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六章:巴结
.,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发现了这些黑魔兵的气息后,我直接停了下来,由着他们快速的接近,不一会,一个个混元境的化仙者存在就陆续的站在了我的前后左右。
  
  一共四个化仙者,两男两女。
  
  “请问道友是那处的化仙者?”为首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妪冷声问道,并且和其他三位一样,开始上下的打量起我来。
  
  道三境的存在不会没事起纠纷,浪费法力的同时,有可能就得休息小半年,很不划算,所以能不战斗当然不会战斗。我眨了眨眼,全黑的眼球扫了一眼四个化仙者,一脸的郁闷说道:“我乃是留仙仙域的化仙者,因为执行任务而来到了这片区域的左近,但返回的时候,却发现原仙者将我们留仙派仙域整个都灭掉了,就连
  
  领袖仙域领袖曾子仙都再也联络不上,无奈之下,只能投奔此处纵云仙域而来,不知几位仙家道友是否是纵云仙域的仙家?”
  
  这片腐化之地当然也会有名字,而纵云二字,便是路上从曾子仙那边逼问来的,与此同时还逼问出了不少的东西,这曾子仙确实是隐藏极深,不见证据根本不露半点底牌。
  
  “哦?我们正是纵云仙域的仙家,但你说留仙仙域整个被灭,此事是真是假?可有证据?”老妪顿时诧异的看着我,我拿出了一块夺至留仙派之地的化仙者腰牌,当然为潜入此处做足了准备。
  
  “还真是。”一个化仙者蹙眉说道,随后几个人窸窸窣窣的传音起来,而老妪又问道:“整个区域都灭绝了,影响应该颇大,许道友你去探查一趟,将实情汇报与我。”
  
  一个中年男子立即拱手应下,很快消失不见,应前往给多因果剑盒吞噬之地去调查了。
  
  剩下一个老妪和青年男子,以及一个年轻貌美的化仙者看着我。
  
  “不知道友从留仙仙域而来,可曾见过一个道三境的原仙者?我们这一路过来都在追踪这原仙者,最后跟丢了,反倒是遇上了你。”青年化仙者询问道。
  
  “似乎往西边去了,我因为觉得留仙仙域之事重要,故而也没有多搭理,也不知做得对不对。”我说道。
  
  “道友这事必然更重要些。”青年当然不会不知轻重,而老妪看了一眼西边,皱了皱眉,说道:“我去西边,任道友和茅道友就留下来和这位道友一同回去报讯吧。”
  
  那青年男女倒也不客气,拱手说了一声‘段婆婆小心’后,就都看向了我。
  
  我看这俩男女贴得那么近,知道不是情侣就是相互信任的存在,而老妪差遣中年男子都不愿意差遣他们,甚至自己还亲自去追逐奸细,想必有照顾之心在里面,看来这对男女身份不低。
  
  化仙者进入道三境的不少,因为比原仙者多了腐气感染,所以实力在同阶远胜不说,就连修炼和冲击更高境界上也具备很大的优势,这就导致了化仙者整体会比原仙者强大,境界也更高的现象。
  
  “在下任祥和,还不知道道友姓什么叫什么呢。”青年率先打起了招呼,并且示意我跟着他前进。
  
  我并没有太过担心海乘风和袁沐影,毕竟她们都会纳灵法,还有玄天葫的帮助,如果还打不过一个只有混元境的化仙者老太,那就不用继续呆在这里了。
  
  “原来是任兄,在下夏七两,有幸相遇,不胜荣幸。”我连忙拱手,故意很感兴趣的看向了女子:“也不知姑娘芳名?”“茅楚楚,倒是幸会夏道友了。”女子倒也没有端架子,嘴角还带着笑容,反倒叫任祥和的青年脸上多了一抹忧虑的样子,看来两位还并非真的道侣,但互相又靠近,怕没准哪家老怪物把他们丢出来做任务
  
  ,培养感情的。
  
  “茅姑娘人美声甜,我才应该幸会。”我笑道,茅楚楚脸上飞起一丝红云,毕竟给人当面夸漂亮,也太过直白。
  
  任祥和眼睛都快眯了下来,看着我带着更多的不高兴:“夏道友刚失去了仙域成了游散,这个时候,不应该缅怀自己的道友,亦或者另谋出路么?”
  
  “任大哥,你怎么这么说话?”茅楚楚连忙看了任祥和一眼,有些怪罪他太过直接。
  
  我苦笑看着茅楚楚,双目中闪烁泪光,说道:“茅姑娘无妨的,我其实早想过失去仙域的后果,任兄这么说也是善意提醒,倒是茅姑娘这时候还替我说话,我又岂敢受之……”
  
  “夏道友你也不必难过,你一路逃过来,一定无比艰辛和难受吧?”茅楚楚感同身受的看着我,随后瞪了一眼任祥和。
  
  任祥和自然是有些郁闷,但这时候知道女子是气自己太过夹生唐突,他也不敢再过分反驳。“仙域如何毁灭我皆不知,去到时就已经空无一物,即便难过我又能如何?这些日子只希望能够得到纵云仙域的帮助罢了,只可惜我一直在留仙城苦修,不知纵云城的情况,想要报讯怕亦难得信任,更是投
  
  报无门呢。”我连忙说道,又点明了自己如今白身的身份,道三境也是很高阶的存在了,又是苦修,不沾亲带故的,加入谁都会给谁卖命,这诱饵必然会引来这两位其中之一的兴趣。果然,不但是任祥和,连茅楚楚也顿时眼前一亮争着说道:“夏道友尽管放心好了,你遇上我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我爹爹恰巧是城主之左右手,由我引荐,城主必会关心留仙城之事,而夏道友觉得投报无
  
  门,那就更是不用,我爹爹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夏道友既有道三境修为,他必会重用你。”我一脸的惊讶,两眼瞬间掉下泪来,飘过去就要飘过去握住了她的手,一边还感动的说道:“真没想到,我见茅姑娘如久别好友,却真应验一般,立即给我解决了这两大难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茅姑娘
  
  了……”
  
  茅楚楚看我一介汉子竟落泪眼前,又看我飘过来,难免错愕愣住了,但任祥和可不是什么都没防备,立即拦在了我跟前:“还请道友自重。”
  
  “对……对不住,是我太过激动,一时竟忘了身份之别。”我抹着眼泪,心中却是冷笑,这茅楚楚必然已经觉得我是性情中人了,至于那任祥和,虽然戒心颇多,但只要不怀疑我是原仙者,那一切都有可为。
  
  “好了,夏道友不过忘情之下,行事未经深思罢了,你用得着这么一副臭脸么?”看着任祥和一脸的难看之色,茅楚楚当然不忍看我尴尬,又和我说道:“夏道友也不用自责了,我理解你的处境。”
  
  “多谢茅姑娘不责之恩,想不到茅姑娘不但有倾城姿貌,还有如此良善之心。”我连忙道谢,顺道又继续鼓动起了口舌。
  
  “夏道友过誉了……”茅楚楚脸上微红,毕竟大家知根知底,早就熟的不行了,包括这一脸认真的任祥和,肯定也因为这样而很少夸她,哪有我现在厚颜无耻的直接说出来?
  
  “茅姑娘无需如此过谦,观子女知其父母,想必令尊也该是如此谦和慈祥的长辈吧?若是令尊不嫌弃收留我,我必粉身碎骨都要报答他的恩德。”我又继续大包大揽起来。任祥和看我处处巴结茅楚楚,还让心上人频频露出笑容,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呵呵,道友倒是会见风使舵,想必在留仙城也是投机取巧的怕事之辈吧?茅伯伯那里,要的可不是口舌伶俐,闻风而逃的仙家,而是坚忍不凡者,我看你是哪点都够不上,就不用再多费唇舌了!免得到了纵云城,见了城中各位英豪,也不过掩面离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