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九十章:断裂
同样是道三境,速度差距却不可同日而语,郑西伯在我的感知中恍若是慢了半拍似的,我追到他屁股后面的时候,仿佛他只不过是刚转身飞行不久,甚至在这里还很难探查到即墨莹的气息!
  
  “呵呵,郑西伯,你掏我黑资料,是打算在比赛后拿出来,顺理成章的威胁我,把我在九龙城赚的钱吐出来吧?顺道连本钱都吞了对不对?”我冷笑的说道。
  
  “你若是杀了我,你的事情很快天下皆知!你是新天之境的首领夏一天!根本不是什么留仙城夏七两!留仙城也没有你这号仙家!”郑西伯一路飞驰,一路仍然以威胁的话语想让我放弃追击。
  
  我脸色沉了下来,说道:“那又如何?”
  
  似乎听出了我的犹豫,郑西伯顿时语气中多了一丝兴奋,说道:“夏道友,其实你无需如此怀有戒心,你毕竟也是化仙者了,虽然杀了曾子仙,又在纵云仙域到处瞒骗,但这件事如果别人不说,没人会知道不是?老夫可以保证,只要你不杀我,大家也可以合作不是?当然,为了表示诚意,你在九龙城赚到的钱本城主就当作封口费好了,老夫也会立誓不将你的事说出,而你之前买到别的仙域地盘契约,都可以带走!怎样?”
  
  “好呀。”我毫不犹豫的说道,郑西伯一听,速度随之一缓。
  
  而这时候,我猛然间将速度力量提到极限,接下来剑光一闪,郑西伯本能**的剑,包括人一起都断成了数截!道三境同阶早就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身具腐气,已经让所有脉络进行大一统,爆发出的力量早不是衍天功最高层可比,所以就算郑西伯的防御再快,也给我的快剑轰成了碎块!
  
  我的纳灵法一收一放,立即将郑西伯的虚体拿捏在手中,装入了魂瓮的一瞬,还听到他大声的怒吼,似乎还打算用最后的力量传音即墨莹。
  
  但我很快用鬼道法术控制住了郑西伯,用他来传讯给即墨莹说道:“即墨姑娘,本城主已经从下属手里拿到了曾子仙虚体!你若是敢再对我不利,小心我灭了他!他要逃,你要来,你们天选者,确实够折腾的!”
  
  言罢,我立即把郑西伯关入了魂瓮之中,并且把他遗落的宝物,全都一股脑兜回来,坐上了聚仙盆,我发动了震雷翅,启动后以迅雷之速返回九龙城!
  
  眼下,想必即墨莹肯定是给我弄凌乱了,曾子仙的呼救和劝离,郑西伯的威胁,都让她把矛头转向九龙仙域势力,她一个天选者,在腐气纵横的区域里,势必会成为一把锋利宝剑,深入扎入九龙城。
  
  返回了九龙城的时候,来去不过一小会的时间,发现我的气息竟从外域缓缓飞来,那两个郑西伯新收拢的男女客卿很快就找到了我,男仙连忙问道:“夏道友何以这么快去而复返?”
  
  “哼,这不得问你们城主?凌晨而去,我如今才去追,岂有可能追上?怕我到得半路,他可就回来了,我多此一举做什么?”我冷哼说道。
  
  “哎,可不是么?”男仙连忙附和,我看他们是从真晶阁那边回来,就又问道:“让你们去真晶阁给我兑换好我赚来的赌资,你们可有做完?”
  
  两仙顿时点头,女仙忙说道:“夏道友放心好了,三公子已经在真晶阁办理此事,我们正是看到事情只差尾巴,就寻思着是不是去追你,把你劝回来。”
  
  我点了点,随后也不理他们,直接去往真晶阁查看劫雷晶的兑换情况,这一环节郑西伯倒是没有难为我,可想而知他心中的笃定,这是打算先稳住我,最后再用威胁的手段让我把所有的钱财地皮全都吐出去呢。
  
  我干掉了郑西伯后,自然不会再忌惮这里的任何仙家,立即把佳儿招来,密议接下来的事情。
  
  佳儿得到了收买九龙仙域地盘、商铺的命令,当然也放开了手脚,把之前准备放弃的收购又都捡了回来,这九龙城不赌的仙人太少了,商贾好赌成性,即便是生意里也是不乏豪赌的,胜败也就寻常之极,在这场大鱼吃小鱼的比赛里,无数的商贾满盆皆输,自然需要典当来东山再起,而卖掉自己的地盘是最常干的事情,我正是趁着这个机会,把赌来的钱花到这里面。
  
  让佳儿和小荷处理剩下的收尾事情后,我关在了真晶阁的密室里,开始查阅所谓的‘证据’,我一看这一小包的玉牌,心中不禁哑然失笑,这不过是我没有吞服腐化丹时候的模样,以及吞服了腐化丹后的样貌,其中还掺杂了一些身份信息等,虽然用了心,但想要扳倒我恐怕还得知道腐化丹的事情,但这东西是天之境的绝密,岂会让人轻易知晓?
  
  倒是郑西伯那夺来的资源让我吓了一跳,一叠叠没有兑换的银号票子,以及几件堪称极品的宝物,还有几面钥匙类令牌,还有一堆的绝密资料,都昭然了这家伙站在城主之位时接触到的方方面面。
  
  绝密资料我没有半点兴趣,都是一些揭人长短的事情,控制人心,操控地盘,以后都将会随他的完蛋而消失,和那堆我根本没机会兑换的银票、宝物一起,我都丢入了聚仙盆之中。
  
  而那几面钥匙令牌,我当然拿了出来,看了一眼而看不懂后,我把郑西伯的虚体抓了出来,直接问起了它这些东西的作用。
  
  郑西伯当然不可能告诉我,甚至还打算逃出这封了阵法的密室,结果毫无疑问给我折磨了一顿,并且趁机用鬼道法术直接夺取了他此刻想着的事情。
  
  这些令牌是他在九龙仙域的九龙城周边界面藏宝所在,这家伙也不是九龙城银号的主人,当然不会把真正值钱的东西都放在里面,所以把许多财宝和劫雷晶分开都藏在了各大私人界面里面,而这些地方除了藏宝,有的还是未挖掘完全的挖掘点,这让我兴奋无比,所以打算趁着这次的事情还没有完全发酵起来,出了密室就按照搜索来的情报,拿出了其中一两个从万宝阁的万方宁那打探这些界面的情况。
  
  万宝阁对于这些界面都不是很熟悉,更不知道这些地方藏着宝藏,所以只告诉我应该是城主的地盘,就没有了下文。
  
  我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毕竟事情在发酵之前需要不在场的证明,因而这两日我都是逗留九龙城,不是带着茅楚楚跟万方宁参加鉴宝大会,就是拍卖大会什么的,在整个九龙城已经俨然上流社会的做派。
  
  而这两天里,九龙城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按部就班,但暗里却暗流涌动,最先把消息流出来的,是那两位年轻的道三境郑家客卿,他们主动跑来问我郑西伯的情况,结果毫无疑问给我反嗤了一遍。
  
  无奈之下让他们说了实话,是城主的大儿子坐不住了,早于问我之前,已经派了所有人去搜索郑西伯的消息,现在城主府早就乱成一锅粥,人心惶惶。
  
  不仅是这样,更可怕的是,十几个大商贾的钱,收据,契约文书都还在郑西伯身上,包括操盘的大数额收据,都在城主那儿抵着!
  
  郑西伯一消失,这下子九龙城就乱套了,包括万宝阁,也因为之前是靠信誉垫付了我分红和本金,现在不但自己的钱套在郑西伯那,兑换给我钱银后没两天,自家果断也陷入了资金链断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