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三章:俱灰
   “看来她倒是深知打蛇打七寸的道理,你们木易掌门想必和她不谋而合了吧?”我淡淡的说道,这袁沐影性格讨喜,刚见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捧我,甚至回想之前初见,就能有办法从我这骗去植入魔种,就可
  
      知道她的心机足够厉害了,更别说来到这里了。而且她选择的突破口也非常的准,没有去找宫铁云,更没找宫凝烟,而是找了曾经从掌门之位下来的木易莘,这样的人最是想着权利失而复得,而她恰恰能够想办法画好大饼,即便木易莘曾经是宫凝烟的
  
      母亲。“呵呵,正是如夏首领所料,木易掌门在往年宴会中,就不止是一次说过自己心中苦楚,而我们这些曾经受她恩惠的老伙伴,也不乏为她抱不平的,会有这样的结局,可谓是预料之中的了,而夏首领将我们
  
      留仙派收回新天之境之举,自然成了此次叛变的契机,即便夏首领你再强,截教也同样有着一位传说中的人物等着木易掌门,故而才有此次大变。”丘怀香缓缓的说道。
  
      “看来和我猜的不谋而合,而这化整为零,兵分百千路的计划,是谁人之策?”我又问道。
  
      “夏首领应该知道,此计所针对者就是您自己吧?那又何须多此一问?”丘怀香摇头说道,然后无奈的看了一眼袁沐影。
  
      我回过头,眼见袁沐影眼睛已经是全黑的状态了,因为腐化,她现在痛苦万分,眼泪口水都流了出来,恍若是一个女疯子一般,对于一个绝世美女来说,这惩罚无疑够重的了。
  
      “呃呃……”袁沐影嘴角歪了起来,牙齿也因此在不断的打架,我看她也差不多被腐化完全,就撤除了缠仙云,随后大手一拉,一瞬间打了她的胸腔一掌,将里面的腐化之气直接用纳灵法强行吸到了身上!
  
      袁沐影这时候力量已经清空,顿时软绵绵的跪倒,最后立不稳趴在了我身上,直接失神了过去,一时半会估计还动弹不得。
  
      我看向了丘怀香,说道:“丘大长老接下来有何打算?”“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我会亲自到宫掌门那请罪,届时要打要杀,悉听尊便就是了。”丘怀香平静说道,看了一眼袁沐影惨况,倒也没有太多的同情,反倒比较在意我现在腐化的状态,只不过听我口齿逻
  
      辑清晰,记忆不丢半分,也就没敢多问而已。
  
      “我相信你,你走吧。”我袖子一挥,把她赶出了界力之花,实则我袖风之中蕴含机关偶的精末,已经是定位了她,若是她敢回去投靠木易莘,我可再去找她一网打尽木易莘势力。
  
      “多谢夏首领网开一面。”丘怀香拱手说罢,迅速朝着后方星域返回,我继续招出地图仪,并没有发现她敢回去找木易莘,心中难免有些小失望。袁沐影几乎成了化仙者,让她醒过来后,眼中对我充满了恐惧,包括刚才丘怀香说的大半,她还是记得的,所以更是不知如何再狡辩了,从我身上离开后,立即跪在了一旁,瑟瑟发抖的说道:“沐影……知
  
      错了……师叔你惩罚就是了……但这不关师父的事情……是我一力为之,是我怂恿木易莘她们去的截教……是我一个跟师叔对着干的……都怪我好了。”“你能力出众,又擅长交集他人,从初见你那时候我便知道了,你很清楚我的性格,故而当时不敢在我面前表现太多,所以先从应香雪着手,随后又是其他人,从而影响到我,到了现在,亦是这般会先去结交喜欢自己的人,让他们潜移默化其他不喜欢自己的人,呵呵,真可谓是滴水不漏,夏瑞泽捡到你算是捡到宝了,所以现在想来,即便我去追木易莘和一群叛徒,想来你也早留有她们的后路了吧?”我伸出
  
      手,缓缓的抬起了她的下巴,那张美丽的脸庞上挂着泪珠,双目却是躲闪的。
  
      “沐影都承认就是,求师叔看在师父的面子上,饶了沐影一命吧……”袁沐影这次又打算拿出夏瑞泽来,怕是觉得我会看夏瑞泽的面子。
  
      “呵呵,我刚说你知道我的性子,怎么现在又让我自己打脸呢?沐影,这一次你该知道你能选择的路并不多吧?”我缓缓的轻抚她的脸庞,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袁沐影浑身颤栗,泪水终于不断嗖嗖落下来。“你这一次把事情闹得那么大,平叛可是会死人的,你难道不清楚?你还是这么多人,得抵命吧?不然我收下了留仙派,他们岂会服我?不过……你以一己之力,几乎把整个星域都牵动得伤筋动骨,我真的
  
      是不得不对你起了爱才之心,所以虽然非常想要杀你,却也想将你收为己用呢……”我双目半眯下来,怜悯爱才的同时,也在想着抹杀她之外的可能性。“师叔!我不想死……我知道错了,既然师叔喜欢沐影,以后沐影就跟着师叔好了……”袁沐影知道我心狠手辣,一路就看着我杀过来了,注意颇多,怎么会不知道她现在给我逮个正着的下场,知道我肯定会
  
      杀了她,所以对于剩下那条路,自然想要好好把握。
  
      “跟着我,以后再想办法背后捅我一刀?策反我天之境的仙家,投靠你师父?然后拍拍屁股回到你师父那?”我冷笑道。
  
      “不!沐影绝对不敢!师叔一定要相信沐影!”袁沐影连忙对我磕头。“信你?那也可以,毕竟两个人只有一方打破了僵持,另一方才有可能松动。”我阴冷一笑,随后见她不解,我继续说道:“这样吧,你已在我手中死过一回了,是我留了你一条性命,不过,我还不能完全相
  
      信你,除非你真正成为我的人……”
  
      袁沐影怔了一下,浑身颤抖起来,并且双目都瞪大了,她很快的就摇了摇头。
  
      我狞笑看着她,眉心一拧,念力下‘嘭’的一声,她身上已经片缕不存。
  
      这骤变让她‘啊’的一声,本能护住了胸前,我傲然的看着她,说道:“你害死了这么多人,我还以为你的决心会更强烈一点,想不到就只有这程度么?”袁沐影已经给的行径吓到了,哭得是梨花带雨,毕竟我这是间接要对她用强呢,但她当然知道如果不满足我,我肯定不会让她继续活着,因为以我如今一言一行,包括所作所为,没有丝毫迹象表明我会留
  
      下一个给我带来这么大麻烦的女子。
  
      所以袁沐影动摇了,给我这一问,那双护胸的藕臂,渐渐如摆置不稳的样子,缓缓的滑下来。
  
      我抬着头看着眼前的袁沐影,望着她躲闪到一旁的双瞳,伸出手再次抬起她的下巴:“看着我。”
  
      袁沐影本来避开我的目光,最后只能缓缓的移到了我面前,但那一丝顽强倔强,仍闪烁在双眼中,似乎还在犹豫不决。我却并没有对她毛手毛脚,而是快速在她胸前的脉络核心位置,印下我的因果印记,这是和因果兵器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法术,能使我进入冥想时强行监视和控制她,让她以后就算干什么,都如受我监视而
  
      不敢胡作非为。“记住今天的一切,你如今已算是我的人了,若是被我发现你暗地背叛我,你也该想想其中后果!”我冷哼一声,随后大手一挥,一股烟云就囊住了她,这一次恫吓应该也算是给了她教训,往后有的是机会慢慢策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