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六百六十九章:遂铁
“我就说拿着假货出来比试很危险,你偏不信,这下好了,就变成二打一了。黑岩网-”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而茅楚楚这才反应过来,喃喃说道:“真是假的呀,那这把金色的剑,也是假的?”
  
  “也不一定,可能用料会好点,不过肯定不会强到哪儿,只要我们认真点就行了。”我笑呵呵的说道。
  
  “那好!这次轮到我!”茅楚楚顿时兴奋起来,飞快的朝着任岳冲过去,我当然不能把任岳想得简单了,他儿子是草包,他老子能坐上这位置,肯定不是茅楚楚能对付的。
  
  我们两个以不方同向冲向任岳,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而且从他往另一个方向后退,让我们夹击之势变成犄角,再变成单方面应对我,就可见他战斗经验丰富,至少以少胜多恐怕也很擅长!
  
  砰砰砰!
  
  连续三剑轰向我,和我的剑直接对撞在一起,任岳也不禁吃了一惊,因为他手中的金剑可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坚固,几道裂缝很快就出现在了剑尖附近!
  
  “呵呵,不愧是能够一剑斩断祥和那把银云影的剑,连金天河和你的剑一碰,都给打成这个样子。”任岳虽然在笑,但脸色阴郁无比,对我手中的剑也起了忌惮,所以三剑之后,他就开始打算用剑法来攻击我,尽可能不接触我手中的劫天神剑!
  
  而茅楚楚在三第剑的时候,总算赶了过来,看着我一脸的不轻松,她面露关切,但任岳的宝剑给打裂三道裂痕更让她好奇:“夏大哥,这把金天河也是假的么?”
  
  “可不好说,多半是样子货。”我笑了笑,任岳可不会任我胡说,冷笑道:“我手中的金天河和我儿的银云影都是跟老夫行走天下亦有二十余载,你说它是假的,岂不是在说别人眼睛都没长好?”
  
  “任统领别在意,我也就是实话实说,可能那把银云影不是以前的那把了呢?至于金天河,可也不好说,或许是多年不用,过时了也说不定。”我笑道。
  
  们我一边快速的用剑,来去穿梭在对方身畔,一边是在那斗嘴,而任岳对付我们两人,竟还颇有余力的样子,甚至剑法精湛的还能不接触我们的剑,就靠着身法抢位逼退我和茅楚楚。
  
  我不使用时空剑势,也不用无限天剑,而是和茅楚楚老实的配合,对于实力的再次轻松压制,让这一次斗剑也算是变得精彩起来,茅楚楚再次发挥大无畏的一往无前捡漏攻击,我也在不断在攻击里闪避给她创造补位机会,很快把我们行云流水的配合都打了出来。
  
  任岳越打越是心惊,从原来的两三次进攻闪避一两次,到后来我们配合打起来后,已经从闪避占到了三分二还多,这样的压制,看得一旁的任祥和急得满头是汗。
  
  任岳当然也清楚这点,但他因为不敢和我用剑对磕,所以限制了真正实力的发挥,这反倒让他有些束手束脚起来。
  
  “看来,任卿是带了假剑来了,要不这样吧,我多年前和任卿所用功法和剑的相性都是极好的,我这把剑就暂时借任卿一用好了,这样才算是公平点,不过这一战的条件就得改一改了,毕竟不能光让任卿你得力,因为夏道友的剑法和楚楚的剑法都相当出色,配合也非常好,若是把夏道友当成奸细处置了,这就太可惜了。”北狐战笑了笑,估计也是抱着爱才的想法,当然,更多是想要为此挽留住任岳的面子。
  
  北狐芸看了一眼自己父亲,没吱声,这让北狐战有些尴尬,但他作为领袖,想要治理一大片的仙域,当然需要平衡左右势力,如果任岳给我们两个青年打败,多少会挫了任家的威望而长了茅家的威风,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即便是北狐芸也无法影响他多年的治理平衡,所以他会想方设法让任岳有台阶下。
  
  没有得到女儿支持的北狐战只能看向了一旁的茅松,茅松也是老狐狸,捻须一笑,说道:“我同意,城主说得极好,这也算是极力孩子们完全发挥的一个契机,毕竟他们还要参加接下来的比赛呢,激发全力,有利无弊,以后帮衬芸世侄,也有更多的经验,况且还免了奸细嫌疑,确实很划算。”
  
  这话就语带双关了,给剑行,但胜负就看天定了,任岳赢了固然保全面子,但输了可怨不得孩子们厉害,而且俩孩子还要给你家女儿打下手呢,你看着办吧。
  
  “唉,城主的剑固然是好,就怕也给夏道友砍断了,到时候下官不知怎么办才好了。”任岳当然趁机黑我一把,把我说得跟作弊似的,当然,他确实是想要一把好剑,毕竟现在打得太过憋屈了。
  
  见任岳算是答应了,北狐战也很不客气的把一把漂亮的蓝色宝剑丢给到了战场,而我跟茅楚楚当然要顾及城主面子,退到一旁等对方再次准备好。
  
  任岳接下宝剑后,很快就用自己的符文激活了这把湛蓝宝剑,心情也因此大定。
  
  “呵呵,有了城主这把遂铁蓝,我岂能再输!”任岳咬牙说道,随后快速的冲着我和茅楚楚而来!
  
  我再次和茅楚楚应战,而任岳也不再害怕我们的围攻,连茅楚楚的剑对他影响力也不是很大了。
  
  任岳当然还不仅仅是逼退茅楚楚,甚至还打算和我的剑对磕,至少验证下我的剑,好把我置于说谎的境地,我倒也不是很着急,故意的避开了好几次相撞,还显得很担忧的样子,随后在一次看似避无可避的进攻里才和他的剑撞在了一起。
  
  结果让大家都没有意外,剑啪嗒的一声响起了瘆人的裂声,可当大家都觉得会是任岳的剑出事的时候,我的剑反倒是给崩开了一个口子!
  
  我脸色惨白,立即准备后退,而任岳反应过来,立即打算趁我剑裂给我致命一击,但没想到的是,我根本就没打算保护这把剑,直接把他的剑荡开了,又是一阵裂响,剑才彻底断了,但这一次反击,让任岳空出了一个很大的致命点,茅楚楚再找不到机会,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哗啦,剑尖划过了任岳的脸,当然,任岳怒火爆发,瞬间也反击了出去,一掌震得茅楚楚的剑脱手而出!
  
  我摔倒到地上前,连忙一扯茅楚楚的脚,让她跟着我一下就趴在了地上,而任岳的剑虽然落空,却还是很快转移,并指向了茅楚楚!
  
  惊魂未定的茅楚楚面对这把遂铁蓝接近面门,脸色全青了,因为要不是刚才我忽然拉她的脚,使得她摔在我身上,恐怕她半个脑袋都给削平了!
  
  惊险的一幕看着像是我们输得很彻底,不过任岳脸上正快速消失的创伤,却毫无疑问昭示着刚才茅楚楚先打中了他!
  
  北狐战一脸的震惊,包括茅松也面带惊色,但毫无疑问,是我们赢了!
  
  “任统领,出局!”自己父亲也怔住了,北狐芸却没有,无情的宣布了这结局,也让还打算找回场子的任岳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如果是生死斗,无疑赢的是他,只是可惜,条件对他而言似乎太苛刻了,这是‘点到为止’之战!
  
  “啊……赢了?”茅楚楚一副逃出生天的表情,而我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眼中满是可惜:“哎,我就知道这把遂铁蓝是真货……可惜了我这把‘幕后黑手’毁了,这可是跟了我多年呢……”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