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九十七章:审视

  
  “都说朝里有人好办事,北狐兄真是对兄弟太好了。”我说着,拿出了一张一千劫雷晶的天一银行支票,递给了北狐辰,道:“我盘点了下下注的单子,特意翻了翻兄弟的旧单据,发现还算少了一千的劫雷晶没兑现给兄弟,别说其他,这可不是什么贿赂。”
  
  北狐辰两眼一亮,伸手接过了单据,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看我这记性,其实我也忘了自己到底下注多少了,亏得兄弟你如此细心,要不然这么一笔收入,怕我也没时间去重新翻查呢。”
  
  这家伙最大一笔注码,也就是一百劫雷晶,上天都赢不了一千,这本就是贿赂。
  
  “这种小事,怎么能劳烦兄弟你去办?以后有什么直接和我说一声就好。”我笑道,北狐辰对我连忙竖起大拇指,说道:“不愧是好兄弟,现在兄弟在九龙仙域真是只手遮天了,倒是以后可要多照顾一下我们北狐家才是,我们可不敢去叨扰你呀。”
  
  这北狐辰长相虽然高大俊朗,有北狐家优良的基因,不过为人却沾染不少二世祖的氛围,要不是北狐家家训颇严厉,势力不小,这家伙估计要跟任家那任祥和一个下场,是要送完前线服役,攻打原仙者领地的。
  
  当然,他比起天纵之子一样的北狐芸,也差了不只是十万八千里。
  
  北狐辰收起了支票,脸上喜滋滋的又问道:“对了,兄弟对我妹妹有何感觉?”
  
  “挺好的呀,乖巧,漂亮,听话。”我当然不会明说这小姑娘脾气犟,眼高过顶看不起人什么的,即便实力再强,这性格怕也不讨喜。
  
  北狐辰语重心长的又拍了拍我肩膀,说道:“兄弟,我看你呀,实在是太单纯了,至少在女子方面,见识实在不如兄弟多……我这妹子呀,性格可是厉害得很,我都不敢拂了她意,而父亲对她竟也是言听计从,真是让人奇了怪哉,不过我这次返回来,倒是发现了一件事。”
  
  “怎么?”我笑了笑。
  
  “这姑娘怕是思春了,一听到你的消息,就会竖起耳朵,你知道的,我爹都听她的,我岂能不在她身边埋点眼线?所以一路过来,几乎是十拿九稳呀!”北狐辰一脸的笃定,看我不信,他说道:“你可别不信,兄弟我对女子已是见惯,一举一动皆知其意,岂有看错的道理?”
  
  “哪能怎么的?”我又笑道。
  
  北狐辰果断的拉我到别院的房间里坐下,小声说道:“夏兄弟,你别看你现在已经是九龙城的实际掌控者,就可以看不起我们北狐家,更对芸儿的印象里,觉得不过是个普通的城主千金,要真这样,你可真枉为我佩服的人之一了。”
  
  “嗯?难道北狐家不只是纵云城城主那么简单?”我故意问道,实则是知道北狐家背后肯定没那么简单,毕竟从各种风言风语里,就知道了一些底蕴,只不过北狐辰现在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想来这家伙平时往自己脸上贴金时,没少说起这些事来,以至于背后总有议论。
  
  “呵呵,哪能就是个仙域之主?”北狐辰阴险一笑,随后抿了口茶,说道:“我们北狐家说起来,可是皇亲国戚呢,要不是上辈犯了逆天大事,我爹又怎么会给驱逐到这里当个小仙域的城主?”
  
  “还有这等事情?还请兄弟细细说说。”我怂恿起来,又令侍女奉茶,一副把他当成上宾的样子,这让北狐辰十分的高兴,毕竟他有些势利眼,我如今身份在他眼里可大不相同了,不再是以前茅家的客卿,而是九龙仙域实际掌握者,这么对待他,自然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所以这些年,我爹也没少往回去铺路,当然,主要还是有高人指点,因此这短短数十载,我们家也从原来的落魄到发配前线,到现在坐拥纵云城,而只要再听从那高人的建议,这趟让莹儿拿下了天选者称号,那才是真正的指日可待,你可知道莹儿若是天选者,大后方那些贵族,会怎么看我们么?”北狐辰故意卖个关子。
  
  我笑了笑,恭维道:“王者归来,正是这个血统该有的能力。”
  
  “可不是么?!所以说,这次若是真的能够让莹儿成为天选者,那就是大事可成了!我也不再是这纵云城籍籍无名的城主少爷,而将会是真正的皇亲国戚!”北狐辰连忙说道。
  
  我其实也没想到北狐家背景竟然这么深,而这高人,我当然也十分的好奇,就试探道:“这高人,到底是何人?”
  
  北狐辰摇了摇头,意外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莹儿从小实力远胜于我,甚至现在父亲都不是对手,就拜他所赐,同样,他的目标也是要让我们北狐家迁回大后方,恢复应有身份,我们也不好去揭人底子,不过据我猜测……”
  
  “嗯?”我看他犹豫,一副好奇心很重的表情,但北狐辰最后却还是摇头,竟没有了下文。
  
  我以为这家伙是无酒不欢,立即说道:“这段时间到了纵云仙域,还未去过繁华的纵云城愉悦之所,不若兄弟做东……”
  
  “哎,不去了,不去了,明**还要见我爹呢,就是去了也不尽兴,这样吧,明日之后我们再说就是了。”北狐辰摆摆手站了起来,看我有些郁闷,他说道:“反正你只要知道,芸儿嘛,身份可不同寻常,若是你能娶到她,嘿嘿,以后你不愁鹏程万里,而我这大舅子,也衣食无忧了。”
  
  这家伙就是贪钱,我笑着点了点头,随后送他一程后返回。
  
  翌日,在茅松的带领下,我和茅楚楚一起,见到了北狐战,这一次仍然是北狐战和北狐芸接待我们,而北狐战倒也爽快,就九龙城比赛的事情,夸奖了我和茅楚楚,分别赐了我和茅楚楚化仙者的官位以及领地,官位当然没有任岳之前的高,但也是不大不小的官了,也算是一个身份象征,至少不再是白身,而这领地,无疑就是任家和许家原来的地盘。
  
  我和楚楚已经不分彼此,我拿了任家的领地,当然会作为老窝使用,毕竟贴着城主领地呢,至于许家的,太远了楚楚也不愿意住,所以基本是丢空作为第二老巢而已。
  
  诚然,如果只是奖赏,随便找个人颁发一下就行了,这次我来,北狐战当然还有事情找我谈,所以朝会过后,他也着令我留下,去他书房见面。
  
  而至始至终,北狐芸都带着以前的遮脸斗篷,我也看不清她什么表情,至于北狐辰胡诌那些就更虚无缥缈了。
  
  北狐战的书房中,这中年人翻阅着一些资料,看到我进来,才缓缓的放下,随后淡淡的一笑,说道:“呵呵,倒是真没想到,我北狐战会是以这样的一个机会,与你这样的大势力领主相见。”
  
  我皱了皱眉,极力压制自己**的心,并没有吱声半句,看来,我的身份是暴露了。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这里有一份证据,可是阁下从新天之境一路经过留仙城,再来纵云城的资料,啧啧,要不然谁又能想到在纵云仙域、九龙仙域叱诧风云的夏七两,竟是在原仙者中也一样搅动风雨的夏一天?”北狐战把一叠的资料放在了书桌上,随后双手十指插着,抵在了下巴那,如同审视一般看着我,那双眼眸,仿佛看穿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