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相扣
    第三千四百三十四章:相扣
  
      “袁师侄?”我蹙眉看着眼前有着一头飘逸长发,一双明亮大眼,以及瓜子脸的少女,我没有看错,她是袁沐影,夏瑞泽的女弟子,而她眉心处,还有我给她植入的魔种,此刻已经存储了不少的魔气。
  
      多年的时间过去,这枚魔种已经填充戾气到了临界点了,这或许也限制了她继续使用纳灵法,所以现在的她看起来相当的老实。
  
      “真的是你!夏师叔!”袁沐影惊讶的叫起来,意外给她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但她很快强压住了自己的兴奋,说道:“是我!”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道,即便我已经猜出了原因,但不能什么都不问,只有当事人说出来的才可以当真,也是判断她状态的依凭。
  
      “我……我给师父探路,误入了这片星域,与我同来的,还有一位师兄和一位师弟,但他们……他们自己想要回去,结果给黑魔兵和黑兽打死了……”袁沐影有些难过的说道。
  
      我双目一挑,袁沐影显然神情有些躲闪,看来这难过可不算得多真,这少女既然是夏瑞泽的弟子,该有夏瑞泽的狡猾!
  
      而且,事实证明她确实也不是寻常的小姑娘,至少智商都能够压倒很多同龄人。
  
      回顾当年,她年纪轻轻来求我植入魔种,随后一系列的举措,还把她爹的一切都给葬送了,即便她的父亲袁惊鸿杀死了她的母亲,甚至做出了许多为人不齿的事情,但敢于大义灭亲的人可不多,更别说袁惊鸿还是圣道门的掌门呢!
  
      当时袁沐影只安插了一个林师妹在其父身边,干掉了袁惊鸿,还同时连樊天圣也干掉了,可知其心机,而眼下她算被困这里,也不见有太多的焦急,看到我只有惊讶和意外,隐忍绝非一般,留在这,恐怕还有其他的想法,因为和她一起的两个师兄弟也死了。
  
      在我听闻袁沐影回答的时候,那吐血的壮汉怒吼一声,又再次朝我冲过来,我感应着他气息的变化和攻守进度,瞬间读取了他的动作,所以连头都没有回,回剑是一扫,嘭的一声,本气血大亏的壮汉撞到了墙,震得防护大阵也瑟瑟发抖起来。
  
      壮汉再次狂吐鲜血,还打算继续站起来跟我大战,但一位大长老已经站了起来,瞬息到了他身边,一边扶起他,一边跟他说了几句什么,我并没有兴趣去听,因为只要敢攻过来,我可不会站着挨打,而且来多少人都是一样的!
  
      那女掌门见到我的实力如此的强悍,一挥手,让本来还欲要联手出去的两个大长老拦住了,说道:“既然袁姑娘来了,而且还是这位道友师侄,不妨跟我们说说令师叔是何人?”
  
      “这……”袁沐影愣了下,发现我居然没有自报家门,也有些不知该不该说,所以最后看向了我。
  
      我面无表情,说道:“无妨,大可告诉他们你所知道的。”
  
      那女掌门见我没有阻拦,立即问道:“还请袁姑娘直言,本掌门倒是想知道,他到底是新天之境的谁!”
  
      女掌门的表情已经是隐忍之极了,估计对我的嚣张早心生不爽很久,现在袁沐影一来,当然想要知道我嚣张的资本。
  
      袁沐影诧异我连名字都没有报,犹豫了一会才咬牙说道:“宫掌门,难道您还不知道,夏师叔正是天之境的首领?”
  
      “什么!?”女掌门一下子凝住了眉,而包括好几位大长老也全都目瞪口呆了。
  
      “袁姑娘,你说他是那位新天之境的首领夏一天!?”一个大长老顿时坐不住了。
  
      “刘大长老,夏师叔正是新……天之境如假包换的首领。”连袁沐影也有些难堪的说道,毕竟这‘新’字可是他们这些天之境遗民加去的。
  
      “你说的那位以一人之力单枪匹马,闯入了道盟,灭了道盟一个小枢,一个大枢数千仙家的,是他?”一个女长老也连忙质问起来。
  
      袁沐影咬牙点了点头:“吴大长老,沐影并未说谎。”
  
      “这不可能!那道盟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他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哼,新天之境,我看不过是三大势力推出来迷惑游散仙家,或者堆积不敢对抗腐气的逃兵而建立的避难所罢了!”一个老者愤愤不平。
  
      “这……并非如此,夏师叔一路从地球出道,直至九州界、六神天,皆是脚踏实地一步步走来的,每一步的艰难,及恶战,师父都事无巨细和沐影亲口说过,所以夏师叔绝对不是三大势力之人。”袁沐影似乎和这些大长老都很熟悉了,足可见她在这里早活动开了。
  
      “算出身六神天底层,但来后,也可能已经投靠了三大势力!帮三大势力演了这出卖老脸的戏码!不敢对抗腐气,想找台阶下罢了!”又一个大长老冷哼道。
  
      看来不止是很多人,包括现在的天之境遗民都对对抗腐气不利的三大势力不满。
  
      “不是的……是道盟先对新……天之境动手,杀害了夏师叔好多好朋友,这才让师叔一气之下打到了道盟,掳走了道盟执剑台的台主,因此还引来了道盟的不满,伺机要还击的,这也是后来师父来此引黑魔兵帮新天之境解围的起因,此事断无虚假。”袁沐影连忙回答。
  
      我看她实话实说,而且言语都朝向我这边,倒也不再对她冷着脸,毕竟无论她是好是歹,现在也是落难,既然帮我说好话,暂时把她当成可合作的对象也无所谓,利用她在这里展开的局面,让这星域撤出这片空域。
  
      “这些事可是真的?”女掌门又把目光扫向了我。
  
      “你倒是对我了解不少。”我没有回答女掌门,而是和袁沐影说道。
  
      袁沐影连忙说道:“算我不去了解,师叔的一举一动,在外面许多仙家眼里也是铮铮英雄,天下间也独你一人敢这么明目张胆杀了数千道盟仙家,掳走执剑台的首脑……师父听闻此事,还拍案而起,大声说了好,还说我有兄弟如此英雄了得,我若不助他一臂之力,岂不是连跟他站一起都不配?因此在师叔沉睡三年里,一直在截教时刻努力准备着,后来在得知师叔醒来后,立即用计引截教的承天王领大军攻打新天之境,而自己做了两手准备,带了我们一同潜入了腐化区,引数十万的黑魔兵,要助师叔及天之境彻底解除三大势力围攻的隐忧。”
  
      “倒是说得环环相扣,不过你也不用替你师父说好话,他是何等人,你还会不知道?”我试探性问道,也不禁佩服夏瑞泽的狡计。
  
      袁沐影则连忙说道:“此事绝无虚言,师父确实是在帮师叔的忙,包括引截教攻打天之境的事情,虽然师父也是有想位的心思,但绝对也是为了解除如今新天之境的隐患呀!只是师侄实在实力不济,没能完成师父的命令……不知后来师父是否成功了……师叔……可否告知?”
  
      我沉下眉,说道:“告诉你也无妨,你师父连同他的狗头军师诓截教来灭我,结果给我引鲲鹏击溃,截教胜神龟的十万精兵也给灭掉了,三大首领也给斩杀,至于道盟的龙兽领域,连同十万精锐,也给我灭得什么都不剩,而你师父领的那些黑魔兵没有了目标,最后选择攻打了道盟和截教,倒是给我解了围,让我争取到再次沉睡三年的时间,不过,他如今也如愿以偿,坐了截教东皇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