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七章:合璧
.,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任兄多虑了,在下绝非你所想那样,闻风而逃更不可能,行走于九重天,谁人头颅不挂在裤腰带上?若是有必要,牺牲性命在所不惜。”我表现得有些不满的说道。
  
  茅楚楚听我话语中决然,当然也怪任祥这么说太过伤人,就说道:“任大哥平日的大方得体何处去了?夏道友不过是感性一些,你又何必如此贬低于他?他能说出的这番话,恐怕你也未必说的出来。”
  
  “楚楚!你怎么会如此想我?”任祥和听罢,顿时惊愕万分,显然他从未给心上人如此排挤。
  
  看对方生气,茅楚楚也有些后悔,可见是意识到自己说重话了。
  
  我心中暗笑,这对小情侣出身高贵自不必多说,也都是傲岸的性子,这么一煽风点火,难免就燃起来了。“任道友,茅姑娘,两位且都冷静点,我于两位而言不过是萍水相逢,又何须为我争执这些?任道友会这么想我,毕竟没有经历我所经历,茅姑娘能仗义执言,我……”我连忙劝架起来,而任祥和一副越听越怒的样子,打算又要抓我骂一顿,茅楚楚一看对方又要发作,顿时开始觉得这时候不该自己认错,没等我说完,就打算说道:“夏道友你也不用再说什么,这次你既然无谁去投奔,就随我前往纵云仙域就是
  
  了,至于任道友,呵呵,如此容不得你,那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我一副愕然的表情,任祥和已经怒极,说道:“楚楚!他来历不明不白,你居然不信我而信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相识多年,都比不上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野仙!?”
  
  任祥和长相并不算英俊,顶多也是及格线偏上而已,只是一身衣衫仙逸脱尘,贵气也平白加分不少而已,这时候狞着脸,就有些面目可憎了。“相知多年而不知彼此,和相识一天又有何不同?任大哥今日如此不明事理,处处挤兑人,不觉言行十分不妥么?如果总以自己身份地位居高临下,看谁都不顺眼,那还请你自重!”茅楚楚身份地位不俗,
  
  一生气也根本顾不上对方是不是乐意听这些话,说完一甩袖子,就对我又道:“夏道友,我们走!”
  
  任祥和气得是七窍生烟,看着我的时候,双目差点没喷出火来,他冷冷的半眯起眼睛,嘴里已经开始念起了咒语,我心中冷笑,最好他就来一招狠的。
  
  茅楚楚似乎也察觉到了变化,猛然回过头来,而任祥和根本不打算停手,身边罡风骤然吹起,旋即引剑朝我刺来!确实有一击必杀的威力!
  
  “任祥和!你这是做什么!?”茅楚楚冷喝一声,打算要出手拦截,而我同样召唤出了劫天神剑,嘭一声和他的宝剑对撞在一起,不过我是防御为目的,对方则把我逼退了一段距离!
  
  我挡不住他一剑,那是理所应当,毕竟这戏码还得演下去,而任祥和看我面露菜色,虽然觉得刚才一招出尽全力而没能杀我,但也把我打得够呛了,所以攻击更是暴风骤雨而来!
  
  我一副左挡右支的样子,实力拿捏在了跟他差不多的程度,却还表现得随时可能崩盘,让茅楚楚更是愤然,取剑就加入了战斗!
  
  “做什么?自然是要看他是哪来的野仙,装模作样,是打算混入我纵云仙域的奸细吧!?”任祥和咬牙切齿,打得我是急退连连,一副不是茅楚楚冲过阻拦就死于非命的样子。
  
  这更引得任祥和杀机大盛!
  
  但他终究还是小看了我,茅楚楚这才一加入进来,并且凭借怒气的进行反击后,我就马上对这小姑娘进行了精妙的剑法配合!好比茅楚楚明明很凶戾无章法的一招,我立即辅以助攻拟补缺陷,一下子就把这招烘托着完美无暇,打得任祥和顿时没了脾气,而随着茅楚楚的认真,我的攻击更是搭配得尽善尽美,好比任祥和冲来凌厉
  
  一剑,我迎击起来看着左挡右支,实则却让救援而来的茅楚楚找到了极好的角度,刺出一剑让任祥和不得不费劲躲开!
  
  一来二去,我如生长在她剑刃旁的绿叶,让茅楚楚越打越顺手,仿佛光靠自己就能打得任祥和退后连连,连目光都顿生神采了!这任祥和剑法确实很厉害,比茅楚楚不说远胜,但认真起来茅楚楚肯定不是对手,但眼下经过我的搭配,茅楚楚已然是咸鱼翻身,恍若剑法如有神助,连任祥和都奇了怪了,以为自己今日发挥失常亦或者
  
  不在状态,还努力的把主攻目标转换成了茅楚楚。茅楚楚有我辅佐而压制了对手后,现在见任祥和对她动手,虽然气恼,但仍是不惧,故意还指导我说道:“夏道友,你就按照刚才的打,我来主攻,你只需从旁配合我就好,今日就叫他看看,什么是骄兵必
  
  败!”
  
  “哦!那茅姑娘还请小心些。”我一副懵懂表情,剑法看起来也就那来来回回三板斧,却把茅楚楚花式剑法点缀得璀璨生辉,任那任祥和出尽十二分力道,也给打得满脸惊愕,莫名其妙觉得今天日子不顺。茅楚楚觉得自己越打越是行云流水,如双剑合璧似的,丢了谁都不好使,更是花样翻新,把一些生涩但却漂亮的剑法都用出来,我出道至今,面临无数高手剑客,死战恶战更是从未停过,剑法早就进臻完
  
  善,对这些年纪轻轻没经过死斗的剑仙可谓是老油条了,即便再烂的招数配合起来也无比轻松,甚至几次完美配合后,让茅楚楚把任祥和剑都给打飞了!
  
  任祥和愣在那,给剑指着面门,半句话说不出来。茅楚楚怕是第一次赢了任祥和,剑尖这时都吓得还有些不稳,但似乎想到自己还是赢了,所以装腔作势的抬起螓首,森然道:“任大哥,平时你怎样胡闹,我都可以让着你,但今日你这么挤兑夏道友,也怪
  
  不得我都看不下去,你自己走你的路回去吧,我要带夏道友回家见爹爹!”“你……你要和他一起?!”任祥和输给了自己的心上人,这结局恐怕丢谁心里都不好受,更别说他本身除了家世就没太多优点了,现在连剑法都输掉了,以后还怎么在心上人面前摆谱?况且听茅楚楚的意思
  
  ,平时还是她让着自己的,那还了得?
  
  “呵呵,难道不行么?你要还要点脸皮,就别再跟着我们!再见!”茅楚楚还在生气当众,当然一副绝情的样子,但看向我的时候,却柔声说道:“夏道友,我们快走吧。”
  
  我对着任祥和客气拱手,随后跟着茅楚楚而去。这任祥和估计还想不通怎么就输了,就没跟上来,但方才一段路后,他的气息却又若有若无的出现在了我们身后,让茅楚楚忍不住说道:“哼,最讨厌这样的人了,明明说了各走各路,现在却脸皮厚的跟过
  
  来,不过夏道友你也不用害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倒是多亏了茅姑娘你剑法通神,刚才若不是你在,我恐怕还手之力都没有,这任道友肯定是名门之后吧?”我一脸尴尬的说道。“那可不?他爹和我爹一样,都是城主的左膀右臂,从小就立志成为天选者,修行练剑皆有名仙指导,远不是一般仙家可比。”茅楚楚说道,看我一副自愧弗如的样子,她又安慰我说道:“夏道友你也不要如此妄自菲薄嘛,其实若是单打独斗,我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也不知道怎么的,今日和你联手格外的顺畅,故而才能打赢了这一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