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六十四章:检验

  
      更何况茅楚楚也因为我突然纠正后又犯毛病而忽然变招,就此要扎到我了,对赵狐狸而言,这还不算破绽,那什么才是!?
  
      赵狐狸嘴角咧起笑容,随后长剑朝着我面门一送,我则一副紧急后缩的样子,这更让赵狐狸长驱直入!
  
      嘭!一声金铁交鸣,这一剑顷刻扎在了什么金铁上,让赵狐狸瞬间愕然了,甚至本能赶紧的把剑收回来,但显然已经来迟,茅楚楚在我往后退的时候给我一拉一拽,身形一下就超过了我,剑直接送入了赵狐狸
  
      的肩部!
  
      嗤,剑气入体,赵狐狸闷哼一声,随后按住了肩膀退到了后面,而这时候我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迷茫,但身上半点伤势都没有。
  
      茅楚楚则看着自己扎中师父的剑尖,然后又看向了我,忽然跳了起来,高兴的叫道:“赢了!赢了!我们赢了!”
  
      我一副手发麻的甩了甩手,然后看了一眼剑把的位置后,才把剑收了回来,其实也是在示意刚才赵狐狸那一剑是没有磕到我的脸或者脖子,而是磕到了我本能护脸时,离着赵狐狸剑尖最近的剑手把!这一剑在外人眼里,是好巧不巧的穿过了我的手指,然后扎到了剑把上弹了回来,我顶多是手给气息弹到而已,在护身罡气的作用下,和没受伤是一样的,但正因为这一下,让赵狐狸吓了一跳才连忙后退
  
      。
  
      而我却因为身形不稳拖拽了下茅楚楚,让她本来仓促的攻击,死死的定格和打中了赵狐狸,这一系列的动作看似偶然,实则当然都是我篇排好的。
  
      “妈呀,这什么运气呀?!”茅枫捏着眉心,忍不住骂了娘。
  
      不止是他,就是观战的数十位仙家,也全都一脸的错愕,觉得我是踩了狗屎运了,居然让赵狐狸受伤了,这简直不可思议!赵狐狸的肩膀伤势不重,毕竟是点到为止,但她现在还说自己没输,估计大师身份都没办法撑下去,所以最后只能苦笑道:“我输了,不可否认,道运也是两人合作重要的一环,我觉得楚楚和夏道友的合作
  
      表现不错,不知道诸位道友觉得如何?”“赵道友既是这么说,自然是好的,两人打法虽然看似没有配合,但实则环环相扣,这样没有套路却胜似套路的配合,我觉得是不错的。”茅松笑了笑,其实他本来也没有其他人选,而这样的说辞,估计也
  
      是对自己女儿的一种妥协。
  
      加上除了最后关键性的因素,前面好几次把赵狐狸逼得自救这点,也远胜前面三家的配合,所以其他家毫无疑问不接受也没辙了。“夏大哥!我们赢了!我就知道我们搭档是最好的!”茅楚楚一听自家父亲都这么说了,更是开心的跳了起来,跑过来伸出手,而我同样伸出手来,虽然仍一脸的意外,但还是跟她击掌了下,并且在她的帮
  
      扶下站了起来。
  
      “那既然这样,这次楚楚的搭档,要不……”茅松看到自己女儿开心,当然也不会再掖着了,站出来就要宣布这次茅楚楚和我要参加和任家的争锋。
  
      “慢着!”然而,他的话很快就给打断了。远处,唐家的当家站了起来,说道:“呵呵,茅公切莫着急,我儿还未试过呢,茅公也知道,这孩子怎么说也是这次所有候选者里,最有希望和楚楚搭台一战的孩子了,现在既然都没有比完,何不给他一个
  
      机会?”
  
      唐家当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把身边一个长相英俊,伟岸拔群的青年公子推了出来,这青年确实也在两眼火热的看着茅楚楚,似乎再说:刚才那一战,你难道就满意了?
  
      茅楚楚却不为所动,她和我配合上瘾了,才打算理会其他合作者了,因为没有那一次进攻时候,她不是顺手得跟随便牵头羊回去似的轻松。“这……似乎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楚楚和夏客卿,怎么说也算是打赢了赵道友了,若是此刻唐季出来,又该如何的比试呢?”茅松表现得有些为难的样子,但意思也是在提醒对方,除非能和我一样,和茅楚
  
      楚合作打败赵狐狸,否则这事就算了。
  
      “不错,不说赵道友难赢,但眼下赵道友又受了一些轻伤,多少也不划算吧?”茅枫连忙说道,但我却暗道这茅枫有时候也确实是毒奶,哪个机会不该给别人他就送过去。唐家一听两兄弟的话,当然不肯这么算,而唐季这青年也是狡猾,抓住了茅枫的话头,趁机说道:“茅伯伯,茅叔叔,要不这样好了,既然赵师父受了轻伤,我再趁机和楚楚合作,也不太尊重赵师父,那要
  
      不我就和夏道友比试一场好了,谁赢了,谁就成为楚楚的合作者如何?”这话一出,果然引来唐家的支持,同样还有一些家族也趁机帮腔起来,毕竟我再合适,也只是茅家的客卿罢了,茅家也有了茅楚楚一人了,再贪心全占了就过分了不是?所以如果大家差不多,不如趁机给
  
      唐家一个机会,大家心里也舒服点。
  
      茅楚楚当然不愿意了,大声说道:“不行!我就是要和夏大哥合作!他也需要我来配合,才能发挥全部实力!要跟你单打独斗,凭什么?而你就是赢了,也未必和我配合得好嘛!”
  
      唐季听罢这直白的表述,气得是脸色微变,不过他隐藏得很好,说道:“楚楚妹妹,话不能这么说,不说别的,光是刚才夏道友的搭配你唐哥我也擅长,只是你没给机会罢了。”而这时候,唐家家主又趁机说道:“季儿都没比,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也有意要和楚楚搭台,要不这样吧,既然楚楚说她和夏道友搭手最好,那就让他们搭手好了,想来他们搭手也能胜过所有的对手,我家孩子则也找一个搭手的,如果他们还能打赢季儿,才说明真的是好,而我家季儿也能死了这条心不是?但不如果他们搭手都不能赢,那可就别怪老夫说这组合不怎么的,拿到任家台面去,怕也是数多
  
      胜少吧?”
  
      话都这么说了,茅家当然不能再说反对的话,而茅松则站出来说道:“也好,既然如此,季侄儿就再找一个搭档吧,也好让大家放心点。”
  
      几大家族也都觉得这主意不错,而唐家是站在茅家一方里,仅次于茅家的存在,哪家不给面子?因此都打算让唐季自己来选择了,毕竟连种子队都打赢了,自家孩子往后好处朵朵。
  
      “不知道南宫姑娘可还愿意再战一次?”唐季很干脆的看向了实力最强的南宫佳,这是打算强强联合呢。
  
      茅楚楚当然是心中郁闷,担忧的看向了我,甚至传音问我有没有把握。
  
      “放心吧,相信你自己,按照之前的打法来,我们的配合是最好的。”我传音以示鼓励。
  
      茅楚楚只能点头,然后看着唐季和南宫佳飘落演武台。
  
      唐季使用的是一把扇子,听说是包括任家在内这一代里最擅长法术的青年才俊,而南宫佳使用双剑,在突进速度和攻击上有绝对的优势,甚至比茅楚楚都强,两人配合压迫感十足。
  
      看着剑法上时而着调,时而又走掉的我,茅楚楚这次心中没底也是正常,打算看我的招数下菜。南宫佳看了一眼唐季,唐季说道:“南宫姑娘应该擅长的是进攻吧?你来打前锋强攻,我在后配合拟补你照顾不到的地方,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