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六十六章:北狐
“我来这里,其实也是打算问一问你,留仙仙域的情况,但想来你应该也没办法回答我,或者只能回答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毕竟根据探明的情况,留仙仙域已经完全被毁灭了,而且毁灭的非常干净,那片仙域仿佛就从未出现过留仙城,甚至无数的星域都消失不见了,如今家主让我来询问你的同时,也知会你一声,明日希望你和家主去一趟城主府。黑岩网-”赵紫虞淡淡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实确不知道留仙仙域去了哪儿,只知道那段日子周围可能出现了探索这片仙域的原仙者,随后宫城主才让我去往外围探查情报,结果我出去任务没几天,那地方就凭空消失了。”我叹了口气说道。
  
  “你当时可有什么发现?”赵紫虞又问。
  
  “只看到远处一阵的黑光,我赶忙回去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四处搜寻也再没找到别的奇怪事物,可能遭到了原仙者什么毁灭的攻击。”我说道。
  
  “算了,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呢。”赵紫虞疑惑的看着我,我想了想,说道:“对了,我进入纵云仙域的时候,倒是发现过三个道三境的原仙者气息,这件事任家也知道的。”
  
  “这件事任家已经禀报过城主了,如今城主已经派出更多的道三境仙家前往边域调查,而你的任务是去主城见城主时,记要得规矩一些。”赵紫虞说道。
  
  我点点头,而她很快说道:“算了,楚楚也是当事者,就让她陪你去吧。”
  
  “好的。”我连忙答应,这是去往主城的好机会。
  
  调查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我趁着这机会调查主城的同时,也要查探下这茅家领地是否存在当年九大超级中枢的藏宝,否则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就不值当了。
  
  赵紫虞走了以后,我立即进入房中冥想,以心念沟通海乘风和陈亦仙计划押后,这次不能让夏瑞泽带节奏了,因为这里的情况远比我想象的复杂,而之前毁掉的一第个点,恐怕还有后续的强烈余波,我也需要好好的观察一段时日,而现在她们的任务改成离开这片仙域,返回天之境,毕竟呆在腐化区对她们而言太过危险,加上现在纵云仙域的敏感,环境更添复杂。
  
  沟通完毕后,我很快离开宅院,准备找个机会调查当年遗址的情况,现在即便受到茅家怀疑,也顾不上许多了。
  
  可还没出门多久,茅枫的气息就若因若无的朝着我靠近了,我只能在空中停下等他追上来。
  
  “夏兄弟这是打算去哪呢?”茅枫远远说道。
  
  “熟悉下新环境,并且看看有什么可以加强下自己实力的宝物。”我笑道。
  
  茅枫笑了笑:“原来如此,我倒是忘记了,你作为茅家的客卿,还没有领适合自己的法宝呢,要不这趟就先不去集市了,跟我去趟后山如何?”
  
  我当然不好回绝了他,就只能老实的跟着他前往后山,路上少不了也问了下这茅家的形成,以及周边比较古老的建筑等。
  
  这不问没什么,茅枫的回答反倒让我大吃一惊。
  
  “茅家占据这片区域较早,当年这里可是天之境的一处秘藏重宝之地。”茅枫说道。
  
  “重宝?发掘了?”我连忙问道。
  
  “嗯,当然,茅家当年是小家族,正是因为发掘了此等重宝,才能够一跃成为大家族,天之境的法宝很皮实,感染后用个数百年肯定没问题,何况是光那么摆置着。”茅枫说道。
  
  我心道可惜,不过又问道:“我听闻这里是当年天之境九大超级中枢之一,而如今更是化仙者前线不可或缺的基地,不知道可是藏有什么秘宝被挖掘利用起来了?”
  
  “哈哈,夏道友对这个很感兴趣?”茅枫好奇的看着我。
  
  我尴尬一笑,说道:“茅叔说哪里话,感兴趣是当然,毕竟我这样一穷二白的逃难者,如果都不想碰运气,还不知道再过多少年才能恢复如初?”
  
  “真不知道说你可爱,还是该说你木头脑袋了,数百年来,宝物发掘了几次,遗址就清理过几次了,基本上能用的都用上了,或者开鉴宝拍卖大会什么的早就处理干净,哪还轮得到你呀?不过话说回来,倒是有几处地方应该还没挖干净的,但因为处理起来困难重重,一两个仙家,甚至十个八个怕也无从着手了。”茅枫捻须笑道。
  
  我眼前一亮,说道:“那有没有可能……”
  
  “别想了,那儿的大阵化仙者怕很难打开,就是原仙者也不可能深入这里,这些年来,任家倒是别出心裁抓来一些原仙者想开启大阵,结果多是失败的,所以那些地方就此荒废着了,而这些界面都是纵云城的基石,可不能毁了,而有大阵在,宝物没准都藏在别的空间里,毁了界面等同把入口也毁了,着实难缠。”茅枫苦笑道。
  
  我点了点头,露出想要试试的表情,茅枫的当即拉出了一张地图,点了几个区域,说道:“知道告诉你不行你也不肯放弃,我太清楚你这样的急切想要发财的仙家了,喏,这几个点是荒废多年的天之境遗迹,你若是有本事,大可一试,不过你真能发掘起来,怕一个人也难守住。”
  
  我看了一眼竟有七八个点这么多,心中大吃一惊,要知道当时我找到界力之花和炼宝仪的时候,这些宝物同样不是藏匿于主城中的,而是藏在了不起眼的附属界面里,既是围绕主城的基石,所以听茅枫这么说,我可以肯定他没说说谎。
  
  “真是多谢茅叔了,可我若是去了哪儿,给其他仙家盘问起身份来,我如何是好?”我苦笑道。
  
  茅枫拿出了一块腰牌,说道:“这些天说要给你腰牌,倒是忘记了,现在给你茅家的腰牌,也算是鼓励你今日大胜吧,至于宝物嘛,还是别找了,领了适合自己的配给宝物,在茅家多混上几年,保管你不会再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财宝秘宝了。”
  
  我一脸高兴的接过了这纵云城腰牌,看着茅家的标记,连忙感谢一番,当然,宝物还是要去领的,不要白不要。
  
  最后,为了掩人耳目,我选择的宝物是一件护身的盾牌,毕竟配合茅楚楚,有时候盾牌比剑好用许多。
  
  茅枫倒也没觉得意外,跟着我返回的路上,提起了不少茅楚楚小时候的事情,大抵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不过也显现出这大家族还是有不少人情味的。
  
  而这给我带来的冲击力不小,化仙者的孩子,以及生活,还有和原仙者一样的人生历程,都冲击着我对化仙者一无所知的世界观。
  
  到底我毁灭他们是必要的,亦或者不必要的,已经开始如不断盘旋在我头顶上的声音,不断的质问着我。
  
  化仙者抛开了神秘的面纱后,也变得不再陌生了,他们同样是生灵的一部分,甚至对待大部分事情,想法和作风都和原仙者毫无二致,这点毋庸置疑。
  
  可抉择往往只能是二选一,如何选择在数千年里已经有定论了,我毕竟处于原仙者阵营。
  
  翌日,茅松带着我和茅楚楚前往城主府,而大殿中,任家的家主和任祥和同样也在殿内,这让我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看来任家是打算搞事情呢。
  
  城主端坐在巨大的化仙晶石座椅上,双目微凝的看着我们进入大殿,而我注意到他身边,还站着一位披着斗篷,不露形象的女子。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