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九十六章:好话

  
  任家给围攻后,反抗者也只有一群死忠了,所以没过多久,战斗偃旗息鼓,而北狐家也带领千余精锐从北边主城赶来,其实也就是尽量想要中和这次的突发事件,他当然不会让茅家直接完蛋,但让任家适当的削弱茅家是不可避免的。
  
  北狐战看到了我,虽然诧异我的实力,但扫了一眼周围,还是选择了以大局,面对所有的仙家,朗声说道:“战斗开始,我便抽兵赶来,只是没想到死伤如此惨烈,任家不顾本城主劝阻,轻开争端,理应在纵云仙域除名!今天开始,再有其他家族不经我同意调兵遣将,惯例按照叛逆来论处!”
  
  毕竟是城主,这号召力比我要强大多了,原来我逼降的不过近半,他一来战局也算是彻底瓦解,就是任家也失去了再战之心,茅松连忙飞过来,带领麾下亲眷和客卿一阵拜谢,这北狐战本来就是来收尾的,我也懒得去争这功劳,只静静的看着他做戏。
  
  用不了多久,开战的众多家主都受到相应的惩罚,这些惩罚无过于将任家除名,其他家族剥去一些领地,赔付茅家损失等。
  
  等北狐战差不多处理完,我倒也没有客气,拿出了一大堆的收据交给了他,说道:“北狐城主,这些债务,想必是引起几个家主奋力一搏的原因,攻打茅家实是丧心病狂,但毕竟冤有头债有主,城主看是帮我讨要这笔债务呢,还是如何?”
  
  一听到还要讨债,这些家主全都脸色惨然,罚钱罚地已经让他们悔不当初,眼下还有巨债,这一次怕就是恢复也是苟延馋喘了。
  
  “为了此次巨变,夏道友一路赶来,本城主也看在眼里,甚至也知晓了为避免争锋,夏道友以免债为由,换取和平的义举。”北狐战当然不会错过我说过的话,现在仍然不忘占便宜的看向了刚才投降那一批家主,意思是告诉我这些显然是可以免债的,当然在最后,他总算看向了任家和许家,说道:“然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刚才没有选择和谈者,债务必然是要偿还的,这样吧,本城主也有督导不利之责,任家和许家的债务,想必也无法偿还了,本城主愿意以开采未曾挖掘的界面遗宝来支付这笔债务,夏道友觉得如何?想必这笔财富支付这笔债务也绰绰有余了,若是多出来的,就当是奖励夏道友此番义举了。”
  
  我暗骂这简直是老狐狸,我拿着这堆债务来,就是为了要敲诈勒索,把这几处的藏宝点拿下的,现在给他说得那么像是大公无私半卖半送给我的,让他脸上顿时贴金,我还承了他人情。
  
  不过即便这样,结局也是顺水推舟,毕竟手底下没宝藏的家族,罚地也狠,基本**在自己的领地出不去了。
  
  至于我,场面话还是要说的,只能是诚恳道谢,认下了这结果。
  
  其实任家的补偿比我的还不如,就是补偿了地盘而已,不过消灭了任家和许家,等同北狐战彻底将城主之位给与了茅家了,而接下来,北狐战因为自己女儿在九龙城一战的胜利,肯定要升迁往大后方,至于他还有些什么阴谋,也在这里用不上了,反正这次他是没有半点亏损,还承情不少。
  
  这一战给打成虚体的不少,但大多都可以修养恢复,彻底灭掉的不多,所以除了损失财产,别无其他,等同是一次颇大争端罢了。
  
  任家和许家的家人,以及主要责任者发配前线,而其他家主也各回各家,当然,地盘财富肯定没有以前多了,以后少不了给之前躲在后面不帮忙也不帮倒忙的家族欺负。
  
  对于不帮忙的,茅家的家主茅松只能捏着鼻子忍了,毕竟想要成为城主,有些事情得担当起来,更大的不公平以后还多得是呢。
  
  北狐战离开后,茅家当然对我关键时刻的到来感谢了一番,毕竟要是没有我,茅家宝库给一锅端了,那茅家现在就不是坐拥纵云城,而是要想着东山再起了。
  
  茅楚楚扑到了自家父亲怀里,嘤嘤哭了一遍,茅松安慰不断,也老泪纵横,说道:“幸好爹还有你,还有你呀,茅家不亡,今皆是有你这女儿之故……”
  
  “爹……”茅楚楚当然是一阵的感动,但最终当然是把我给拉了出来,说道:“要谢就该谢谢夏大哥,要不是他赶来,恐怕我们茅家才是不复存在呢!”
  
  “爹当然早知道,但夏卿可是为了你呢,所以,是多亏了你们俩才是呀。”茅松拍了拍茅楚楚的肩膀,然后看向了我,拱手就说道:“夏卿来之时,老夫就知道夏卿你与众不同,一直也是隐藏了真正的实力,而今一战,便可印证老夫所言,哎,而要不是为了楚楚,我们茅家又岂能引来夏卿这尊大神?往后必定是开疆拓土的能者,而今时今日,老夫又怎能再矫情?你能为我茅家赴汤蹈火,和楚楚之间必然已是牢不可破的关系,老夫在这里,就将女儿交与你,希望夏卿能够如老夫般爱护小女,让其一生皆不受他人欺负,夏卿可愿意?”
  
  “茅伯伯你放心吧,茅楚楚前有你的照顾,风平浪静,后随我同行必然也是脚踏实地,绝不会有人敢欺负她。”我并没有拒绝,想必拒绝,会更让茅楚楚伤怀,而现在的局势,我也需要有人帮我看顾这纵云仙域,因为这里也将会成为我麾下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好!夏卿之言,老夫记住了!往后就是夏卿离开我们茅家,另立家族,我们茅家也会全力鼎助!”茅松当即也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也少不了说一些感谢的话语,至于茅楚楚,只在那高兴,大家都忘了要经她同意了,不过想来也无此必要。
  
  而接下来,我也不能继续住别院了,找一处领地来另立山头是必然的,因为每次都要经过茅家,效率肯定不如直接掌控。
  
  另立家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茅家倒是很自愿帮忙,不但出人还愿意出力,很快就把这件事计划上了,不过想要建立地盘,还需要有领地才行,虽然茅家连地也打算给,但我并没打算什么都从茅家那拿,而是把目标移到了任家那边。
  
  任家和许家的客卿有不少直接失去了供奉位置,不止是上三境,连道三境都不少,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让茅楚楚清点后买了下来,临时成为夏家的武装力量。
  
  至于他们的主宫殿领地,现在是充公的状态,北狐战倒也没有将它们拿出来陪给茅家,估计想要培植什么势力,亦或者还有什么考虑,我当然没少往他那打听卖不卖,结果音讯是全无,这北狐战似乎不缺钱。
  
  直到北狐辰的明月舟返回来的第二天,这件事才重新有了眉目,因为茅松传讯我,说是翌日陪他一起前往主城见北狐战,估计是商议一些大事吧,毕竟我现在虽然是九龙仙域的无冕主人,在这里却不过是茅家麾下的一员客卿,也就是一介白身,现在就算另立山头,但官方不承认也是白搭。
  
  北狐辰自从九龙城一行后,和我一路是传音不断,生怕我不把他当兄弟了,这一路回来也没少给我消息,在我接到命令不久,他就兴匆匆的跑来了,一见面就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夏兄弟,这趟我可没少在我爹那里给你说好话邀功,明**可要激灵点,免得让我的好意付之东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