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二十三章:撕碎
    第三千四百二十三章:撕碎
  
      “什么呀!师父你是打算区分对待呀!?”少梓有些郁闷的传音说道,她今天一身的洁白霓裳,如盛装的仙女,少了少女该有的稚嫩,多了仙逸出尘的气质,可见是装扮往稍显成熟面靠的,这狐狸尾巴都跑出来了,我再看不出来她的蛊惑,不用当她师父了。!
  
      而香菱一身的浅黄连衣裙,虽然没有少梓那样的动人,却显得以往更加的别致,而妆容也丝毫不少梓少下功夫,这司马昭之心简直路人皆知!我这时候不摆出意志坚定来,以少梓的鬼马精灵,一定会出幺蛾子才行。
  
      “少梓,这不是区别对待,而是你知道你们这样,会让为师处于什么样的境地之么?对自己的徒弟下手,我以后还当什么天之境的首领?又有什么面目立于世人面前?!”我传音说道,这已经是略带警告了。
  
      少梓喘着气,脸色微红,似乎也给我这话气到了,她和别的弟子都不同,狡计多端,但其实脸皮也薄,给我这么直接而不拐弯抹角的质问,当然受不了,这代表她什么小诡计都用不了,但她还是传音辩解说道:“凭什么?这类事情在其他门皆是!我们也只喜欢师父你,难道你还能让我们孤独终老么?”
  
      “世男人多不胜多,喜欢自己师父?何其荒谬?”我反驳道,少梓看着我,据理力争道:“有什么荒谬的?有恋父情结不行吗?而且当年我成为你弟子的时候,也有十多岁,师父当年不过略大我十来岁,这并无什么年龄障碍!师徒名分虽重,但男女之情呢?电视不也常有这样刻骨铭心,催人泪下的剧情么?”
  
      “我说少梓,你少拿这些歪理来说教为师,你平时不正经算了,现在我们是演电视?”我凝眉说道,这少梓最善辩驳,性子也最是让我喜爱,但这显然是两码事。
  
      “换个方式,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那还有什么问题?”少梓还是不死心的传音。
  
      我眼睛半眯下来,说道:“少梓,不要在这件事多跟为师费功夫,这件事,说什么都不行!”
  
      少梓气得是小脸涨红,而香菱没有她那么能言善辩,知道我们在短短的对视时间里,已经是交锋了好些回合,看少梓的表情,知道这事肯定是黄了,又见我表情不悦,连忙过来挽住我的手,说道:“师父,你别生气了,我们知道错了,不该这个时候来这里的。”
  
      我看着乖巧温婉的香菱,叹了口气,而这时候,胡清雅也端了茶盘进来,适时搭腔解围说道:“先喝口茶再说吧。”
  
      我瞪了胡清雅一眼,暗怪她把这两个弟子放进来,让她们得寸进尺,胡清雅当然知道我这一眼的意思,忙说道:“两个弟子和别的弟子不一样,你不区别对待是不行的,总得给她们机会不是?她们再不会去喜欢别人了,那几乎是共识了,次还有个得意门生对少梓表白,给少梓整的差点没剩半条命,甚至闹到了对方师父来求和了,其实是打心底没把自己当成你弟子来看,而是当成你身边人呢,数年都过去了,还是如此,怕数十年再过去,她们只会越来越喜欢你,少女炽热青春一晃而过,到时候年龄一去不复,心境再古井不波,你于心又何忍?”
  
      我看着两个弟子在自己面前又是沏茶,又是小心看着我,我心也在设身处地的去考虑这件事,然而取舍方面太过功利化,有时候已是十足的罪恶。
  
      所以最终我摇了摇头,这件事的口子绝对是不能开的,所以说道:“清雅,这件事你别搀和了,喜欢和不喜欢,不是爱情的唯一标准,我知道她们喜欢我,但我接受不了这结果,以后再说吧,她们会遇喜欢的人的。”
  
      胡清雅心细如发,怎会不知道这是我最后的妥协?和少梓香菱使了个眼色,算把这件事交代了,香菱并没有太大的反抗,毕竟她气量少梓宽敞许多,而我也岔开了话题,帮少梓换了魔种。
  
      倒是少梓全程委屈,我也是知道她的心境,完事把她单独留了下来,多宽慰了两句。
  
      “师父,我是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觉得你与众不同,后来为了跟着你……却未想自缚阵脚,可你怎么能这样拒绝我们?”少梓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臂膀,说道:“少梓,你很聪明,这些话再不可说了,这件事也到此为止,好么?你样貌无可挑剔,性情细腻讨人喜欢,资质更是天下少见,集优秀于一身,谁人都很喜欢你,包括为师,对你也颇多重视,生怕你走错了路子,但千算万算,于感情一道始终没有太过尽心点醒你,以后肯定会有值得你去喜欢,去爱的优秀男子,为师与你却亦师亦父,并无男女之情,明白了么?”
  
      少梓听罢,眼泪在眼打转,摇头说道:“不明白,你受缚于伦理道德,却把我的情感随意撕碎,师父也喜欢我,又何必去顾虑他人想法?”
  
      “好了,太晚了,你们回去吧,这件事你们先冷静想想吧。”我站了起来,一副送她离去的样子,但少梓站起来后,却一把把我抱住了,我叹了口气,也并没有推开她,而是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说道:“今晚是我语气重了,也并没有真的责怪你们,回去吧。”
  
      “师父,你感觉到了么?我的心脏跳得有多快?”少梓身材高挑,心脏位置更是紧贴着我的胸前,当然能感应到她心脏的剧烈跳动。
  
      但只是一瞬,我把她扶开了,男女有别,感应这些东西实在是让我也十分的尴尬,暗道这不留神间,又给她带了一把节奏,不过少梓反而高兴了起来:“我知道,师父和我是一样的!”
  
      我叹了口气,懒得和她争辩,摆摆手让她赶紧出去。
  
      少梓还是埋怨的看了我一眼才飘走了。
  
      我心暗暗觉得这晚实在是难煎熬,两拨人把我心情都弄得浑沌不堪,对着外面的气息说道:“今晚不见客了,我要冲击轮回境。”
  
      “哦……”然而,这声音却不是胡清雅的,而是海乘风的,倒是让我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来了?
  
      “乘风?”我问道,她气息不显山不露水,显然是在外围靠脚走过来的,可见她平时是多么的认真,竟还顾虑了规矩,不,或许是小心翼翼,生怕给我怪责吧?
  
      “是我,我以为……那……改日再见吧。”海乘风声音有些怯场的说道。
  
      我想了想,现在她正是极度不自信的时候,不好让她这么走了,说道:“先进来吧,我以为是谁呢。”
  
      “啊……嗯。”海乘风连忙应下,随后从外面很远的地方缓步而来,我在会客厅见了她,发现她今天也是刻意的打扮了,一身的灰色薄纱连衣裙,底子是纯白色的,看起来素雅无,但却脸薄施粉黛,却显得秀气逼人。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来,似乎到了有一会了?一时招呼弟子,没注意你在。”我苦笑道,还别说,她最近的进步喜人,不过底子本来不差,有了女子军团的资源堆积后,更是显出了天资,毕竟当时年纪轻轻,是一派掌门,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估计现在学会了纳灵法,和第一梯队早无限靠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