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章:虎口
“怎么了?”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之前宫凝烟跟我说话并不会这样,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果然,她很快说道:“我……都怪我,轻信于背叛门派的弃徒,也没有保护好她,让她给一群叛徒掳走了……我……她可是你师侄……”
  
  “什么?不对,留仙派里星域内乱?我明明让宫太上掌门留意了的!”我倒吸一口冷气,对袁沐影给掳走心中也生出了担忧,但她一个道三境,再不济也不能给掳走吧?况且她离开的时候,基本上没消耗多少法力,如果和留仙派的道三境存在比起来,那群都是给我教训过的,难道还她对付不了?
  
  所以我最担忧的,反而转向留仙派,因为我明明预防过了!
  
  “我爹听了你的话,就开始的询问十几位大长老,结果刚刚开始表露出自己的意思,就有人起哄了,我爹就指挥了几个和自己最熟悉的大长老,准备对他们进行镇压,甚至想要请出我母亲来,但……但是……唉……”宫凝烟又叹了一口气,大有为难之意。
  
  “你现在的位置告诉我,我立即去见你。”我扫了一眼空域,整个空域看起来洁净无暇,黑暗仿佛不是黑暗,是一片清静朗晴的天空,可见我吞服腐化丹后,也和整个腐化区产生了共融,视觉中的世界洁净之极,就连呼吸都感觉舒畅万分,还有股子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身体里!
  
  而如果是没有受感染的时候,在这里就算是呼吸,都有些不顺畅,毕竟还需要经过一层过滤,并且两眼看往周边都是朦朦胧胧的黑暗一片,仿佛有无尽浓雾和杂质,可见那些朦胧尽皆是重元气中掺着的腐气呢,设身处地的说,这新仙气的世界,确实相对化仙者而言是完美之极的。
  
  宫凝烟很快就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诉了我,并且在我的询问下,继续说道:“我母亲不同意父亲和我的决定,背叛了留仙派,带着个六大长老带走了许多的箐英弟子,还有许多宝物,竟叛离出了星域,我联络她想说服她的,但反给她质问自己的决定,还命令我跟她走……我当然拒绝了她的邀请……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找到了我……掳走了袁姑娘,我现在和父亲以及其他大长老一起,正在追我母亲……”
  
  “当时你父亲就没拦住你母亲?他们之间难道……真和袁沐影无关?不对,星域宝具还在么?”我怔了下,能够说服宫凝烟的母亲,带了这么多的仙家弟子叛离留仙派,除了袁沐影我猜不出还有谁。
  
  “这……星域宝具也给母亲夺走了……”宫凝烟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咬咬牙,这可是我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夺回来的东西,居然这么干脆就丢掉了,我冷冷的问道:“你这掌门当得也够窝囊!”
  
  “我……”宫凝烟无法反驳,也给我这传音气得是一语不发了。
  
  我很快按照她说的地方飞去,并且选定了和她最终接触的点。
  
  而一路上,当然没少看到留仙派的仙家,他们一边用宝物抵抗这里黑气的腐化,一边朝着非腐化区边境逃亡,我冲过的时候,这些家伙就开始一哄而散,抓住了其中一个,就开始和我百般抵赖自己是去追叛军的,拒不承认自己还是留仙派的一员。
  
  我传音问了宫凝烟确认了他们是最快的一批平叛部队后,就毫不犹豫打灭了抓住的那留仙派精英,这些家伙太过狡猾,临死才肯承认是领头的首领设了计。
  
  木易莘是宫凝烟的母亲,宫铁云的妻子,性情孤寒,极有决断,听说为整个留仙派能够成为如今的庞然巨派,做出了很多贡献,所以一直以来在整个门派里威信极重,甚至远超脾气好的宫铁云,即便宫凝烟如今贵为掌门,但木易莘的影响力却仍占据了半个门派,她的出走,对整个留仙派而言损失巨大。
  
  而宫铁云和自己的妻子不合由来已久,毕竟有个如此强悍的强者老婆,难免夫纲不振,内里的事就不多说了,那毕竟是家事,但日常门派事物处理,这木易莘就处处有自己的抒见,所以常常让宫铁云感到掌门做得窝囊,而日积月累下来难免会出点什么事情,最后听说是闹出了一件夫妻不和的大事后,他们夫妻俩就再也走不到一起了,各分东西而居。
  
  这件事整个门派人尽皆知,而商量决断的结果,是他们退居幕后,让自己的女儿上位,一手掌控整个门派的所有事物。
  
  两人付出了各不参政的代价,换取了宫凝烟的上位,本来事情当然是按照剧本走,但我的出现逼出了宫铁云,决断了投往新天之境的决定,这木易莘当然跳了出来,带走了大半的精锐和拥有很强能力的仙家,离开这片星域,这件事听说闹了好几天,整个星域乱作一团,互相之间攻伐数次。
  
  也算宫铁云这些年手段不小,死死守住星域的关键,要不然怕一片星域都给老婆夺了去,最后当然是宫铁云坐镇星域,而木易莘带着精锐逃亡他处,不过我想恐怕不是她打不过宫铁云,是害怕我回去后,守不住星域而已。
  
  而事情还没那么简单,这木易莘不知道是真的害怕我,还是过分的小心,居然直接化整为零,把大部队直接拆分成百上千个小队,纷纷往外围边境逃去,至于怎么整合队伍,如何整合,这给我抓住的几个小部队都说不知道,全都要等上峰消息。
  
  可见这逃跑计策的针对性是怎么的厉害了,因为他们只要差距不是太远,木易莘一个命令下来,层层递进就能由上往下的传递消息,最后才进行整合,而他们不进行整合,我茫茫宇域怎么找他们?怎么一网打尽?
  
  怕这计策还是袁沐影提议的呢!
  
  “为什么要掳走袁沐影?难道掳走你不更好点么?”我反问道。
  
  “我……我抵死不从,而她就让我拿出星域宝具,很快我父亲就来了,大乱下,袁姑娘就给掳走了,她说不把宝具给她,就杀了袁姑娘……我哪里敢不肯……就把宝具给了她,可她说话不算数,借我父亲来说事,还说我故意叫来了我父亲对付她,因此一气之下带着袁姑娘逃了……明令我和父亲若是敢追过来,就杀了袁姑娘……”宫凝烟也很是纠结的给我述说完整件事的经过。
  
  “我就知道!”我咬牙说道,刚进入这片星域,从门下弟子的行为举动,就知道不可能按照正常的手段虎躯一震搬出媳妇姐姐、祖龙大神这些来收服他们,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因此一路我总想要逼出点什么来,看看问题出在哪儿;但万万却没想到掌门是宫凝烟这样好说话女子,这明显不合常态,要知道我进来的时候遇上的父子女三人,可是不听掌门号令的,只能说宫凝烟位置还没坐稳,后来出现的宫铁云却又让我打消了疑虑,觉得是不是刚上位所致。
  
  实在没想到我还是棋差一招,在这片星域待的时间太短了,因为真正影响了整个门派气氛的是木易莘!混乱的局面里,狠辣狡猾者通常更轻易能获得对方的信任,所以常有乱世用重典的辩解,这才是造成门派行为举止近同截教的缘故!
  
  袁沐影毫无疑问正是利用了这点,说服了木易莘,做出了这一连串在虎口中夺食的漂亮狡计!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