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二章:万念

  
      夏瑞泽对下属的严厉我也早有风闻,所以他身边的朋友可不多,跟我想比基本没什么可比性,而他是截教的代言人,一向狠辣也出名了,做再多坏事,别人也觉得正常得很。
  
      袁沐影可想而知恐惧,哀求也是不断,我这次并没有留情,这袁沐影太会装无辜了,所以我很干脆的将她罩在了隔音罩子里,让她继续承受腐化的痛苦。沿着袁沐影刚才去的方向飞行,很快就让我追上了一拨敌人,我快速接近时,这些叛徒顿时四散而逃,但显然他们在我现在腐化之时根本是逃不掉的,所以两队人马,给我打死打伤下,全都给逼入了界力
  
      之花,眼看着袁沐影也在界力之花中受苦,这些人才知道害怕,当然对我这‘黑魔兵’也另眼相看了。
  
      “你们可认识她?”我冷冰冰的问道。
  
      这群叛徒都是修为不低的存在,袁沐影等仙家无意进入留仙派之事对于留仙派而言也是大事,他们当然也知道,所以纷纷点了点头。
  
      “她和你们领头的木易莘可是有什么关系呀?”我继续审问道。那些叛徒似乎警觉到了什么,立即全都摇了摇头,我看向了其中一个摇头最激烈的,瞬间纳灵法启动,将他直接吸成了人干,连虚体也抵挡不住吸力,朝着我的手掌飞来,而我也将这股力量直接转换,注
  
      入了核心中,用以持续维持腐化丹的抗腐化。
  
      剩下的五个人吓得连忙跪地求饶,其中一个连忙说道:“前辈!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呀!我们不过是上三境的仙家,怎么敢去窥视道三境前辈的私事呀!”
  
      “哼,看来不多杀几个,就没人打算说实话了。”我说着将说话者瞬间抓过来,那人连忙哀求起来:“我说!前辈我说!”
  
      “早这么不就好了么?那既然你都说了,其他人留着是不是就没用了?”我冷冷的问道,那青年吓得不轻,点头之后才连忙摇头起来,而他身后四个男女则连忙说自己也知道。
  
      我阴冷一笑,随后说道:“既然都知道,刚才胆子倒是不小,也好,念在每个人都有侥幸之心,我就大方一回,不计前嫌,但之后但凡有一句假话,立杀无赦!”
  
      一群仙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生怕是慢了一些给我一掌拍死,而袁沐影这时候自身难保不但,又要担忧这些人会说出什么,因此面带惨容。
  
      “这木易莘之前,可是和她在一起?”我问道。
  
      众仙看了,连忙点头,我立即问道:“她们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木易莘又何处去了?”
  
      其中一个仙家立马说道:“我们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我们这一队早就和他们分开了,但听闻木易掌门已经使用飞仙令先行离开到边域去了,我们没有这飞仙令,只能继续往边域逃去,等待汇合命令。”
  
      “飞仙令?”我疑惑问道,而另一个仙家连忙解释:“既是祖龙大神之跨界气息精华提取,辅以宝物炼制而成之令牌,可瞬息万里,有神鬼莫测之变。”
  
      “原来如此,是鲲鹏令的一种。”我皱眉看向了袁沐影,撤掉了隔音罩,问道:“你怎么不用飞仙令跟着离开?”
  
      “师叔,我好容易从木易莘处逃离,你非但不信,还误会我与她有瓜葛,若真是这般,我又怎么会折转回头?”袁沐影落泪道。
  
      看着她眼泪汪汪,我并没有太多的同情,旋即看向了几个俘虏仙家,说道:“飞仙令在你们这里很常见么?”“这如何可能?祖龙大神跨界气息之精华何等难得?我们留仙派星域专门收集祖龙跨界气息,往往百年都未能获得一丝的,毕竟精华需要祖龙大神之精气,若非它脱去残旧护膜却也不可得呢!”一个仙家连
  
      忙解释。
  
      我点了点头,既然是保护膜,想要脱落也得是祖龙愿意,这东西可见不好找,飞仙令数量当然就稀少了,所以我看向了其他没有回答解释过的仙家。“我们不是截教、道盟、星界这些大势力,这些飞仙令……数量不多,绝对不会超过巴掌之数,也只有当上掌门那时,才有资格拥有其中一面,木易掌门曾为掌门,自然是有一面的,剩下的还在宝库中呢…
  
      …”另一个仙家回答。
  
      “很好,截教给了你们什么承诺?”我森然一笑。
  
      这几个仙家愣了一下,然后纷纷一脸懵圈的互看,随后连忙摇头,其中一个忙说是要追随木易莘,并没有消失说要追随截教。
  
      我皱起了眉,暗道看来隐藏颇深,不知道大长老级别的,恐怕都问不出什么,所以就命令他们说出自己所知道的大长老可能方位。
  
      结果毫无疑问,因为大家都是打散拆分后逃跑的,基本谁都不知道谁的位置,即便让他们传音去问,也问不出理所然来。
  
      但我同样也不笨,很快利用他们传音来搜索更多的叛徒,抓的人多了,换了几拨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其中一位大长老的动向!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追上了对方!
  
      那位女大长老名叫丘怀香,看到我的时候,整个人都软了半截,更别说见到已经快要给感染成黑魔兵的袁沐影了。
  
      “丘大长老,你是自己过来,还是我自己去请你过来?”我面带笑容,看着给好几个上三境仙家护在里面的中年女仙。
  
      “夏首领抓我便是,我的随者都不知任何事情,让他们离开吧。”那样貌尊贵的女子对我拱手,随后一挥袖子,也不顾一群仙家再劝解就朝着我这里飘了过来,显然是不打算反抗了。我看向了一群给抓进界力之花的仙家,以及丘怀香身后的仙家,说道:“念你们受截教奸细怂恿,不知情况就叛出留仙派,现在只要返回留仙派,我也懒得去追究你们责任,但若是还有其他想法,必杀无赦
  
      !”
  
      一群仙家吓得连忙点头,甚至不少当场感激涕零的哭着保证,我懒得再说什么,气浪一起来,就把他们吹飞了出去。丘怀香进入了界力之花,脸上就全是坦然之色了,说道:“夏首领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便是了,老身也不打算有所隐瞒,毕竟当年受过木易掌门恩情,但同样也受过新掌门之恩,今时今日按照木易掌门之
  
      言,一臂之力带出如此多的弟子叛逃,也算是还了她的恩情了,也该是还新掌门情谊之时了,故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还算知道知恩图报。”我看了她一眼,随后问道:“说说这袁沐影,怎么和木易莘兜搭上,又和你们兜搭上的?务必事无巨细。”
  
      听我这么一问,袁沐影已经是浑身颤栗,脸上似写了‘万念俱灰’四字,策反了门派一半势力,怎么能不经过这些大长老?所以看到眼前丘怀香主动的境况,她知道自己事情败露了。“袁姑娘自进来之后,因为模样讨人喜欢,又兼之知道许多的外界情报,还有我们不知的外界许多难以想象之功法,故而一直深受身边众仙喜爱,而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太过在意,觉得她们融入了留仙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直到老身最后才从其他同僚那里得知她见过木易掌门的时候,方才知道袁姑娘不简单,之后事情也没夏首领想的那么复杂,是木易掌门在一次宴请我们几个至交的时候,无意透出了截教相关的事情,我们才将此事和身为截教一份子的袁姑娘联系在了一起。”丘怀香缓缓的看向了袁沐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