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四百九十八章:势利

  
  我忽然笑了笑,说道:“我现在就算是夏一天,也同样是个化仙者,北狐城主难道忘记了?”
  
  “呵呵,这个自然没忘,否则现在可就不是让阁下好好在这里说话,而是拼尽生死,和阁下一战了。”北狐战上下打量着我,随后又说道:“将我们化仙者里的天选者曾子仙斩杀,阁下胆子实在是大得很,不过代价也确实高昂,让阁下再也当不了新天之境的首领了,几乎等同一个换一个,真不知道是我们化仙者太幸运,还是原仙者毁灭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曾子仙死在我手中,难道北狐城主没别的话说?”我好奇的问道。
  
  “天选者固然玄奇,但又怎么比得上原仙者一个大势力的首领,成为我们化仙者一员而令化仙者振奋?阁**负多种先天气息,虽然不曾有先天仙气,可也不是曾子仙可比,难道不是么?只有凡仙会纠结于曾子仙之死,但既然我邀请阁下来此,就决然不会。”北狐战笑道。
  
  “因为北狐家是皇亲国戚,曾经的上位者,自然是考虑获取利益的多寡,对么?”我毫不忌讳的问道。
  
  北狐战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已经是闪过一抹炽热:“不错!我们北狐家身为皇族,自然不会真正把一个天选者看在眼中,而是能够让我们回到天城,回到原来属于我们家族的地方!”
  
  我两眼炯炯看着他,说道:“看来,北狐城主的野心,可不仅仅是一两片仙域,而是想王者归来。”
  
  “王者归来?确实是有这个想法,只不过时过境迁,我们北狐家早就给压迫得零落四方,就连本源血脉,也零落得只有我和两个孩子罢了,还真是悲哀之极,而这些年来,我即便没有放弃努力,可离着阁下所说的王者归来,还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北狐战有些懊恼的说道。
  
  “看来北狐城主是想要获得我的帮助了。”面对心中拥有雄图大业的领袖,我藏着掖着,倒不如顺势而为,北狐战拥有野心,我就借着他的野心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错!”北狐战站了起来,如同铁塔一般的身形走到了我的前面,双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说道:“阁下你的一举一动,从纵云城开始,我就已经看在眼里了,而一路白手起家,再到短短时间就拿下了九龙城,我都从我的孩子口中,事无巨细的了解清楚,包括每一步你的行动,都没有漏过!我不会看错人,以阁下的手腕,如果能够帮我们,我们北狐家返回大后方,将会指日可待!”
  
  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有野心想要**一些东西的反对派,因为这样的存在会不顾一切,凡事绝对不会畏首畏尾,而且有着强烈的信念来撬动坚若磐石的基础!
  
  而北狐战在大后方,应该也是当权者如逆鳞一般的势力,这场角逐,将会是一场颠覆化仙者阵营的争锋!
  
  对于原仙者而言,迎来这样的局面无需多言!
  
  “倒是承蒙北狐城主看得起,不过即便是再小的事情,也要看是否值得去做,更遑论如此颠覆之事了,北狐家既然是被贬而来的边境,想要再临霸位,恐怕要付出的东西会很多,更不是谁能轻易给与的,不知道在下有什么好处?犯得着跟北狐家淌这片浑水一路走到黑?”我平静的看着北狐战。
  
  而他很快就说道:“我把莹儿许配给你,这个保证,足够了么?一旦登临霸位,你的地位将会是何样?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
  
  “呵呵,和亲么?不过先不说我喜不喜欢北狐姑娘,想来北狐姑娘可不大喜欢我。”我摇头一笑。
  
  北狐战却跟着我同样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阁下何须谦逊?你一路从六神天突现,又开辟了新天之境,甚至牵制了周围三大势力的发展和进攻,这样的手段,天下间谁又能有之?你如今成了化仙者,只需要将这手段当成换了个地方施展,很快,怕就能够让我北狐家崛起,这点我是毋容置疑的!想必莹儿这些日子也深受阁下所作所为的震撼,若是我再点醒一二,此事又有什么难的?”
  
  这北狐战的一举一动,果然是简单粗暴,我想了想,确实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但想要我马上答应,当然不行。
  
  “不知道北狐家,如今还剩下什么资源?如果只有仙域一座,寡亲三人,那就算我有再大的力量,恐也需时颇久呀。”我答不答应也先让他交底再说。
  
  “我们北狐家在大后方,还有不少死忠,以及他们治下辽阔之地,一旦我们获得足够雄厚的基础,势必能够一呼百应,到时候,阁下难道还会觉得我们只有寡亲三人么?”北狐战也不说具体。
  
  我点了点头,说道:“请容我考虑一番,毕竟我成为化仙者不久,对此间之事多不了解,况且我和北狐姑娘之事八字还没一撇呢。”
  
  北狐战笑了笑,说道:“好,此事动辄就是杀身之祸,必然需要谨慎处理,不过阁下刚刚成为化仙者,初来此地,虽然将整个九龙仙域控制住,但相对而言却是底子不稳,有无官职在身,若是没有我们北狐家在背后运作,恐怕九龙城早晚也会给对手分而化之,但若是我们合作,一切却可迎刃而解了……”
  
  北狐战的道理我当然懂,但他也忘记了我不是木头,别人动的时候我也会动,谁敢碰九龙仙域,势必要正面迎战我再说,当然,我却懒得去反驳这点,因为过多卖弄自己的实力,不是一件好事。
  
  “告辞。”我也不说答不答应,先离开了再说,而北狐战还想要留下我说点别的什么,但见我走得坚决,也没有再拦。
  
  可我刚回去不久,茅楚楚就告诉我:北狐芸就来了。
  
  茅楚楚说起这事情的时候,还是很酸溜溜的,看着我就跟我赴国难似的,提醒道:“真不知道这北狐姑娘想什么了,之前在九龙城可是一句话都懒得和我们说呢,夏大哥你可要小心,别出了什么岔子,这姑娘不好惹。”
  
  我笑着点头,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别想太多,估计也就是问问我功法什么的事,亦或者说说以后合作,或者比赛的事情。”
  
  茅楚楚努着嘴,一副不情愿的表情,我也没再说什么,毕竟这种事还真没办法说清楚。
  
  约见的地方是茅家领地一处商业街的酒楼包间里,北狐芸仍旧以斗篷示人,见我进来,才把斗篷拿掉,说道:“夏仙家,我问你一件事。”
  
  “姑娘请说。”我笑了笑,今天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小姑娘似乎没那么凶了的样子。
  
  回想之前,她见我们的时候还是好声好气,可转眼间她父亲一走,立即就对我们不理睬了,也不知道是她家族遗传还是怎么的,都有势利眼。
  
  “大哥和我说了一些夏仙家你在九龙城的所作所为,而父亲还和我说起了你曾经就是原仙者旗下的一大势力首领,这些事都是真的么?”北狐芸一脸的好奇,现在看起来,和无害差不多,谁能把她和赛场上的样子联系起来?
  
  “嗯,你怎么想的?要嫁给我么?”我笑道。
  
  北狐芸给我的无礼回答震了一下,眼睛里露出了一抹不喜,我却仿佛没有自知之明,笑道:“听说姑娘这段时间对我的事情好像很关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