过,谁都不得罪不是?”我很了解多因果剑盒,谁知道夏瑞泽想做什么?万一外婆也在多因果剑盒覆盖的范围内,那我不是成弑亲罪人了?自断双臂的事情
  
      也不是没见过。
  
      这话让母亲也微微色变,更别说赵茜和郁小雪她们了,外婆对她们来说非但连冒犯都不行,寒毛掉一根她们都要找原因。“哈哈……我点出的地方,腐化之严重,已经不适合再生了,连我上次去都九死一生,窥天者又怎么会呆在那片地方?他们西行去了,皆不在北,况且,你那件大杀器,我看窥天者绝对不会允许你使用的,
  
      净化得太彻底,对他们而言本就是罪孽。”夏瑞泽笑道。我看着这地图上的两个点,心中确实很想炸开一片天看看,到底会飙出什么牛鬼蛇神来,而某些窥天者所作所为已经影响到我,我又怎么能静静等他们下达封杀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