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四十八章:自古
眼见我浑身上下全都散发着浓烈的黑气,青年脸上全是喜悦,这是见到同志才会有的表情,可见引荐和拉拢我这样的仙家,对他的意义非凡!
  
  我吞服了腐化丹后,浑身上下都感觉到力量不断的沸腾,所有脉络因为在核心外已然转换感染上腐气,因此如合一一般,一下子冲天而起,宣泄得周围都是,而整片空间都开始颤栗了,黑云在我的黑气面前都像是白色的,看得所有仙家全都面色大变,其中包括道三境的宫风云!
  
  “何等可怕的化仙之气!何等强大的混元境!”宫风云面色苍白,双目圆瞪呢喃着,那种疯狂恍若是看到了自己的主子!而确实也是如此,他很快说道:“天之境首领!你才是天之境真正的首领!”
  
  “你知道……我是谁?”我目中已经全是黑色的瞳孔,而没有了眼白后,我的视野变得更加的宽广,即便很远处,很广阔的地方,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时候的腐气在我眼前,绝对和透明的没有区别!
  
  可见腐化后,仙家是会增强的,而且绝对不是只有一点,特别是我,靠着腐化丹成为‘化仙者’后,力量不仅仅是增幅这么简单,是混一!将所有的脉络全部以一种复杂的力量运转,这种根本上的衍天功,绝对不是现在第六层衍天功能比拟的,仿佛我本来就该如此的强大!
  
  不知道是腐气在维系我所有脉络的统一,亦或者是我的脉络仅仅缺乏腐气的缘故,力量的差距实在太过巨大了,现在我几乎感觉自己就算是混元境,都能跟蚂蚁一样轻松捏死!
  
  “天之境的首领,才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若是道友能够再上一个台阶,便是有通天彻地之能,老夫都不会奇怪!”宫风云一脸惊悚。
  
  “确实,太……太强大了……道友,我还从未见过化仙之后如此强横者!到底你体内经历了什么变化!?”青年也震惊不已,甚至输送来的腐气都有些感觉不平稳了,而先天腐气的本体因为我的力量吸引,正在朝我这边从来,当然,青年也发现了这点,所以一直在极力的克制。
  
  宫凝烟和陆鬼、袁沐影看着这一幕,全都惊得不知说什么好,甚至忘了使用鲲鹏令逃离这里!
  
  我双眸扫了一眼三位,嘴角露出了险恶的笑容,双目也半眯下来:“还不打算走么?难道等着我彻底腐化?”
  
  三位大惊失色,陆鬼连忙看向了宫凝烟,说道:“凝烟!为师已是虚体,你要将为师收入袖袋之中,否则空间会将为师彻底撕碎!”
  
  给这么一提醒,宫凝烟说了声‘师父见谅’,随后直接将陆鬼兜入了袖袋里,顺道还收回了一枚鲲鹏令,然后传音给了袁沐影后,快速念起了咒语。
  
  袁沐影看了我一眼,情绪复杂无比,问道:“师侄该如何禀明师父此间状况?”
  
  “如实禀报。”我冷冷说道,而腐气的继续不断转换,也在让我的力量狂放的奔流而出,让周边环境也漆黑如同九幽之下!袁沐影一拱手,念起咒语。
  
  而那青年眼中的余波却一瞬间凝了下来,我知道这是某种信号,是打算让宫风云动手的。
  
  “还想走!?留下跟我们一起成为化仙吧!宫家的子嗣!”宫风云这老头比想象的还要聪明得多,似乎早就看穿了宫凝烟的身份,包括陆鬼,似乎也认识这宫风云!
  
  宫凝烟正打算进入空间通道之中,但即便是速度最快的鲲鹏令,亦同雷霆有轰击的间隔,这宫风云比我想象的还快,瞬间就要抓住宫凝烟的衣领!
  
  “哼,真觉得成了化仙,就不用遵循规矩,不用守信了?”我冷哼一声,霎那脱离青年的腐气感染,一把就抓住了宫风云,直接丢到了一旁,而这一瞬,宫凝烟也趁机冲入了空间通道,直接跨越离去!她刚才和袁沐影的传音,当然也商量好了传送方向距离,所以这时候袁沐影也趁机逃得无影无踪!
  
  宫风云知道我动怒,立即战战兢兢的拱手低头:“道友莫要见怪,我亦是想让他们尽早化仙,宫家当年就是太过固执了,才想不通造成一分为二之局,哎。”
  
  我冷哼一声,而青年倒也不打算背锅,说道:“宫道友这么做情有可原,本来这里的阵营如果不是几百年前的分离,应该不只是如此呀。”
  
  “人各有志,你又懂什么?”我冷道,那青年连忙赔笑:“那是,那是,不过道友你还没说你姓甚名谁,在下姓曾,名子仙,道友称我为子仙便好。”
  
  “废什么话?你难道打算半途而废不成?”我恢复淡淡的神情,随后扫了宫风云和在场仅剩的四位道三境存在一眼,而这个时候,周围全都是黑化的仙家,我并没有打算立即动手,毕竟我还需要更多的情报,这将会让我在以后的对腐化战斗中更加得心应手,知己知彼。
  
  “好好,这些世俗,我们随后再说。”曾子仙脸上发苦,估计心中对腐化我的过程感到郁闷了,毕竟光是感染我,这缠仙云都消耗成软趴趴的一团粘稠液体置于他手心了,更别说他本身的腐气了,现在我已经是在消耗他的先天腐气本身。
  
  曾子仙的模样跟正常仙家没什么不同,只是眼全黑,皮肤更加的苍白而已,但可以看出来,他的皮肤润滑完美,确实比一般原仙者更好看,可见拥有先天腐气的副作用对道三境有限,甚至说,修为越高者感染腐气,比原仙者更具备道体优势。
  
  包括宫风云,这老头看起来虽然八九十岁,但鹤发童颜,如果不是那恐怖的全黑眼珠,真的有仙家之气,现在看起来如鬼类,但却还有磅礴脱尘之气。
  
  “你们管先天腐气叫做什么?”我一边消耗曾子仙的气息,一边有事没事的问起来。
  
  曾子仙看是这个简单的问题,笑道:“此气世间原本俱无,乃是从天而降来,故而我们化仙者又重新定义了世间生灵,将无资格纳取此气者称之为原仙者,而将吸纳了此气者称之为化仙,而这先天而来的气息,我们重新将它定义为新仙气,先天而来者,则称之为先天仙气!故原仙者只有纳取了新仙气,方才算是完整!”
  
  “原来还有这么个说法,不过这新仙气被称之为黑气、腐气可不是没有原因,它不但黑化仙家的气息,更是会加剧仙家寿元消耗,而对于修为低者,危害更甚,所以即便是将它烘托得再美好,也没办法改变它副作用带来的恐怖吧?”我冷冷的说道,一边也在加速抽取弱化他的先天腐气。
  
  “呵呵……道友是想得太多了,自古圣者,皆为天下而计,却又怎有化身万万亿之能,事无巨细顾及天下每一个苍生?世间常有‘圣人不仁’之说,可圣人又何时不仁了?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不正在为天下苍生而定鼎乾坤和平?所以,强者为鼎立乾坤而生,弱者行适者生存的轮回之苦,各有其责,岂能因小废大乱了世间秩序?甚至让圣人因苍生柴米油盐而放弃天地之平和?再往下说,你我等仙家有诸般大能力,虽然救苦救难举手之间,然而,不更应该是向圣人看齐?如此不分轻重苟活世间,走凡人之路,又修的什么仙?”曾子仙呵呵一笑,觉得我想法不够全面,可见这小子能够成为化仙者阵营中的天选者,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