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三十二章:星域
    第三千四百三十二章:星域
  
      “新天之境虽然未能全部继承天之境的悠远历史和化底蕴,但却继承了它的精神,使得新天之境每一位仙家都能和谐的生存于其。(.  .)”我平静的回答。
  
      那长老听我说罢,微微一笑,捻须说道:“果然是够新的,那既然不存在天之境的悠远历史和底蕴,那何已能继承它的精神?”
  
      “新天之境的首领,以及所有原来的仙家历经轮回,最终悉数王者归来,这是天之境不可磨灭的精神继承。”我笑道,心下却已懒得回答他,因为谁都不能说服一个睡着的人,亦或者不甘醒来者。
  
      这长老很显然是觉得自己正宗,而没有看到新天之境的一切,我算说出花儿来,他也觉得不美,甚至他现在住的地方,自己认为我说的好一万倍,那还有什么说的必要?
  
      果然,那长老虽然很惊,但最后还是不信的说道:“呵呵,位者要控制下面的民众,这么说当然效果最好,盲从者亦是最众,故而才有了如今的新天之境,而你来到这里好了,在下也不会跟你说其他,等你经历一遍真正的天之境之旅,便可知道差距,而说你们新天之境那边有原来的仙家轮回归来,我们这里,亦同样有天选者存在,且看看有跟道友说的有什么不同,大可跟道友所说的新天之境首领嘛。”
  
      我笑了笑,这长老看来对自己的掌门或者天选者一样的存在心笃定,这也是此地富饶安全许久后,得到的巩固吧。
  
      这样的巩固当然不可能靠我几句话打破,所以见一见他们掌门,才是正儿八经的。
  
      一路前往他们的核心界面,我也在细细的观察周边的环境,偶然的发现这里的白色气雾同样在移动之,而且是大规模的运动,看来,这是和截教的雾龟,道盟的龙兽相同的巨大移动区域,而这一只,恐怕雾龟更加的庞大和安全,这才使得这里号称三百年不会受到感染。
  
      从界坞那进入其,很快又有一队修为达到了三境巅峰的仙家过来带路,而那长老跟在其,一路给我介绍周围的环境。
  
      毫无疑问,这片地方参考的应该是古天之境而建造的界面,包括基础设施都是非常具有典型的,和现在新天之境向往的方向几乎相同,估计东方伏看到会兴奋不已吧?
  
      很快来到了掌门殿,这殿前巨大的广场已经到处是仙家了,而且人仙、妖仙、魔仙皆有,可谓是杂烩一般的存在,也和现在我的天之境一模一样,这让我也对他们的掌门有所期待起来。
  
      “仙家,还请从这花朵宝物下来,我们马要进入大殿,总不能这么进去吧?”那长老建议道。
  
      我想了想,觉得他们算有道三境的存在坐镇,但我也不至于怕到这地步,所以从界力之花跳下来,一口把花朵缩小吞入喉。
  
      那长老看着这一幕,当然是面色微变,但见过这些宝物的人,哪个不是诧异的?毕竟能够收缩自如的,都是灵宝级别拥有灵智的存在了。
  
      “倒是眼熟,感觉什么时候见过。”那长老嘀咕道。
  
      “是么?”我暗笑当然,这好歹是天之境几大超级秘宝之一,要是告诉你们炼宝仪都在我手,还怕把你们吓坏了。
  
      那长老也不好再跟我闲聊,带着我很快进入了殿内。
  
      大殿内,已经到处都是人了,一群的仙家空出了间的红毯后,随意的站在了旁边,开始议论纷纷起来,特别是看到我后,仿佛要看穿我似的。
  
      显而易见,这是临时召开的会议,所以显得没什么秩序。
  
      我面无表情,缓缓的朝着掌门殿内走去,而那掌门的模样,也很快进入了我的视线。
  
      女的?
  
      一位妙龄女子盘膝坐在了掌门位,她感应到我的接近,双目也在缓缓睁开,并且从高位俯视着我。
  
      她所坐的位置,是以花朵的模样而雕琢成的一件精致法宝,缓缓的漂浮在空,而她身边同样也有好些稍微次一些的花朵,面坐着男女十多名年纪大小不一的长老,正审视我的存在。
  
      这些花朵位置周边氤氲不断,让里面坐着的人容貌朦胧,只能看到轮廓,但认真看向其,知道那妙龄掌门绝对是罕见美人儿了。
  
      至于大殿内,四处都是透明镂空和外围零距离接触的薄幕护罩,外面看来不过是大殿,而内部看出去,所有一切都清晰可见。
  
      走近后,女掌门的精雕玉琢一般的容貌也彻底展现我眼前,她一身洁白的古代天之境道裙,妆容雅致,耐看的同时,带着令人不禁惊艳的五官和脸型。
  
      “道友是新天之境来的仙家?可告知本掌门姓名?”那女子启开小嘴,不但字正腔圆,声音里还有一股磁力,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知道我的名字又能如何?而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又如何?”我笑问,女掌门微微沉下了眉,有些不理解我的想法。
  
      而她身边坐着的十二位大长老的一位女道顿时双目一瞪,大喝道:“放肆!掌门让你自报家门!你遮遮掩掩是何目的?!”
  
      我双目半眯,扫了一眼这十二名大长老,这些人要么是怒目而视,要么是面带冷笑,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态度。
  
      “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是不想你们这地方遭受灭顶之灾,而不是进来交朋友,拉家常的。”我冷冷一笑。
  
      话音一落,一群仙家爆发出了议论声,而其一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长老立即一挥手,一阵风刮了起来,而且很快,也让整个大殿顿时都风卷残云的安静了下来。
  
      我站在风口,衣服猎猎作响,显然对方也是在测试我的实力。
  
      十二位大长老,没有一位不是道三境的存在!
  
      “灭顶之灾?我们天之境遭遇过一次了,依然傲立于此,如今又来一次如何?”其一位大长老冷冷回应我。
  
      我嗤声笑道:“好在让我发现及时,要不然这一次,新的天之境真铸成大错,将你们毁灭于此了,而你们也将会在沉默灭亡,仿佛从不存在一般。”
  
      “你说什么!?”
  
      顿时,好几个大长老从花朵站起,全都怒目而视,甚至有的直接飘了起来,要给我说大话来个教训。
  
      然而,我仿佛混若未觉一般站在他们前面,双目凝视着女掌门,等待她亲自发话。
  
      “不知道友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新天之境,打算攻击我们这里?”女掌门有些不悦的说道。
  
      “掌门,不用和他多废话,灭了他!”一个大长老怒道,但却给那女掌门挥手轻易制止了,老实的坐回了位置。
  
      看来,这年轻的女掌门威信很足,位置坐得也很稳。
  
      “既然你们一门,为天之境的遗民,我们新天之境,又怎么会自己人打自己人?只不过恰巧你们的行踪给人知晓了,从而引我们来毁灭这里而已。”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女掌门脸色阴郁,下打量着我的,说道:“你们新天之境,有能够毁灭一片星域的力量?”
  
      “难道你们在外面,没有斥候探子?只是在缩在此地,两耳不闻窗外事?”我笑道。
  
      那女掌门冷哼一声,说道:“怎么证明你说的?还是仅凭借你随便说说?”
  
      “何不将你们抓获的那位截教的姑娘叫出来?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是谁么?”我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