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三十九章:老姜
“又是纳灵法,阁下的招数用烂了,再多的纳灵法,只要无法突破我们的大阵转移,终究不过是捆缚其中罢了!”东边阵脚的大长老讥讽道。我冷冷一笑,在浑身的力量再度达到了临界点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所有的仙家,说道:“该跑了就跑了,免得一会跑不掉,这大阵既然属于空间大阵,力量无穷无尽,到时候天雷勾地火,怕互噬起来可不是
  
  开玩笑的。”
  
  一群仙家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还以为我在开玩笑,我也懒得理会,找了远处最靠近中央的点,把所有的能量都直接轰了出去:“多因果互噬!”
  
  嗡!
  
  力量瞬间冲出,随后在我的控制下,一下子就互相搅动蚕食起来,在第五层纳灵法的加成下,互相吞噬后的黑洞,不断的延伸,而席卷进来的还不止是力量,连空间都开始扭曲了!
  
  “快一起把这黑球转移走!快!”似乎感觉到了这多因果互噬的可怕,陆鬼立即决定大家一起动手,而接下来,四个阵脚同心协力,都伸出了手,准备进行空间转移!然而,这多因果互噬一旦启动,力量就会不断的席卷,空间也已经给它破坏掉了,所以这一次他们的转移大阵立即就失败了!包括想要把我转移往那黑洞里的想法,显然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在多因果互噬
  
  下,一切力量的优先权都没有这因果互噬大,甚至会给它全部的吞噬掉!包括空间!
  
  所以就算碰上君七星转移*和赵茜的界力转移,在多因果互噬的范围内也会失败,这正是因果互噬的可怕之处!
  
  我快速离开这片天鬼殿大阵,而发现了大阵整个给破坏并吞噬后,所有仙家都脸色惨白,包括陆鬼也从未想过自己研究百年的大阵,竟会给我一招纳灵法灭得干干净净!无数的能量一瞬间成了多因果互噬的催化剂,整个攻击范围几乎让大阵范围内的存在都消失了,就连脚底下的一大片区域,也给恐怖的能量搅得乱七八糟,我也同样没办法控制这股力量,眼睁睁看着这一
  
  片土地给啃咬成一片半圆形!
  
  “这……这不可能……不朽天鬼殿……”陆鬼呢喃的一手持着黑色拂尘,一手已经剧烈的颤抖起来了,在绝对力量面前,无论是谁,都将感到受挫!
  
  宫凝烟也一脸的不可思议,刚才自己这一方还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才一刹那就回到解放前了,而以他们现在的法力,想要再来一次四时岁暮是不可能的,这正是他们绝望之处!
  
  我看着他们,说道:“这样算是都结束了吧,你们也差不多该相信我了。”
  
  底下的袁沐影看着半空中巨大的因果互噬黑洞,瞪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见这攻击来的骤然,同样也来得太过凶残了!
  
  “如此残酷的法术……你真的算是天之境的首领么?”宫铁云脸色大变,这黑洞还在不断的溶解周边它够得着的存在,前方范围内的一切,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道盟数万精锐,一片星域,都是这么消失的?”袁沐影终于说话了,而且是直接询问我道盟消失的原因,因为刚才黑洞瞬间扩大的时候,数十个道鬼也给吞了进去,之后踪影就都不见了。
  
  “要不然呢。”我半真半假的说道,当然不会说出多因果剑盒这东西。
  
  “恐怖如斯……”袁沐影回答。我看了一眼周围的仙家,却发现这时候大家都还在震惊中,没人回答我的话,我只能看向了宫凝烟,说道:“宫掌门,你怎么说?是否愿意移步我指定的区域?如果不打算移步,结局恐怕就是眼前你看到的
  
  。”
  
  “你……”宫凝烟仿佛受到了威胁,毕竟眼前的力量已经超乎他们所能想象,这巨大的黑色球状能量轰炸,前所未见!
  
  我微微凝眉,她现在的表情有些不大对,显然是内心拒绝的,要不然不至于神色这么复杂。
  
  “你手上,恐怕亡魂无数,真难以想象天之境的首领,竟是如此的凶残……”宫凝烟神情不对,是因为证实了我真的能够施展如此的力量后,把我和恶魔放在了同一个天平上。
  
  当自己投靠的天平另一端,是杀戮成性的时候,谁都会犹豫。
  
  “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只问你,愿不愿意移步!”我知道再犹豫下去,只会把最佳时间浪费在这种争辩上,所以已经决定用强了。
  
  宫凝烟摇摇头,说道:“即便只离开这里,我们也绝对不会让你自称天之境的首领!”
  
  “那就随你了!但想不让我自称天之境的首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冷冷说道,而一群仙家当然都听从宫凝烟的,纷纷对我这‘恶魔’感到惧怕和恐怖。
  
  “即便再困难,我也不会让你如愿以偿,损毁天之境首领的威名!”宫凝烟露出决绝的脸色。
  
  “哦?不知道宫掌门打算怎么办?”我冷笑一声。宫凝烟却话锋一转,说道:“这一次移动星域,我可以听你的,绝对会按照你的要求移动到你指定的位置,但我也有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我!否则,天之境宁拼个片瓦不存!也要多试试阁下刚才那一招!
  
  ”
  
  “呵呵,也好,都说到这份上了,当然可以提要求,但必须要合理,像是想让我去除天之境首领的名称,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本来就是。”我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美女,没有给与半分退让
  
  “我知道让你轻易摘掉天之境首领的名称,势必会让追随你的仙家,亦或者想要追随你的仙家失望,所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你,绝对不会轻易去做!那我们姑且来赌一赌如何?”宫凝烟凝眉说道。
  
  “赌什么?你凭什么和我赌?”我冷笑道。“就凭我也是天之境的首领!这片星域的天之境掌门!”宫凝烟朗声说道,随后手一挥,一把透明的薄剑嗖一声出现在了手中:“有本事,就只用单纯的法术和我斗一场!而不是用什么邪门外道的强体术!亦
  
  或者三大势力的三大道法!”
  
  这宫凝烟一出声,就封掉了我纳灵法和归元法,还直接把衍天功也封印了,看来是打算跟我‘裸身’斗一场了,我呵呵一笑,道:“纯剑法、法术比斗?那是不是谁胜了,谁才有资格继承天之境首领之名?”
  
  “不错!”宫凝烟斩钉截铁说道,看得出她对自己的纯法术、剑法非常有自信。而以他们的看法,我一旦卸除了衍天功,又不能用三大道法,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你把我这么多杀手锏都封掉,我岂不是很吃亏?那我也得加个条件。”我可不是吃亏的主。
  
  “你说!”宫凝烟看我快要答应,当然也会接受赌注,因为那是相互的。“如果我胜了,你们星域,并入我的天之境,当然,这里仍然由你来治理,我不会往你这边掺人,同样还会给与你应得的资源,当然,一旦天之境有难,必然也需要你们全力以赴帮忙,毕竟一旦我胜了,你
  
  天之境首领的名头可得摘掉了,不是么?”我笑道。宫凝烟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宫铁云,这男子沉凝犹豫起来,很快点头说道:“天之境首领之位,承受之多难以想象,夏首领既然答应了这么多条件,我们也会给与你足够多的信任,大势力龙盘虎视,夏首领依
  
  然能闯出一片天地,心黑手辣相信也不是阁下所愿,但想必大家更希望天之境由正义者所承继遗愿,若是夏首领输了,是否也甘愿如你所言相反,将现在天之境交由凝烟一起统领?”“姜还是老的辣,不过,这个赌我接受了。”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