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零四章:醉人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我并没有理会这追上来的十几个道三境,因为他们已经连前进一步都不敢了,所以我选择了继续往前走!前进的道路注定会出现拦路石,有的甚至还心怀叵测,他们觉得最多不过是给杀死,然后以虚体离开,过了几个月又是一条好汉,甚至我如果输了,城主依然是那个城主,那他们会因为这次忠心而受到重
  
  用。
  
  “欺我少主!老朽灭了你!”又有一个长相阴狠老臣冲了出来,手中的大刀舞得虎虎生风,顷刻冲到了我面前!
  
  我长剑一挥,由内而外爆发的力量瞬息而至,那老者整个人给剧烈的腐化力量吹得连近身都不能,而剑到的时候,他甚至连表情变化都做不到!
  
  唪,连带身体和屋顶,瞬间给剑轰开了个大洞,而他的虚体立即想要就此离去,然而却毫无悬念的给我捏在了手中,接下来六道轮回的空间给我用鬼道法术撕开,老者被强行推了下去!
  
  这一幕,让所有仙家都目瞪口呆,并且快速的往后急退!现在谁还敢再不知死活的飞来,极有可能就得回炉重造!化仙者同样觉得自己修炼不易,加上面临的寿元压力更大,如果回炉重造,意味着又是百数十年的岁月才能恢复过来,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所以
  
  更加珍惜自己的小命!
  
  我扫了一眼周围还剩下的仙家,已经没有一个人敢冲向我这里了。
  
  “快!快拦住他!你们都怎么了?!”那小城主看着一群仙家竟理他远去,把他彻底的暴露在我面前,显得难以置信的样子,而得到大家的沉默回应,他只能是背过头喊了起来:“娘!娘快来救我!”
  
  这小城主姓左名哲,听说其父还算有点担当,只不过现在看他的样子,也不过是草包一个。孩子的呼救很有用处,里面一个华装中年妇女惊呼着跑了出来,一边还大叫道:“平日里你们一个个信誓旦旦!为什么现在是这幅模样?保护城主不利,你们知道什么结果么?李大龙!你别忘了你家侄子出
  
  事,你也兜不住!”
  
  然而很可惜,这呼喝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包括那叫做李大龙的李氏大舅子,其实就是这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李大统领,只不过现在他已经失去了统领的胆略。
  
  我依然一步步走向王座,随后准备伸手拎起这小城主。
  
  但不出我的预料,他的母亲李氏果然冲到了我面前,手伸出就念起了咒语,似乎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把我打飞!
  
  我一剑斩飞了她的手臂剑刺入了她的脖子,把她往后推了几步,说道:“是你让城主下令,让我买来的地契和契约都作废的?不知道阁下遵照的是哪条规章制度?”
  
  “唔……”李氏握着断手,想要说话却因剧痛冒出冷汗来,她没有跪下,就已经是相当凶悍了。
  
  “呵呵,那我能不能设定个规章制度,比如我把你们都大卸八块,把你们地盘占了我就能称王,你们觉得如何?”我冷笑问道。
  
  “放开我娘!”左哲连忙冲过来,但因为我强大的能量气浪,他矮小的个子直接给吹得滚了出去,我冷哼一声,说道:“既无那抢劫的本事,何来抢劫的办法?明知为人所恶,就必须拿出承受此恶的实力!”左哲趴在了地上,没有谁愿意帮忙扶起他,我看向了李氏,说道:“你们是孤儿寡母,本来应该是值得同情的一方,但谁又能想到最后反而依靠自己的地位,成了欺负他人的一方?常恶容易,常何等之难?
  
  ”
  
  “求阁下放过我们母子……我们在这里,也是为求自保……为了让夫君的领地能够保住……只能不择手段了……”李氏看着自己儿子哭诉起来。
  
  “善恶终有报,你们是打算继续这样下去,还是承认我这堆契约呢?”我冷冷问道。“我们再也不敢了,阁下的契约地契都是这群官员们提议如此的,我们母子也是觉得此计太过霸道……可是若是我们不选择霸道下去,别人就会觉得我们母子好欺负而对我们霸道呀……阁下说是不是?”李氏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口咬定她才是那个可怜人。
  
  “是他们这些臣子逼我们的!他们一个个都要那么做,我娘和我如果不照办,岂不是和他们不一样了?不一样是要给杀掉的!你知不知道?!”左哲在一旁大哭喊道。我想了想,觉得恐怕这母子俩或许只不过是给李氏亲家所蒙蔽,才做出了这一连串的错误决定,加上不打算把战争引爆,只要潜移默化,或许会让这些人向善也说不定,所以我看向了母子两,说道:“那现
  
  在你们可知错了?”
  
  那孩子倔强的咬牙,倒是李氏顿时噗通跪下来,说道:“阁下!我们知错了,再也不敢了……”我收回了剑,说道:“我要求也不多,更不想让星河城陷入无止境杀戮之中,这次念你们知错能改,也不再追究此事,往后治理星河仙域,需仁善为本,若是再让我发现一次屡教不改,便是千万里之外,也
  
  飞来取你们人头!”
  
  “我们不会的,孩子,还不跪下保证!”李氏爬过去,按着自己儿子的脑袋往地上磕,孩子虽然还是倔脾气,但熬不住自己母亲的力气,直到发出了三次响声,才又放声哭了出来。群臣不敢说话,看着这一切也都跪了下来,其中李氏中的李大龙也爬了出来,跟着说道:“阁下的契约绝不会作废的,是我们有眼无珠,当然,别家的也有效……我们这次是瞎眼了才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望
  
  仙家海涵。”
  
  我抬起一脚,就把他踹飞到一旁,冷冷说道:“我记住你了,李家最好给我老实点,再出昏招,妄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就杀得你家不敢认祖宗。”
  
  李大龙是道三境,并没有因为我重重一脚而站不起身,抱着肚子苦笑道:“我们李家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我冷哼一声,随后把契约都摆在了案台上,拎起了这小城主,抓着他的手让他完成证明,这才作罢。
  
  返程的时候,站在聚仙盆上的郑钧楠高兴不已,叨叨说个不停,似乎刚才抖威风的是他不是我似的,我也懒得讽刺他,毕竟受了这么多天的压制,偶尔涨下威风一下也并不可笑。
  
  不过北狐芸却很不给面子,冷笑说道:“夏仙家不会是觉得赦免他们,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吧?这孩子在你转身的时候,眼中可是绽放寒光呢。”
  
  “难不成孩子也杀了?”我反嗤道,北狐芸漠然不说话,半饷说道:“你可真是善良,不过真希望你的善良会有点用,不过我看倒也未必。”
  
  我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的否定,只能说明这姑娘不是很单纯,而以她现在的言行来看,我觉得她为了达到目的,恐怕杀一两个孩子,都能够接受。
  
  她一路过来,就是为了观察我的一举一动的,我倒也不怕做给她看,但受到她这样的否定,确实也感到一丝不爽。
  
  返回了郑家,郑家早就摆好了宴席,而我跟北狐芸被安排到了两个主位上,郑钧楠自己都跑到了下首位置给我敬酒,而郑依次排开,全都一脸的喜色。
  
  不过我的位置旁边,还安排了个偏座,不知道是几个意思,但现在既然没人坐,我也没说什么。酒过一巡,一群莺莺燕燕的仙女从左右飘了出来,妙曼的舞姿极其醉人,仿佛歌舞升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