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三十章:斩断

  
      “即便是外面,也不安全呀,留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其他势力,恐怕比我们都要惨,但我们这里只要照常经营下去,三百年内,断无给腐蚀的危险。”年轻女子连忙说道。
  
      我诧异的看着她如此的笃定,也在思虑为何她们敢肯定这里安全。
  
      “什么意思?三百年内,即便三大势力给腐蚀殆尽,你们也不会有事?”我皱眉问道,而年轻女子立即点头,似乎对此没有说谎的意思。
  
      “如何?敢不敢进来?”青年人立马问道,我笑了笑,说道:“有何不敢的?不过为表诚意,你们俩下来带我前往领地如何?”
  
      看我答应那么快,中年人再次制止自己的一双儿女,说道:“外人之言你们也信?”“爹,反正他一个人进来也翻不了天,我们那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一个?而且我们还有掌门在!”男青年连忙说道,而女子也点头恳求,说道:“爹,这人号称自己是新天之境的仙家,我们不正是想知道这天
  
      之境是不是骗人的么?如果他真的就是天之境的仙家,那正是我们了解的最好机会了。”
  
      中年人眼睛瞪得很大,犹豫了下,仍然说道:“让我先联络下掌门!”
  
      一群的仙家其实都带着好奇看着我这黑影,现在听说我本尊要来,都开始警惕起来,而这时候,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一只巨大的黑兽从其中一片跨界气息冲了进来,并且怒吼着在附近肆虐!那中年人皱起了眉,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看了一眼身后几个仙家,那些人立即冲过去,拿出了各自的阵盘,发动了阵法,下一刻,无数的尖锐剑光从波纹中冲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扎在了黑兽的身上,那
  
      黑兽怒吼连连,疯狂的冲击这片大阵,但却因为没办法调动周围的气息,还给阵法封住了法力运用,给打得脾气都没有,最后毫无疑问死得十足憋屈。
  
      我暗道这地方的诡异,这片垃圾场应该还分有几个区域,这里只是其中一个区域而已,毕竟那么大一片范围,里面肯定五脏俱全了,否则他们不敢笃定这片地方三百年内无事。
  
      看到我轻松的看着黑兽给灭掉,这些仙家也十分的好奇我的胆量,跟着议论纷纷起来。
  
      我倒也由着她们继续,倒是那中年人很快就得到了掌门的回复,说道:“你以本尊进来,恐怕就出不去了,若是如此,也不怕么?”
  
      “呵呵,当然不怕。”我笑道,只要他们放我进去,而不是在这里就想着办法击杀我,那一切都好说。
  
      “那你进来吧。”中年人半眯起了眼睛,随后看向了身后几个仙家,这几位都是意外的回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意外的样子。
  
      我暗暗感到这中年人不老实,但也没有说破,而是看向了他一双子女,说道:“让你的儿女下来,总不能没点保证吧?”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看了男女青年一眼,那两位都点头后,拿出了阵盘把自己传送到了我这边,而此时,远处还有一些针对黑魔兵的歼灭工作,这些歼灭者表情平静,看来早就习以为常这样的行动了。
  
      这里确实是一片安全区。
  
      当然,那是对她们而言。
  
      我从神识处回过神来,立即控制界力之花把黑魔兵都放走,然后缩小了一圈的范围,再从刚才分神化影所去的同一个位置进入,没有意外的出现在了分神化影接近的位置!
  
      看着我一副淡定的样子坐在一朵界力之花上,那男女青年都感到十分的新奇,女子甚至说道:“这花儿真好看。”
  
      “你是怎么进入这腐化区域深处的?”一同进来的男青年也不由问起来。
  
      然而,我刚打算回答,在外围的中年男子却忽然抬起了手,随后往下一挥,说道:“动手!”
  
      砰砰砰!
  
      无数的光剑瞬间从波纹那冲落下来,即便有人犹豫,但在这迅捷的发动趋势下,也跟着朝我使用了阵盘,不断的冲着我射出光剑!
  
      “爹!你干什么!?”女子的大声的叫了起来。
  
      包括男青年,也大叫‘不要’!显然这样的攻击,是中年男子和其他的手下商量好的!
  
      霎时间,垃圾场上烟尘滚滚,废弃的界面给轰出了一个个的大坑,包括地面的一些遗骸,也给炸得支离破碎,倒是攻击绕开了那对男女青年!
  
      我坐在界力之花上,早就进入了更高维度,眼看这攻击不断的穿透我的身体,脸上阴霾无比!
  
      而在中年人和一群歼灭者觉得我给干掉,而停止攻击的一刻,我瞬间就控制界力之花到了那年轻男女的身边,直接把他俩兜了进去!
  
      这下子,中年人和一群的仙家全都给震惊住了,包括所有看热闹的仙家,也都给这一幕差点惊掉了下巴。
  
      那对男女给我兜入其中,方才反映过来给我抓住了,警惕的同时,也带着一抹的为难,不知道现在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放开我儿!”中年人大吼一声,这下是知道着急了,而一群仙家忙问该怎么办。
  
      看着我朝着他们冷笑,男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傻傻的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中年人急得是差点昏过去,大叫道:“飞儿,稚儿!还等什么!快杀了他!”这下,男女才想起了要拔剑,而我也缓缓的站起了身,说道:“你们俩想好了没?作恶人容易的很,当一次就算是坏人了,而做好人,恐怕一辈子只用一件坏事,就翻不了身了,你们设计我就算了,我认输
  
      给你们抓了就是了,但向一个无辜者拔剑要杀,是不是太没道理了。”
  
      男女给我这么一问,互看了一眼,都从彼此脸上看到了犹豫,女子咬牙,转身就和自己父亲说道:“爹!我们岂可出尔反尔?”
  
      “杀了他!快!”中年男子怒吼,把女子脸色都吓白了。
  
      而男青年终究比自己的妹妹要心狠一些,立即拔剑朝我砍过来!
  
      我冷冷一笑,这样的剑法我闭着眼睛都能打飞,所以神剑一出,瞬间将这把剑斩成了几节,在界力之花的保护下,无法地带也影响不了这里!
  
      男青年眼看着着剑抵在自己的喉咙前方,而且在我的走动下不断的向前,他只能在界力之花的平台上后退,脸上显出了复杂之色,最后他干脆不退后了,直接说道:“技不如人,你杀了我吧!”
  
      我的剑一下就刺入了他的喉咙,不过并不深,在伤及皮肤之后就停了下来,但也吓得男青年和他妹妹脸色惨白了。
  
      “三脚猫的功夫,也学人杀人,知道错了没?知道自己做错了,我就不杀你。”我双目眯起,而男青年只能点了点头。
  
      我笑了笑,随后看向了女青年,说道:“你呢?”
  
      “我没有要杀你的意思!”女子当即说道,而且斩钉截铁,甚至还有些激动,估计是因为自己的父亲。
  
      “你心地还可以,不过你父亲可是命令你杀了我的呢。”我笑道,女子立即回答:“那是他,我不会听他的,而且我也杀不了你!”
  
      我也不打算继续跟这两个人质说下去,而是看向了那中年人,说道:“是你要杀我,还是你的掌门要杀我?给我一句实话。”他儿子刚出剑,剑就给斩成了几段,那中年人已经给我的快剑吓了一跳,脸色复杂的说道:“是我又怎样!放了我的孩子,你要怎么对我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