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九十五章:立锥
纵云城,任家似乎知道了我要收回欠账,竟果断召集了麾下所有的家族仙家,以我是原仙者奸细之事,甚至连许家老祖的事都很直接的绑在了我身上,首先把茅家告到了北狐城主那儿,打算要将茅家逐出纵云城!
  
  这许家老祖给我干掉我心中是承认,但表面当然不肯背锅,我也早知道会是这个狗急跳墙的结果,毕竟处处受制我的计划,任家早就腻味了,打算联合所有的家族反抗我也正常,而茅家和我走的太近,如果不把茅家打掉,我返回了纵云城,他们哪还有立锥之地?
  
  北狐战兵力和任家联合比起来,根本上还有不少的差距,而茅家毕竟不是我,这段时间虽然资产飞跃增长,但不敢过分的张扬,在对方倒打一耙后才想要增兵,那确实有些晚了。
  
  劝北狐战驱逐茅家而无功之后,晚上,任家似早有图谋,竟悍然联合其他欠债的家族一起发动了战争,逼得北狐战躲在主城不敢出去,而茅家直接给逼得步步后退,死伤惨重,这场战斗的直接发动虽然显得粗暴,但无疑是上上之选!
  
  欠我巨款的家主,哪个想还钱?又不是他们赌的,是他们的子嗣去赌的,因为孩子而整个家业就此完蛋,那还不如趁机反了,只要灭了茅家,夺了茅家的财产,到时候怎么处理不是处理?
  
  “呜呜……夏大哥,你救救我爹吧!现在只有你能够救他们了!这些狂贼,太坏了!”茅楚楚把消息告诉我后,抱着我哭得梨花带雨,而我对面的赵紫虞也担忧之极,如热锅上的蚂蚁。
  
  “呵呵,任家好胆,真觉得灭了茅家,就不用还钱了么?”我皱起了眉。
  
  “哎,想不到这些家族为了钱,居然如此不顾一切!”赵紫虞其实有些怪罪我借了那么多钱给其他家族子嗣的,不过又不是我让他们赌的,只不过没想到他们如此无赖罢了。
  
  这其实也是逼迫他们尽快暴露出狰狞的计划,但我也在郁闷他们会这时候爆发得如此果断!
  
  北狐辰也得到了消息,连忙飘了过来,说道:“我也和父亲取得了联系,说这任家已经给逼红眼了,一群赌徒,现在面临夏道友追讨债务,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不过我父亲说,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次的事情……”
  
  “想让我免单?杀了我有可能!”我大袖一挥,一拉茅楚楚,说道:“这里就有劳赵师父了,我和楚楚这就回去看看。”
  
  “我也去!”赵紫虞连忙要同去,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俩去就够了,赵师父先留下吧。”
  
  北狐家和我非亲非故,这一场战斗以两不相帮的手段处理,我不能去信任他们,有个人在这里互通消息,算是留一手。
  
  这里已经可以用通讯仪和茅家传讯,所以相距也不算太远,我带着茅楚楚以震雷翅快速返回,不多时就已经看到了处于战争之中的纵云城!
  
  似乎发现了我们的到来,一群的仙家陆续从茅家的领地中冲出,对我们发起了进攻!
  
  “我爹他们全都躲进了后山大阵,现在就在领地里面撑着!死了好多人!”茅楚楚哭着汇报我。
  
  “别哭了,生死由命,救能救下的就行!”我看了一眼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果然正是后山的区域,那里酣战下到处坑坑洼洼,而不少的仙家殒落,虚体飞得到处都是,也不知道这场战斗持续了多久。
  
  我控制聚仙盆快速冲过敌人,即将抵挡后山位置。
  
  而这时候,任岳已经领着一群的道三境仙家,纷纷朝我这边冲过来!
  
  “任岳,你以为干掉了茅家,你的钱就不用还了?实在太天真了!”我冷冷说道,扫了一眼他身边,竟有四十多位道三境的存在,眼下全都是双目冒着光,一副要打地主分财产的表情。
  
  茅家仍然给压着打,因为之前吃独食,原来麾下的一堆家族现在也已经众叛亲离了,但自己的宝物,总不能各分一份吧?茅家的做法没问题,即便吃独食肯定不好听,但其他家族太过利益化,确实才是主因。
  
  茅家本以为仗着兵精粮足能多支撑一会,但没想到的是,直接给一群家族偷袭,还给打成现在这样子,连反击都做不到,整个领地就给残了,现在只能躲在我布置的藏宝大阵里,抱着一堆宝藏求援。
  
  一群道三境面对我一个,任岳脸上露出了狰狞笑容:“夏小友,你倒是回来得够快,不过也好,省得我灭了茅家再四处找你,现在更免了担忧你逃跑的心思了。”
  
  我懒得和他兜圈子,趁着一群人上下左右全方位要围住聚仙盆,顷刻间拔出了劫天神剑,浑身的力量爆发到极致,猛然出现在了任岳的身边!
  
  任岳脸上全是惊色,但也毫不犹豫的拔出了新换的宝剑,立即想要拦住我的攻击!
  
  然而嘭的一声,他的宝剑再度应声而断,我的劫天神剑如切割豆腐似的,一剑劈开了他的脑袋,随后我的纳灵法一抽,他的虚体被我抓在了手中!
  
  这一转眼功夫的进攻,几乎目不暇接,所有仙家都仿佛停止了动作,因为自家的首领,竟一个照面就给抓住了!
  
  “呵呵,让你不要老是用假货,你就是不听我的。”我冷冷的看着断了的宝剑掉落地面,随后扫了一眼周围的所有道三境!
  
  “敢偷袭我大哥!我杀了你!”任岳的弟弟任峰怕是觉得我胜在偷袭,而实力并非怎样,所以顿时愤怒一剑冲来!然而我根本没打算在这隐藏实力,毕竟留仙城逃出来的化仙者来过这里,恐怕这里早就把我的身份传开了,要不然北狐战也不会选择旁观。
  
  霎时间,在强大力量的压制下,冲过来的任峰就给我斩成了碎块,而我的纳灵法紧跟着轰击而出,把他和任岳虚体都直接打成了虚化状态,懵懂的飘在了空间里给能量乱流连续的烧灼!
  
  一群道三境死忠虽然惊骇我连杀两位首脑,但还是嗷嗷乱叫的引飞剑或者法术攻击我,我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缩地术来去,瞅准了各家的家主就是一顿连杀,一时间杀得周围哀声四起,惨叫连连!
  
  茅楚楚眼看着前方的我大杀四方,一时间竟做不出半点反应,因为在这乱战里面,除了我能够出入自如,没有谁能有这么恐怖的力量!而我现在腐化状态下,能量多得吓人不但,防御能力也强大无比,一般的道三境攻击和瘙痒没区别,所以造成了我单方面的屠杀!
  
  在我杀死了许家的新家主之后,这些道三境也知道了我的可怕,顿时是不知道进攻好还是防守好了,我看到战场一下子骤然停下,也懒得杀戮过多,说道:“劝你们一句话,秩序不是靠强盗手段来破除的,想要免债也不是不能谈,但战争是绝对的下策!今天我也网开一面,想要和我和谈的,站到一边去,不想和谈的,立马提剑过来!我看还有谁想死!”
  
  我这话一出,所有的仙家都吓住了,因为我连杀几家家主,可以说势不可挡!而且,家主欠债,又不是所有仙家欠债,开一个布袋口,盲从者马上就会犹豫。
  
  很快,其中一个家主就带着自己家族的客卿跑到了我指定的位置,而有人带头后,投降者更是多了起来,加上茅家发现我赶来驰援,并且大杀四方,也适时跑出来给我凑数,使得投降者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