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七十七章:伦常
在我的铁手下,老者想要反击都不可能,因为他的脖子都给我捏得挤成一团,稍微再用力,怕就要断掉了,所以他只能手舞足蹈,想要挣脱我的手,并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夏兄弟,住手!”茅枫连忙力劝我,并且马上的想要帮老者挣脱,我倒也给齐了茅枫面子,直接把老者丢到了一边:“信不信我有数不清的方法让你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来对买卖人口我就听着不舒服,但力量不足也适当的想要温和的处理这件事,但给这奸商一坐地起价,还觊觎起聚仙盆来,难免点燃了我的怒火。
  
  老者猛地咳了起来,而核心的脉络也渐渐的撑起了给我捏扁的脖子,这才害怕的看着我,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怒道:“阁下强买强卖,我必将此事禀告商盟!”
  
  “呵呵,商盟也会查彻你此时行径吧?”我反唇相讥,那老者顿时脸色微变,我并没有停下,说道:“看上我的东西,就打算坐地起价以物易物,阁下这笔交易,可也不见得光彩。”
  
  老者脸色难看,而赵紫虞的传音也很快传到我耳中:“商盟权力不小,难道夏道友你也不知么?对付这样的人,用强实非上策,这南宫佳,我们不要也罢。”
  
  我看了赵紫虞一眼,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也好,那先走吧。”
  
  赵紫虞见我跟她搭腔的回答有些莫名其妙,变化太快,也有些好奇,但却没有反驳,反倒是那老者一听我居然现在离开,心下怕要咯噔一下了,毕竟我离开之前,眼睛对他闪过一抹杀机,这他不会看不出来。
  
  我其实刚才攻击他,瞬间爆发的力量,就是为了此时的变数。
  
  “这……夏兄弟,那这交易真的不了做?”茅枫没有我的传音,当然要问一声。
  
  “不做了,总有其他办法。”我淡淡的说道,随后一副将聚仙盆升空的样子,结果那老者连忙叫了一声‘慢着’,将我们叫住了。
  
  “怎么?”我冷笑的看着他,仿佛看待一个死人。
  
  “两倍价钱!两倍这女仙就是你的了!”老者连忙说道,他恐怕想到了自己害怕的事情。
  
  “两倍?你当我傻的?”我露出一抹狞笑,老者顿时更是确定我的杀意,想了想,立即说道:“那好,按照你刚才的价钱来!老夫也不夺道友所好!”
  
  这下子,茅枫和赵紫虞也有点意外了,估计没想到事情翻转那么快,当然,大家也没有松懈下来,毕竟两倍的价钱,实在太高了点。
  
  我冷哼一声,随后一招手,聚仙盆的平台上就出现了一些宝物,按照我对市场的了解,这些宝物差不多是原价多两成的价钱,就算是二道贩子也是赚了一大笔了。
  
  毕是竟商人,看到这些宝物,老者立即一摆手,咬牙说道:“不够!”
  
  “就给你这个数,你卖不卖直接说一声。”我冷哼一声,老者看我心境已然不是之前,顿时不敢再跟我抬杠,咬牙点了点头,然后直接丢给我一面玉牌。
  
  我知道这应该是某种束缚器具的独立咒文,就一手交钱一手收货,把玉牌拿过来后直接读取了里面的信息。
  
  老者根本没打算久留,瞬间带着宝物就朝着市场外围飞逃,估计连自己出去收货的伙伴都不打算等了,生怕我反应过来追上击杀他。
  
  即便是有商盟的惩罚保障,但也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他死了最后商盟讨伐我,得利益的也是商盟,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倒不如自己见好就收呢。
  
  我立即飞入了房子,打开了大门后,也找到了正跪坐在地上,给打上了一道道标记的南宫佳。
  
  看到我的到来,南宫佳意外无比,脸上全是诧异。
  
  我立即给她解除身上的印记,而赵紫虞则说道:“你也不用惊讶,夏道友已经花了大价钱,把你从那贩子手中买下了你,以后就好好跟着夏仙家吧。”
  
  南宫佳看了我一眼,脸上满是感激,但还是问起了赵紫虞,道:“佳儿知道了,只是……”
  
  “呵呵,我们哪里知道夏道友想什么,怕是欣赏你的剑法,觉得需要你为他尽忠吧。”
  
  南宫佳连忙点头,然后对我说道:“佳儿以后便是主子的奴了,以后无论何事,佳儿莫敢不从。”
  
  我笑道:“无需如此,我只是不忍看到道友深陷囫囵,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就这样而让你为奴为婢,我把你买下来,我岂不是和其他仙家一样了?”
  
  不止是南宫佳,就连赵紫虞和茅枫都惊讶不已,我看出他们的不理解,心中顿时闪过一抹警觉,我这样说似乎做法都是往原仙者身上靠了,那这件事恐怕就变味了,或许还会成为别人怀疑的基础。
  
  我只能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对我为奴为婢,只要你诚诚恳恳的为我做事就好。”
  
  “是,佳儿知道的。”南宫佳连忙说道,而茅枫和赵紫虞这才松了口气。
  
  我暗道还好没有说放她离开,要不然真要成大家茶余饭后议论之事了。
  
  把南宫佳也带上了聚仙盆后,我并没有再返回南宫家,而是带着一行人立即前往第三个挖掘点,在清场之后,立即换界力之花潜入了大阵的空间。
  
  这一次的藏宝出乎预料的少,并没有前面俩次的多,是一处外围的兵器库,找到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宝物,不过也算是预料之中,毕竟南宫家已经在主城比较外围的地方了。
  
  挖掘一空后,茅枫和赵紫虞都登记下茅家该获得的宝物,随后我一股脑都先装入了聚仙盆里,并快速的赶往下一个区域,既是汝月家的封地。
  
  因为有过南宫佳的情况,所以我少不了拜托茅枫和赵紫虞去探听汝月荷的情况,结果话刚说完,南宫佳就说道:“禀报主子,恐怕汝月荷的状况比我更不如,她上次比赛回去之前,我就听得消息,她要嫁给表亲的外祖父,此事许多仙家都知道……”
  
  “什么?表亲家的外祖父?什么意思?”我愣了下,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表亲家不就是表哥家,而外祖父岂不是表哥的爷爷?这什么伦常?
  
  “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让楚楚的三弟前去随礼的……毕竟让平辈去,我都觉得太有失体统了。”茅枫摇头说道,随后脸色却一变,对我说道:“夏道友,这事你该不会要管吧?不可,此事断然不可。”
  
  “什么意思?难道汝月姑娘还和那想吃嫩草的老不休情投意合?”我讶然问道。
  
  “倒也不是,汝月荷这孩子怕现在正叫苦不迭呢,不过你可知道,汝月家将主家二小姐嫁给那老不休是何意?”茅枫忙说道。
  
  “呵呵,无论是什么理由,未免骇人听闻。”我皱眉说道。
  
  “骇人听闻的太多了,夏道友难道还打算全管了?那老不休所在许家虽然是表亲,却是任家统御下的第一大家族,许老祖更是纵云仙域里强势的存在,现在汝月家在我们茅家的阵营里也不过是近乎垫底的存在,想要巴结任家在所难免,大哥是打算静待此事后续再做打算,我们现在去办事,非但惹恼了许家,更是坏了大哥的计划,而你也不是外人了,我就问你一句,你可想过城主是何等想法?”茅枫认真看着我。
  
  我对这种势力角逐早就了然于胸,又怎么会不知道北狐战最近肯定会保护任家,不再让其受扇脸之痛的想法?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