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一章:缠仙

  
      但我又怎么能给她时时刻刻抓住主动?我很快召唤出了界力之花,将地图仪放了出来,转到了最附近的星域,三枚红点都在以缓慢的速度朝着边境外围移动,而其中一枚走得最快,已经离着另外两枚紧贴一起的红点很远了,我冷哼一声,随后
  
      快速朝着落单的红点追去。
  
      显而易见,两枚在一起的红点,正是宫凝烟和陆鬼,因为他们都接触过我给与的鲲鹏令,沾上过我的特殊气息,这是一种机关偶上沾染的标记,一旦接触上就会绘制在地图仪上。
  
      而落单的那枚红点,毫无疑问是袁沐影的,她现在正在朝着边境疾飞,但绝对逃不出我的追击。
  
      我催促界力之花以急速前进,在地图上以两倍于袁沐影的速度追击着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追上她。不过,追击的时间没有过去多久,当我快要接近袁沐影那边的时候,这红点忽然停了下来,并且快速的朝着留仙派星域飞去,速度还不慢,我心中难免生出古怪,想了想,已经确认这袁沐影是不是发现了
  
      我的追踪。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我把界力之花翻了一遍,发现果然一道同样是侦察的气息粘附在界力之花上面,虽然很微弱,但绝对不是感应不到的程度,这让我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袁沐影在当时留仙派遗址放下宫凝烟和陆鬼而返回的时候,也给我来了一次反侦察,我竟忽略了这点而现在还把界力之花拿出来当坐骑,难免靠近她的时候给她侦测到,并且转道留仙派的星域了!
  
      但现在即便将这道气息抹杀掉,也已经迟了,这袁沐影年纪轻轻,但跟随夏瑞泽久了已经精明万分,滑得跟泥鳅似的,一经发现,定然是百般狡辩!
  
      果然,我快追上她的时候,她主动就传音过来了:“师叔!是师叔么?”
  
      我的气息还带着强烈的腐气,但她仿佛并不惧怕似的,非常主动的靠近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我将界力之花收回,瞬息又靠近她许多,感应了一下,她周围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而她身上的法力,也大概残余一半左右,一副和人酣战过的样子。“师叔,我给留仙派的木易莘抓住了,掳走当了俘虏,还给对方做要挟夺去了宫掌门的星域宝具,然后……然后她却说话不算话,继续把我捆绑下边境,好在等了许久,终于让我找到了机会,所以才激斗下
  
      逃出,正打算返回星域呢!”袁沐影坚定无比的说道。
  
      我冷哼一声,但也只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实际上她说的话基本上把自己的事都摘干净了,我就算想要构陷她都不可能。
  
      没用多久,我就来到了她面前,眼前的她还是那身素雅的道袍,已经美丽得让人窒息。
  
      “木易莘跑到哪里去了?”我问道。
  
      “她没有继续和我纠缠,知道师叔要毁了这片星域,所以化整为零的朝着边境逃走了,不知道会去何处呢。”袁沐影连忙说道,但想了想,又问道:“师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附近的?”
  
      “呵呵,我还想问你,怎么知道我靠近你的呢!”我瞬间到了她面前,手一伸,在她还要反抗的时候,手直接就抓住了她看似瘦弱的脖子!
  
      这快速绝伦的捉拿,让袁沐影震惊无比,在我手中,她总算知道自己和一只刚出生的小鸡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看着我眼中全是黑色,已经没有了眼白的恐怖模样,袁沐影终于露出了一脸的恐惧表情:“师……师叔……你……”
  
      我捏着她的脖子,冷冷的问道:“你敢在界力之花上放置气息侦查我的靠近,可知道这犯了什么忌讳么?如此不尊师重道,果然我不承认你是我师侄是对的了!也枉费了我还好心给你植入魔种!”其实魔种也能侦查她的存在,只不过是一定的范围,我凭借这个想要找到她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快,而袁沐影应该知道这点,所以当时发现我朝她过来,就老实的离开了木易莘,选择弃车保帅,光是这点,
  
      就足见她的聪慧。
  
      袁沐影脸色惨败,双目也因为脉络给掐住而微红,惨然说道:“师叔……我……我只是想……想要时刻知道……你在哪……方便出事的时候……以最快……速度找到你……完全没有想到师叔会这么……想我……”
  
      “真的是这样的?”我当然不会相信她这句话,如果我还这么天真,就真的如她所愿了,但同时,我也在想着该怎么处理这袁沐影。
  
      杀了她,其实很轻松,而且现在这片宇域,根本没有谁知道她消失到哪去了,包括夏瑞泽即便想到是我,也没有任何证据。
  
      但如果万一她说的是真的,那我也就算冤枉好人了,这点让我很是郁闷。
  
      想了想,我冷哼一声放了手,而这时候的袁沐影已经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也不可能让她就这么自由行动,手袖一挥,缠仙云立即就朝她罩了过去!
  
      袁沐影吓得面色惨然,立即朝着后方急逃,她知道这是什么,她当然不想成为化仙者!
  
      “还想要逃?”我冷冷的看着她,并没有半点怜悯,一下就驱动刚刚收为己用的缠仙云将她结实的包裹住!
  
      袁沐影的法力很明显的在快速流逝,虽然完全化仙还要一段时间,但也足够让她骇然的了。
  
      “师叔!求你不要这样好么?沐影绝对没有要对抗你的想法,不要让我成为黑魔兵,求你了!”袁沐影顿时苦苦哀求起来,我脸上却只有冰冷,十分平静的召唤出了界力之花,随后将她兜入了其中。在莲台上打坐后,我快速的朝着边境刚才她来的点疾飞,现在是抓住木易莘的最佳时机,如果晚了对方逃了,就很难再去抓人了,而一但给她找到机会发出命令,整个星域就会损失很多的人手,这里面虽
  
      然叛徒居多,但也有不少盲从者,还是值得回收的。宫凝烟那边的点明显走错了方向,虽然是往边境,但和刚才木易莘他们逃走的方向差距不小,我传音了几句,纠正了他们的路线后,还让他们发布了木易莘完蛋的假消息,并明令投降不追究责任的赦免权
  
      利。
  
      当然,这些消息肯定很快会给木易莘平定,但至少能够拖住她一会算一会。
  
      在追击木易莘的时候,袁沐影的法力渐渐因为抵抗腐化而给腐气同化,娇容上的惨然更是明显许多,并且不断的哀求我相信她。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知道你在整个留仙派星域里充当了什么角色,你说服了木易莘投靠你师父的截教,又半路劫走了我的星域宝具,就这样,就以为一切都能给你蒙在鼓里了?”我冷冷的问道。
  
      “不是的,师叔……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我真的……是被木易莘控制了,星域宝具的消息,也是她自己问出来的嘛……”袁沐影继续狡辩。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我知道现在袁沐影没有给逼入绝境,绝对不会乖乖和我实话实说,就打算让她先给腐蚀再说。这明知道自己给腐化就会失去很多东西的过程,其实是非常痛苦的,毕竟腐化后就意味着以前的亲朋好友都会以自己为敌,那种未知的恐惧,没有谁能够轻易承受,更何况她师父还是夏瑞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