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七十九章:铜钟
一转瞬,连我眼前也花白一片,甚至很难看清楚前方的环境,而震雷翅所载着的聚仙盆速度却快得跟消失了一般,化作雷霆匿入了黑暗之中!
  
  嘭!没过多久,震雷翅的模样再次一变,变成了更加恐怖的巨大电流,覆盖着我们急冲在空间之中!
  
  茅楚楚和青阳佳儿双目中全是难掩的震惊,最后反应过来的时候,聚仙盆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了。这里是我经已计算过的迎亲队伍必经之路,许家老祖必然会带领他的队伍,迎接了汝月荷后路过这里。
  
  “这里是……”茅楚楚惊问道。
  
  “迎亲的必经之地呀。”我说着,从聚仙盆中取出了许多的一次性的阵法和攻击宝物,开始快速的组合和布阵起来。
  
  “你要设伏?但这么明显的大阵,许家老祖怎么可能会自己进来?而且前往迎亲的必经之路虽然是这里,但空域如此大,就算万仙齐来,道路也宽广而不用必须走这里呀……”茅楚楚连忙摇头,而青阳佳儿也一脸的苦相,不大相信我这招能奏效。
  
  我当然不会简单的让这大阵就这么死定在这个空域,很快我就激活了整个大阵,启动后,大阵氤氲重生,能量巨大,就连周边的空间都震荡了起来,很吸引人注意。
  
  我将许多暗藏的纵云雷隐藏了进去,而这些雷也在这些云层里不断的动移,密密麻麻的释放着雷霆,而其中一旦谁闯入,都会因为大阵而连锁吸附爆炸,当然,这数量最多也就是挡住一些上三境的仙家而已,对付道三境的存在还是差了点。
  
  但仅仅如此肯定是不够的,包括佳儿也说道:“大阵那如何引得老祖进来?”
  
  我很快拿出了一口钟铜,这铜钟不小,身上到处都是符文,品序很高,我拿出了一盒透明的球体,从里面挑出了一枚,将它直接放到了上面,而一只看起来活灵活现的恶兽很快出现在了铜钟上,并且不断发出了怒吼。
  
  我感应着铜钟的力量,随后立即将自己的因果互噬之力直接注入了钟鼎的内里,使得这口钟的内部空间已经锁住了一小股因果互噬之力,一旦这口钟给其他的力量刺激外部,比如进行认主仪式,这只恶兽的属性会和里面互噬之力发挥作用,这因果力量就会天雷勾地火控制不住爆发,到时候别说是谁,虚体都是直接吸入其中的。
  
  我把铜钟丢入了大阵之中,让那只恶兽带着它漂流其中,看起来就仿佛是天地异宝诞生一般,就算是个普通仙家,都忍不住会闯入其中。
  
  “听闻许家老祖使用一口铜钟,和这口近似,但恐怕没有它那么厉害吧?”我笑道,这可是下了本钱的。
  
  茅楚楚和青阳佳儿互看一眼,顿时恍然大悟,这是要让对方自投罗网呢!
  
  “可是光是靠这些机关和这口钟……怕也只能打伤这许家老祖吧……想要击杀他……”茅楚楚有些疑惑,但看向了我,她很快咬牙说道:“放心吧夏大哥,你如此信得过我,就是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包括和你联手杀了那许家老祖!”
  
  我暗道她这是误会了呢,不过也没有说破,就带着茅楚楚和佳儿往远处遁去,并且藏入了一片自己召唤来的浓云宝物之中,暗地里观察前面的情况。
  
  过了不久,果然一队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朝着汝月家方向而来,这些仙家全都一身黑红,有百余仙之多,而一架巨大的仙船,在众仙的护卫下快速的移动着。
  
  不一会,似乎有人发现了那片诡异打雷的云层,整艘仙船很快朝着它移动而去,并且甲板上好些仙家,也开始飞出来,闯入氤氲之中!
  
  “是许家的迎亲队伍。”茅楚楚说道,手握得死死地,剑都有些抖动起来,而佳儿同样也是这状态,估计我一声令下她就能冲出去了。
  
  毫无疑问,这些前驱探路着很快就冲入了云层之中,但都给里面布置的纵云雷炸得七荤八素,很快就跑了出来,并且回到了船上报与老祖了。
  
  那许家的老祖带着两个道三境的存在出来,站在船头上威风凛凛,隐约还看到他们的样貌。
  
  那许家老祖满脸皱纹,脸上全是老年斑了,想不到这个年纪居然还觊觎汝月荷这样的妙龄少女,而他身边一男一女都是中年,实打实都是道三境的存在。
  
  看到了这片云层,三人互相商量了下,就由两个道三境冲入其中探路去了,而这片氤氲大阵当然挡不住他们,很快云团的中央响起了炸雷,看来他们已经到铜钟区域了,不过有那恶兽的保护,铜钟可不是轻易就能沦陷的,立即在里面激斗起两个道三境来。
  
  这道三境斗法,就算是飞得快一些,都能冲出氤氲外,所以我们在外面仍然能看到铜钟不断的乱窜,把这片区域搅得是云雾疯狂滚动,看着像是开天辟地似的。
  
  那老祖看到了这口铜钟,上面竟还爬着只恶兽不断的攻击,当然见猎心喜,也忍不住冲入了战团之中,并且靠着自己的宝贝犀利,以及两位道友联手,把那铜钟小兽很快逼得脱力,并且大有要就此歇住的势头。
  
  船上仙家全都振奋莫名,许多人都大声喊着老祖洪福齐天,双喜临门之类的话语,觉得这件宝物是自己有灵性跑来找老祖的,怎会不使劲的拍马屁?
  
  那老祖也是战斗经验丰厚,要收一件天才地宝,各种法门和法术都倾巢而出,甚至自己的钟都放出了几回,去镇住那口铜钟,而十几个回合过去,他毫无悬念的把那小恶兽打得是奄奄一息了,并且大手一把就抓住了铜钟的钟耳,并且大笑了起来。
  
  “哎呀,不好,这铜钟怎么如此不济事?夏大哥,我们现在可要冲出去?”茅楚楚一拉我的手,显然很着急了。
  
  “再等等。”我笑道。
  
  那老者大笑完毕,两个道三境无不是羡慕之极的在一旁夸起了老者,老者欣喜点头,随后连忙尝试着注入力量,让这铜钟直接认主。
  
  却没想到一刹那,嗡的一声,整个铜钟就给黑暗笼罩,紧接着以快得难以想象的速度,把老者和两个道三境都吞入了其中,连带闷哼都不带的!
  
  因为这因果互噬的力量并不大,在自我互噬的过程里,以及又颠簸一场后,力量溃散不少,加上恶兽能量衰竭,所以即便勾动了因果互噬形成黑洞,力量也不算巨大,但即便如此,这股力量也足够吞没很多东西了,包括这么近距离的三个道三境,也是反应都没有的。
  
  周围很快一片寂静,船上的仙家,一个个还都愣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以为这三位是一起进入了什么异空间了呢。
  
  我不想暴露行踪,耐心的等着船上仙家反应过来,结果十多分钟后,才有几个看着像是许家后代,穿着华丽者跑下船查看情况,但当然是什么都没找到的下场。
  
  “这……这是怎么回事?”茅楚楚震惊的看着我,而佳儿也忙问道:“那三位道三境的仙家……去哪儿了?”
  
  我想了想,当然不会把因果互噬的概念告诉她们,毕竟很有可能会暴露我原仙者的身份,所以说道:“都送入了我埋于铜钟内的空间大阵里了,眼下把他们传到了再也回不来的地方去了。”
  
  茅楚楚和佳儿都不是见多识广之辈,一听我这么说,都似懂非懂,但也并不追究了。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