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六十三章:母蛇

  
      “呵呵,是挺厉害。”我笑道,心中却道:南宫佳是很强,个人实力比茅楚楚都强,只可惜赵紫虞是只老狐狸,现在表现一副打不赢的样子,却是守株待兔呢!
  
      赵紫虞和我想的一样耐心极佳,不断的后退避开进攻,等待破绽到来,毕竟快剑再快,也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和专注,而茅楚楚却并非擅长这样快攻的类型。
  
      果然,没过一会,茅楚楚跟着南宫佳的节奏就有些变味了!即便是南宫佳极力的想要搭配茅楚楚扳回一城,但速度上的不同步,很快就会放大!
  
      赵紫虞既然被称为赵狐狸,想找到这样的机会是何等轻松?恰巧就在茅楚楚犯了这个致命错误时,她已经瞬间贴身而上,推着自己弟子往南宫佳的身上靠去!
  
      南宫佳毕竟年轻,同样犯了经验不足的毛病,在对手猝不及防拿同伴当挡箭牌的霎那,她来不及考虑太多,甚至剑几乎擦过了茅楚楚娇嫩的脸颊。
  
      不过赵紫虞又怎么会让自己弟子受伤,这一次攻击不过是幌子,她把茅楚楚一卷,自己已经侧身送入了对手的攻击范围,而剑跟着绕过了背后,直接扎入了南宫佳的身体里!
  
      毫无疑问,赵紫虞这一战又获得了胜利,一脸可惜的南宫佳叹了口气,她抱着成为南宫家直系的抱负而来,这次输了肯定又要打回原型了,可惜根正苗红才是她现在想要的。
  
      “剑法不错,配合也恰当,不过束手束脚,别说配合了,关键时刻怕连自己都救不了。”赵紫虞点评道,南宫佳倒是没什么说的,拱手说了一句‘多谢指点’就下场了。
  
      南宫家的核心成员难免有些错愕,毕竟还没能从快速战斗中回过神来。
  
      “看来,小一辈还是沉不住气,赵狐狸一示弱就忍不住露出破绽了,哎。”茅枫尴尬一笑,那是在我面前没有点评对的掩饰。“赵师父太厉害,打不过正常。”我赔笑道,而茅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这战轮到你了,后来者居上,你看了赵狐狸这么多的手段,也该有点心得了吧?她其实也不是没有弱点,就是心不够硬,不够果
  
      敢,嘿嘿,我只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
  
      我当然是感激不尽的表情,随后飘落了场地。
  
      茅楚楚本来还一脸的郁闷和无奈,可一看到我下场,整个人都精神了,委屈的看着我说道:“夏大哥,可要看你的了。”
  
      “只能说是尽力而为。”我苦笑道,随后看向了赵紫虞。
  
      赵紫虞一脸狐狸笑容,那双想眼睛如有灵气,扫向我的时候,说道:“你也不用太紧张,按照自己最厉害的时候来,这场比斗也不是比输赢,比的是谁的配合会更适合茅楚楚。”
  
      “还请赵师父指点。”我点了点头,随后把劫天神剑召唤出来,这把神剑现在摸样变化不大,毕竟在我压制了力量的情况下,它除了黑沉得比较奇怪外,和其他人的宝剑没太大的区别。
  
      “好说,你可要小心了,你作为第四位对手,虽然力量处于全盛时期,但小徒却是连战三场,连输三场,相对而言力量和心态也已经萎靡,你相对承受更多。”赵紫虞难得的提醒了我。我当然不会觉得她好心,这看似提点,实则却是攻心,是打算告诉我自己的队友茅楚楚不靠谱呢!所以茅楚楚这时候也满带歉意的看着我,我却淡淡一笑,对赵狐狸说道:“我觉得茅姑娘还好,倒是赵师父
  
      同样是道三境,却战三场,等同对六位仙家,可需要休息一会?”
  
      茅楚楚眼前一亮,顿时是审视起了自己师父,而赵狐狸给自己弟子怀疑,不由哭笑不得,看向我说道:“好一张巧嘴,我那弟子脑子一根筋,希望你以后可别骗她。”
  
      “赵师父多虑了。”我平静一笑,但内心却也给刺了一下,原仙和化仙有别,相恨相杀,这真是天下间一大讽刺。
  
      “来吧。”几个来回的言语斗争结束,场外再次安静了下来,赵狐狸长剑一挥,摆开了架势。
  
      我深吸一口气的样子,瞬间爆发出了一阵黑气,力量提升到了和茅楚楚一个程度,随后脚尖一点,猛然冲向了赵狐狸!
  
      茅楚楚和我有过两次的真正迎敌,这几日也磨合了一些,自然而然知道我进攻的时候她该怎么做,更别说赵狐狸绝对不会攻击她了,这让她更是肆无忌惮起来!
  
      赵狐狸连忙快剑迎上,和我的剑如长蛇相互攻击缠绕,哧哧吐信!我的剑法凌厉中带着明显的生涩,而赵狐狸显然老道之极,每次都如同能打中我的要害似的,恰当好处!
  
      但正是这样的恰当,让恰巧每到这个时候茅楚楚都像是提前感应似的,突然跟一条救援公蛇的母蛇似的,搜一下窜了出来,一下就刁钻的缠上了攻击我的狐狸!赵狐狸连挨两次弟子同样的进攻,不禁也有些感到错愕,当然,她可不是任祥和,她的剑翻飞乱射的同时,更是如她的性子,和狐狸一样等待着致命进攻的机会,所以每次坚决不用老的剑法,每每最后都
  
      能自救成功。但她同样也发现了一点,她但凡进攻,我和茅楚楚就仿佛互相商量好一般,我从左边飞去,这茅楚楚必然会把我的右边锁死,不再给敌人机会,如此一来,整个战局就仿佛成了我们的领域,其他人再难侵
  
      入进来。这其实是高层次的预判,是对无数剑法了若指掌后,由心而发的一种提前预想,毕竟每出一剑,茅楚楚的下一次攻击点已经算到,那我自然能够为她配合出精妙绝伦的进攻,所以看似茅楚楚后来居上的配
  
      合我,实则是我一直在统御全局,把她的攻击自然而然送入我预备好的环中,而一环接着一环,连赵狐狸也有些感到吃惊这无数的巧合。
  
      毕竟怎么看,我的剑法都是无比生涩的,甚至连南宫佳的剑法都比我打得好,但偏偏每次躲避和攻击,都像是在让茅楚楚这条母毒蛇磨尖獠牙,将猎物亲自放到她面前一般!行云流水的配合,打得周围满是凌乱的剑花,如果说茅楚楚和之前南宫佳的配合跟天空轰落的流星,那我和她的配合则如灿烂盛开的昙花,短暂的绽放都是极度完美的配合,但这样的配合每次都不会重演
  
      ,仿佛就是运气成就的,天生而来。
  
      唪唪唪!
  
      在对赵狐狸好几次无功而返后,我又加大了危险系数,对赵狐狸的攻击变得更是大胆和傲慢,毕竟总得让狐狸上当才行,否则茅楚楚的进攻再具备威胁,也很难成功的打中赵狐狸!
  
      而这样的卖弄当然不是随意而就,在无数次的死战中,我早就学会了怎么在生死钢丝绳上跳舞,并且跳得美轮美奂,因此卖个破绽给赵狐狸上当,那简直是小儿科的事情!
  
      果然,赵狐狸看到我面部表情变化,脚步虚浮剑意乱走,顿时欺身而上,打算对我执行真正的扑咬!甚至还没忘记盯着自己弟子的身位,伺机的躲开任何运气好的攻击。
  
      然而我的攻击怎么可能死板如其他少年,这一个破绽瞬间纠正,并且以端正之极的攻击朝她发出了一剑,而茅楚楚在我身后看到真切,心中一喜又打算转换攻击!赵狐狸明显的滞了下,习惯性的抽回了剑,可这一回收的时候见我更大的破绽突然出现,几乎还把脸都自己钻到剑上,这让她怎可能再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