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四十三章:人心
“这么点人就够了?”我看向了宫凝烟和陆鬼,这两位虽然还有一些余力,但离着巅峰时期还有一段差距,我即便有能力对付一些道三境的黑兽,但整个留仙城没准都成黑兽巢穴了,真的没问题?
  
  “够了,本来这个计划就是以突破一处坚固门扉为主,而首领实力远胜于我,就算是更强者来,怕也没有首领的实力,所以若是能够闯入这片区域,凝烟知道如何控制这星域宝具,而陆道友擅长使用鬼道的法术和阵法之术,保障潜入的同时,还能应对可能出现的大阵。”宫铁云很有信心的说道。
  
  看我不太相信,宫凝烟说道:“首领你取代的,正是本来父亲的位置,一个厉害的剑仙,这在里面起到的作用是最大的,而现在父亲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所以本来我们三人的组合,现在换成了首领和我,以及陆大长老。”
  
  “原来如此,也好,不过三人小队固然紧凑精干,但我决定临时加一人进来,不知道你们能接受么?”我看向了外面的袁沐影。
  
  宫凝烟以为我不放心三人小队,还打算解释一番,宫铁云却说道:“临时变数,相信首领亦能很好控制,而首领找袁姑娘加入队伍,想必也有自己的考虑,便是此如也好。”
  
  我点了点头,这袁沐影鬼灵精怪的,谁知道手里还有什么牌没有打出来?让她留在这里,别到时候把我新收拢的留仙派给掳去给了夏瑞泽,到时候真是肥鸭烤熟飞了。
  
  袁沐影在外面没进来,见我们商量什么也没听到,但看到我们看向她,似乎有些浑身不自在,轻轻打了声喷嚏。
  
  做出了选择后,我召唤出了界力之花,随后带上了宫凝烟和陆鬼,就飞出了殿外。
  
  袁沐影对我带上她当然好奇无比,说道:“师叔要带沐影去探索留仙城?”
  
  “不错,把你放在这里,我不放心。”我微微一笑。
  
  袁沐影犹豫了下,估计也不是很想去的样子,说道:“师叔,我即不擅长阵法……对斗战经验也不是很足,就怕我去了会拖累了您,还是我对队伍真的有帮助?”
  
  “会有的,这也是难得的经验。”我笑了笑,随后也不管她乐不乐意,一伸手就把她用气息卷上了界力之花,随后嗖一下朝着外围飞去!
  
  袁沐影自然是有些错愕和郁闷,然而界力之花速度很快,一下就出了界面,并且一路朝着东边飞去,她就算是想找理由,都困难重重,而我看到似乎有几位大长老面带愁容,怕是和她还有些什么瓜葛。
  
  这袁沐影擅治内政,长于心机,而且手段可不如她长得那么漂亮,甚至可以说非常有手腕,没准这里还真已经给她从内部击破,有仙家想要投夏瑞泽去了,那现在我去调查留仙城,正是她启动策略的良机!
  
  “宫太上掌门,和袁姑娘接触过的大长老,以及密切来往的仙家,你暗自调查下,我觉得没准他们心思不定呢,你也别忘了,袁姑娘的师父,可是截教的东皇。”我离开的时候,少不了传音留守的宫铁云。
  
  似乎给我的话镇住,宫铁云好一会才说道:“原来首领此举另有深意,倒是老夫小看了这小姑娘,首领放心,老夫必清查心存邪异之辈!”
  
  “嗯,有劳了。”我回复一句,就开始专心赶路起来。
  
  飞了一路,袁沐影心思很快就安定了下来,可见这女子狡猾不亚于夏瑞泽,怕还真想从我这师叔口中夺食呢。
  
  夏瑞泽已经成了东皇,她知道这事后,恍如得到了成功链的最后一环,要知道截教东皇的位置很高,掌握星域可不是天之境可比,名头眼下也远比新天之境有场面得多,要策反大家更加的容易,况且这留仙派也不全是天之境的遗孤,只不过是道盟那边策反投靠者,甚至是后代,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当然不会去天之境这天天给三大势力盯着随时要挨打的地方,重归三大势力一方,才是目下稳定之道。
  
  “师叔,那件能够毁灭这片区域的东西,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若是真能够净化一整片的区域,待时机成熟,何不将其分享给所有的势力,如此一来也能分担天之境的压力不是?”袁沐影打破沉默说道。
  
  “呵呵,把这东西交给他们,然后有朝一日过河拆桥,把我们天之境干掉么?你师父都不敢问,你小孩子家家,问这个干什么?”我笑道,说她小孩子,倒也不是她年纪真的小了,而是她样貌颇为年轻,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左右而已。
  
  实则她也有道三境的实力,那是夏瑞泽着重培养的重要棋子,否则谁会下那么重的本钱资源?
  
  袁沐影甜甜一笑,说道:“师父常和我说,要我成为他和师叔之间沟通的桥梁,传达师父的想法,沐影就觉得是不是应该多主动点,却不知道是如此重器,倒是让师叔见笑了。”
  
  我暗道你这是故意拉低智商而已,心中没准早想着另一套了,就说道:“这种事,以后就不要传达了,这次等我把你送出腐化区后,就派人护送你回截教吧,你以后只需要好好侍奉你师父就好,至于我嘛,你知道我一向就没怎么把你当我真正师侄,怕也就算是普通朋友关系罢了。”
  
  袁沐影一脸的错愕,似乎还很委屈的样子,宫凝烟当然有些看不下去,说道:“首领……何以如此不近人情?东皇于首领有亲兄弟之情分,袁姑娘又是您师侄,正应该循循善诱,岂可如此相待?”
  
  袁沐影真不愧有一张好脸,连宫凝烟都替她说话,也可想而知她平时活动范围多大了。
  
  不过我眼睛余光里,陆鬼却平静许多,似乎这种事不过鸡毛蒜皮,根本入不了他的心中,可想而知是个真正的淡定老狐狸了。
  
  我笑了笑,说道:“宫掌门多虑了,我并未见外,只是诸事但凡分得细一些,免得撕破脸皮伤心欲绝,这种事,我可在东皇身上体会过好几次呢,如今能捆缚我们的,不过利益而已,各取所需才是和东皇真正相交之道,宫掌门切莫忘了,白手起家能够站在他这个位置,可不是你这样有个好父亲那般,心路还能如此坦然。”
  
  宫凝烟给我也顺路教训了,心中当然也有些委屈,就回看了袁沐影一眼,对我道:“夏首领亦是一路如此白手起家的么?”
  
  我知道她对我一直有意见,毕竟之前就不断的挖苦讽刺她,以至于这姑娘对我不大理解,要不是他父亲,怕她还要再反抗呢,所以我说道:“一路过来历经波澜,我对过也错过,因此从不觉得自己正义,但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却分得清楚,所以身边伙伴追随让我谨守初心,坚定不移,即便是冒性命之险,也一往无前。”
  
  宫凝烟点了点头,说道:“相信东皇亦是如此,父亲说过,掌握大权者,皆有难言之苦,望首领亦能将心比心。”
  
  “日久人心毕现,何须过分解说?”我也懒得反驳,估计在她心里,我怕是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小人了,陆鬼在一旁听着自己的弟子这么说,只是微微一笑却什么也不说。
  
  尝试去说服一个人,倒不如让她自己去了解,有些事说得在漂亮,最后也抵不过一件小事的发生,人性从来如此。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