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零一章:随行
即墨莹看我朝着她追来,纤细的手指如弹琴弦,随后之前那神奇的黑光顿时把她兜住,并引入了黑暗之中!而看似只有黑光移动的地方,她的声音冷冷传来:“夏七两,我即墨莹现在什么都豁出去了,只要我不死,必让你提心吊胆,你将子仙杀死,我也要杀你身边总要的人!你污蔑我,我会同样对待你!”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须臾追上了她,随后快速几剑斩在了刚才黑光所在的地方,结果竟再也没有半点动静,这即墨莹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心中暗骂这次是遇上了麻烦,虽然这次用时序轮救了茅楚楚,但这即墨莹绝对不好对付,刚才和我对拼一剑,她能量充沛得出奇,而且知道和我正面绝对对她不利,毕竟我身后的人太多,所以就远遁千里了。
  
  她召唤出来的黑光,具备了空间跳跃的本领,这并不怪奇,许多顶级宝物也都有这样的能力,可除此之外居然还能做出攻击,防御等多样化的手段,那绝对就不能用普通来判断了,这一定也是和缠仙云一样的超级宝物。
  
  我看着即墨莹消失无踪的方向,心中当然是郁闷之极,不过茅楚楚受了惊吓,还是免不了安慰一番的,我立即转回头,问起了茅楚楚的情况。
  
  “我没事夏大哥……不过这即墨姑娘说的是真的么?”茅楚楚并不知道即墨莹的情事,而天选者在化仙者之中,也是维持正义,起到带头作用的存在,现在竟然与我为敌,还说出了这些话来,难免让她觉得如鲠在喉,而且恐怕不止是她,连其他的道三境都一脸的懵圈,刚才也有些失神了。
  
  我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做了坏人,况且曾子仙和郑西伯所作所为,可也算不得好人,所以我很果断说道:“或许在九龙城我获所得的利益太大,以至于她觉得谁得了好处,谁就有嫌疑,所以把事情摊到了我身上吧,唉,只是她不愿意听我的,如果愿意,我倒是不妨帮她一把的。”
  
  “嗯,夏大哥为人我当然是信得过的,不过这天选者,行事实在是太不应该如此草率,居然劫持我……此等作风为人所不齿。”茅楚楚咬牙说道。
  
  我点了点头,把这事说通了,茅楚楚就全部倒向了我,倒是她为人单纯。
  
  曾子仙和郑西伯的事情,我确实做得比较阴险,不过每件事如果都挑最正义的道路去走,恐怕死的人会更多,每一个特殊的环境下,处理事情都不能以绝对的正义为标准去衡量,这是我从出道至今就一直以来的对事态度,而正因此也不为真正自持正道的人所接受,所以我并没有太过纠结。
  
  我又宽慰了茅楚楚几句,也命令了所有的守卫加强戒备,然后开始布置这统领府的防御。
  
  即墨莹虽然很强,又有黑光一样的宝物纵容她到处乱窜,但一部分原因还是这任家领地原来大阵不够好所致,我按照自己的布阵方式,把这里又加强了一番,至少大阵启动后,足够能抵御到一群道三境集结为止,否则就算我自己出门,也不会放心这里。
  
  因为还没有回来几天,也不知道九龙城那边的情况怎样了,希望这即墨莹还没有疯狂到那个程度,会破坏我在九龙城的基地。
  
  为此,我在这纵云城又逗留了一天,得到了九龙仙域传来的消息后,又从茅家抽调了不少道三境保护茅楚楚,才和北狐芸朝着星河仙域而去。
  
  茅楚楚给抓来威胁我的事情,北狐芸当然都知道,所以上了我的聚仙盆,还没飞多远,就问道:“看来,你干的那些龌龊事情,终于有了报应了,居然连天选者都上门了,我就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我看向了北狐芸,她今天一身洁白,就仿佛北方雪国的一头小狐狸,美则美矣,但多少让我觉得狡猾,所以说道:“是呀,也不知道北狐家有没有什么龌龊事情?要有我看到一天,我也这么问。”
  
  “呵呵,总不会比夏仙家这一手邋遢。”北狐芸讽刺道。
  
  “这可不好说。”我耸耸肩,她掌握北狐家的一切资源,当然也会有之前奸细传到纵云仙域的资料,知道我干掉了曾子仙不但,还是原仙者中大名鼎鼎的夏一天,这些资料就足够让北狐芸得瑟了,不过我倒也不能不感谢她们,在选择了合作后,把所有的消息口子都封住了,要不然这件事恐怕不会是现在这局面。
  
  “即墨莹可是四大家里即墨家的子嗣,不说实力怎样,你把她惹毛了,你以为光是把她打跑了,就能解决这件事了?还逼得即墨家下了如今做出把她逐出家门的棋,恐怕即墨家不会放过你,而且,曾子仙在天城也有很深的后台,知道你杀了他家的儿子,这事可不好处理吧?”北狐芸又笑着说道。
  
  “别寻我开心就杜撰出这些东西吓唬我,你觉得我会轻易相信你?”我话是这么说,但却暗道这北狐家消息倒是灵通。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只会这么说。”北狐芸觉得目的达到,根本就不管我高不高兴,那扑闪的大眼睛就如同狡猾的狐狸审视笨猎人般看着我。
  
  我笑了笑,说道:“北狐姑娘,你觉得我和你斗法起来,谁更厉害一些?”
  
  北狐芸双目一凝,露出了警惕的表情:“你但有异念,我必有解决你的方法,还请夏仙家莫要想些有的没的。”
  
  我阴险狡猾的一笑,说道:“我可不是很怕你的‘解决’方法,我倒是很想把你就这样解决了!”
  
  北狐芸咬咬牙,旋即说道:“我师父可看着这里呢,希望夏仙家莫要轻举妄动,以免牵动他老人家的心弦,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心中一跳,神念顿时扫了一眼周围,虽然觉得这小姑娘唬我呢,但也不能就这样放松戒备。
  
  这神秘人,难道是控制鲲鹏大神逃走的时候,弹了一手好琴那位?如果是那位,能够如此远的距离就拒敌千里,那绝对不是混元境的存在了,而他对我也就有绝对的威胁。
  
  “怎么?知道怕了?”北狐芸冷冷的问道,我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凶光,随后瞬间触手,就朝着北狐芸的脖子抓去!
  
  但预料不到的是,北狐芸竟抬头挺胸的朝我靠了过来,一副‘有本事你来’的样子,让我须臾停住了手,随后改成轻轻将她微乱的秀发捋到了肩上:“看来,北狐姑娘似乎所言非虚嘛。”
  
  北狐芸轻哼一声,说道:“你知道就好。”
  
  我冷冷的扫过周边忽然若隐若现的气息,随后毫不犹豫就启动了聚仙盆上装载的震雷翅,转眼远遁万里,而这一刹那时间里,我立即一伸手,直接揪起了北狐芸的领子,双目阴沉了下来:“别想要威胁我,你这手段,我还没看在眼中,逼急了,就算是令师来了,怕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北狐芸脸色一白,但很快手就压在了我的手背上,说道:“我师父跟来了,麻烦你放尊重点,夏、道、友。”
  
  我再度把神念放出,然而这一次,竟也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了一道诡异的气息如影随形,这瞬间让我脸色也变了,即便是鲲鹏,想要赶上震雷翅这消耗能量巨大的飞行,恐怕也不是一时一刻,但这‘人’居然真的做到了!
  
  我只能放下了手,看向了那气出现的地方!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