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四章:轻言
袁沐影看着我的时候两眼睁得很大,我知道她之前心里怕是觉得我要强行对她做出什么坏事呢,但后来才发现我只是在她胸前脉络核心刻了因果印记而已,因此难免觉得落差太大。“怎么?我家里美女一大堆,你还真觉得我会急色得要对你用强?”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其实偶尔的戏弄她也无伤大雅,而刚才用缠仙云感染她,一来是消耗吸收她的能量,让我刻印的时候能够轻松一些
  
  ,而来是抱着恢复缠仙云的目的。
  
  袁沐影脸上顿时一红,连忙摇头起来:“不是……只是……”
  
  “只是什么?”我问道,她犹豫了下,说道:“确实……当时沐影……以为你会……”
  
  “如果是真的,你会反抗么?”我讶然失笑起来。
  
  袁沐影再次给我这一问吓愣了,看了我好一会,才说道:“这……我小命不保,就算你用强,我也反抗不了呀……”
  
  我轻哼一声,说道:“若非是我,换了其他人,也正该对你如此才是!”
  
  袁沐影低下头,随后默默的念咒恢复身上的衣衫,随后也沉默了下来,在界力之花上恢复法力。
  
  我也不打算再去追逐木易莘,这人性情狡猾,肯定不会完全受袁沐影的指挥,她找到联络夏瑞泽的手段后,就果断启动了飞仙令,就算是让袁沐影发信息给她,恐怕也没办法把她骗回来。而也确实在我的预料之中,我返回的时候也让袁沐影找了个理由,辗转几次熟悉的同道,让木易莘在某个地点等待,结果对方却根本不打算答应,过了好久终于靠其他仙家传讯过来,说是各奔东西最后再
  
  接头后,就算是打发了袁沐影。“还有另一个点,之前夏瑞泽探查的情况到底如何?是否因为探查出了什么,所以夏瑞泽才会想着要灭掉那儿?”我召唤出了地图仪,将一大片的腐化区地图显现出来,并且把属于这里的一个点和另一个目
  
  前海乘风、陈亦仙探索的点都标注了出来。袁沐影怔了一下,随后沉吟说道:“这个点是我们最先探查的,损失了不少的弟子,但因为太过危险,师父说不让我们去,因为他断定那儿应该是黑魔兵的某处老巢,而后我们进入了现在这个区域后,实在
  
  需要个人来处理这里的事情,因此师父才点了我的名,却没想到我会陷入留仙派的星域出不来。”“尊师重道本是天经地义,不过,我更不想你欺师灭祖,所以现在的你既然死过了一回,就重头开始吧,以后就不必叫夏瑞泽师父了,现在开始,你是你自己,除了我,没人再和你有丝毫瓜葛。”我冷冰冰
  
  的说道。
  
  “可我记忆中仍然有他们……”袁沐影双目中全是哀求。
  
  “那我只能抹去你的记忆了,因为你所作所为,足够死几回了,我不杀你,已经念及很多东西了,你不要再逼我选择后者。”我看着她说道。
  
  袁沐影脸色惨然,犹豫良久,才缓缓点头:“我知道了……”
  
  “继续说下去,说说你师父让你们来这里,原仙有什么目的?”我继续问道。袁沐影想了想,道:“我们从第一个点那片区域附近好几个巢穴中引了不知多少的黑魔兵,但多是一些下三境和少量上三境的,因为有了灵智黑魔兵并不会轻易听命,即便我们拥有控制下三境以下黑魔兵的
  
  宝具,可也不能长时间停留,所以只能一路朝着目的地奔驰,这或许就是我误入了此地后,师……夏……东皇没有继续等我,而带领大军前往目的地的原因……”“嗯,合情合理,大军没办法停下来,丢下你也实属无奈,不过他这么干脆就让我来灭掉这片区域,委实也过于残酷了,而两个点都存在大军,这点他明明知道却隐瞒了我,实在太过狡猾。”我淡淡说道,
  
  其实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我答应来也是为了进行破冰之旅,毕竟化仙者和原仙者早晚有一战,总不能让他们先发制人。
  
  “而恐怕这里面的情况……应该不只我所想的那样,东皇要打灭这两个点,应该不仅是为了消灭腐气的……”袁沐影补了一句。
  
  “可想而知,他说的是要动窥天者的蛋糕,从他们那火中取栗,我如今也没判断出怎么个取法,你有什么想法?”我问道。袁沐影想了想,然后说道:“重要的事情东皇从来不说,所以沐影并不知道东皇的想法,如果是我自己……我觉得,这两个点打灭后,势必会影响到道盟和星界,而天之境和截教方面会空出一大块的区域需
  
  要黑魔兵填充,应该可以争取到不少时间。”
  
  “填充黑魔兵是不可能的,我用因果兵器毁了这里,别说整片宇域和星辰遗址,势必连腐气都不会剩下。”我淡淡的说道。“什么?因果兵器?”袁沐影震惊的看着我,随后看向了自己的胸膛位置,她很聪明,这些符文很复杂,她根本不可能解开,也和以往所见任何符文都不同,所以她似乎也明白了我说她死过一次的意思,所
  
  以很快说道:“星域什么都不剩下的话,这两个点就成无人飞地了,虽然长驱直入,但也是难以补给到的地方,腐气还想要再进来,没有数年之功也填不满此处……”
  
  “嗯,窥天者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我问道。
  
  袁沐影想了想,说道:“左丘军师便是窥天者,但东皇说这不是我能够接触到的层面,所以我也不知道……”
  
  我皱了皱眉,暗道她虽然受到重用,但毕竟也不是真正的核心,以夏瑞泽的心机,秘密只有他和黑子知道,其他人都是他的棋子。
  
  因为双方对冲而行,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和宫铁云、宫凝烟父女俩相遇了,大家也互相交换了情报。
  
  “出逃的大部分都没能说服回来,哎……”宫凝烟苦叹道,她看了一眼袁沐影,神色难免复杂。袁沐影一副面带愧疚的表情,可见心态恢复很快,她说道:“宫掌门,我一直以来皆是为东皇做事,所以之前一切皆以东皇的利益而行事,但如今师叔给与新生,以往一切再与我无关,我也再不是截教阵营
  
  一员,故而定会努力为新天之境尽献全力。”
  
  宫凝烟已经从我的传音中得到这消息,只是没想到变化会是这么大而已,一听言沐影这么说,则道:“回头便好,以往一切尽数销帐,只望道友能够说话算数,不要当反复小人便是。”
  
  “这是必然。”袁沐影恭敬说道,我看向了宫铁云,说道:“宫太上掌门,你在腐气区域行走多年,可知道这个地方中,存在些什么?”我拿出了地图仪,将两个点展现而出,一路上其实我也联络了海乘风和陈亦仙,因为她们两个人探查一大片地方并不能面面俱到,所以好些地方都是囫囵而过,但随着我给出的路线翻查之前的信息,确实
  
  查出了不少的东西,所以也证明袁沐影之前的说法。
  
  宫铁云想了想,然后犹疑说道:“那片宇域,黑兽颇多,黑魔兵更是不计其数,当然,当年天之境遗址自然也不少,怎么,那儿也要毁了么?”我点了点头,而宫铁云双目顿时凝了起来,半响说道:“万万不可,当年那儿可是天之境的九大中枢之一,岂可轻言毁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