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五十八章:别过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第三千四百五十八章:别过
  
      “啊?这又是什么说法?”我愣了一下,一副好奇的模样,茅楚楚想了想,又道:“反正我也不知道啦,教我练剑师父说我的剑法偏向进攻,却太过不知进退了,若是给人一骗,我就要输得不明不白的,我其实一直也觉得是这样,想要纠正过来,可每次师父都骂我还不如之前一往无前哩,唉,所以剑法一道,我也觉得莫名的难,但今天就奇怪了,夏道友你在那儿逃来逃……不不不,你不要误会,是躲来躲去的,却每次都能躲到我出剑如意的地方,然后……”
  
      “哦……那我们这一仗,难道是纯粹运气始然?”我心中好笑,但问起来当然是要激起她的好胜心。
  
      果然,茅楚楚又果断的摇摇头,说道:“肯定不是嘛,任大哥可是年轻一辈里厉害的剑仙,即便运气再怎么好,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靠靠运气就能打赢他的,可能……和师父说的一样,这是我的剑法天生有缺陷,需要个能配合的仙家才能发挥全力,而正巧夏道友的剑法却刚刚好适合我,所以刚才打起来,才能压得任大哥反抗之力都没有。”
  
      “嗯,我也觉得是那样的,刚才任道友的剑法当真是犀利,茅姑娘你说我是躲我都羞于承认了,就是逃我都觉得困难重重呢,在你们面前,我都觉得一无是处了。”我一脸的笑意。
  
      “哈哈……夏道友你可真逗,不过你能配合我,剑法比其他仙家也算不错啦,才不是一无是处。”茅楚楚还打算拍我的肩膀以示鼓励,但似乎又觉得不妥就收起手来,毕竟只是刚认识一天的朋友,总不能表现得太过自来熟了,有失身份。
  
      我恍若不知,说道:“不过后来茅姑娘你加入进来后,我真的觉得浑身都一个激灵,觉得每次就是躲开剑法,你都能恰到好处的从我身边出剑,让我下一剑都打得得心应手起来,把以前用不上的招都用上了。”
  
      “是呀,所以说,我们以后应该多多配合才对!”茅楚楚性子也比较直白一些,没有太多弯道,按照现在的话来说,不但是白富美,还是傻白甜,不过这样的女子往往最受人喜欢,而且如果除去化仙者的身份,还真是没得说的。
  
      “茅姑娘,我哪敢和你配合……”我苦笑道。
  
      茅楚楚也意识到她这话说得太直接,毕竟身份地位还摆在那,加上我对她而言还是个刚说上话不久的陌生人,太过熟稔也不好,所以轻咳一声,解围说道:“夏道友,你也别太谦逊了……你资质不错的,剑法也还有很大进境空间,回去后,让我那教习剑法的师父指点下总也是好的……”
  
      “呵呵,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带回家珠联璧合了?”背后很远的地方,任祥和阴阳怪气的嘲讽起来,在宁静的空域,就算再远的距离,我们俩也听得是一清二楚。
  
      茅楚楚一听,顿时也炸毛了,道:“任道友,说话别太过份了!”
  
      我心中暗道这任祥和作死,女子可最恨别人误解自己呢。
  
      但任祥和似乎混若未觉,咬牙切齿说道:“难道不是么?连喊我的称呼都变了,任道友?呵呵,多陌生,那什么时候叫这小子夏大哥?”
  
      茅楚楚气得浑身发抖,但很快就冷笑看了任祥和一眼后,转头就对我温声道:“夏大哥。”
  
      “啊?”我当然表现得一脸错愕和意外,却也让任祥和恨得不能立刻杀了我,甚至果断气冲冲的飞过来,似打算把我碎尸万段!
  
      茅楚楚虽然也害怕了,但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可不能白说,所以果断的拦在了我们之间,并且拔剑问道:“任道友你想干嘛?”
  
      “我要杀了这个不明不白忽然跑到我们这来的野仙!”任祥和愤怒的说道,甚至还拔出了长剑!
  
      茅楚楚确实心里也没什么底气,但她火气上来也是个刺头,说道:“野仙不野仙也不是你任道友说的算的!而且大路千万条,大家各走各的,你凭什么跟着我们?”
  
      “我是怕你给这野仙骗了!你不要不识好歹!”任祥和一边说着,一边朝我飞来一剑!我当然也拔剑应战。
  
      “真不知道是谁不识好歹!我不想再和你说话了!”茅楚楚将剑磕飞,再次和他对战起来!
  
      任祥和似乎刚才冷静后,想到了对付茅楚楚的办法,进攻的时候瞅着我们的配合点打,顿时一下就仿佛占了上风,这让他眼睛也像是瞬间点亮了,不断的进攻起来!甚至觉得刚才不过是我们侥幸而已。
  
      茅楚楚给这突然袭击打得手忙脚乱,之前没出现的短板也暴露出来了,一时退后连连,我当然不会让任祥和就真这样占据上风,立刻一副拼命的样子展开了贴身牵制,让茅楚楚缓了过来,仿佛又钻到了空子,并且快速的找到了反击点。
  
      任祥和再次不敌,连连又陷入了我造成的陷阱里,给茅楚楚好几次都痛打落水狗,酣畅淋漓的用完了一套剑法,甚至这一仗让茅楚楚信心倍增,打上瘾了,追着任祥和跟条败家之犬似的,好几次差点都给心上人削去头皮。
  
      这一次任祥和是真的逃跑了,让茅楚楚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仗打得真过瘾!任大哥还真的怕了我们联手呢!”
  
      我当然是惊魂未定的样子,说道:“茅姑娘这次剑法转换极快,要不然可也危险了。”
  
      “哈哈,是你护驾得力!才让我施展了新剑法!”茅楚楚这次是掩嘴都扛不住笑声漏出来,可见高兴。
  
      我也笑了起来,直到她恢复了那位大家闺秀的样子,我才苦笑着,一副伤怀的说道:“其实,任道友或许说的没有错……”
  
      “啊?”茅楚楚听我忽然画风一改,难免有些讶异,我则继续说道:“我其实怕和他说的一样,不过胆小鬼而已,遇事闻风而逃什么的……”
  
      “不是呀……你刚才就表现得很好嘛。”茅楚楚摇头安慰我。
  
      “那也是和茅姑娘一起,并且一站在你面前,就我不知不觉想着不能让你受伤,才觉得要站出来拼死战斗……其实……如果换成我一个人对付任道友这么强的剑仙,怕我自己早就逃之夭夭了。”我苦笑道。
  
      茅楚楚愣了下,然后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刚才也害怕了,但你能够这么拼死为我战斗,我真的很感动……夏道友,这还是我们第一天认识呢!我真没想到就会生出这样的感觉……”
  
      我一副同意的表情,但也并没有直接说破,茅楚楚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太多,脸上也飘起了红云,半饷讷讷说道:“我们……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别让他等来了段婆婆,到时候我怕他们两联手,我可不知道怎么办呢,许师兄又去探查留仙仙域的情况了,要不然我们三个还能斗一斗他们。”
  
      我却认真起来,说道:“茅姑娘,要不我们就这么别过吧……你犯不着为我和任道友、段道友交恶,这怕会对你家带来不好的局面,我一旦走了,这事就当是情侣间闹闹矛盾罢了。”
  
      “啊?不行!”茅楚楚连忙说道,看我愕然看着她,她顿时尴尬之极,但想了想还是咬牙说道:“我才不喜欢那任祥和!一直就是我爹想要撮合这段关系而已,你也不要走,他这次和我拔剑相向,你就回去跟我作证,好叫我爹知道他的嘴脸!”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