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一十二章:如龙
嘭!
  
  耳畔只听到两剑交集的声音,随后我整个人已经给撞到了旁边的柱子那,甚至直接撞飞了好几根宫殿废墟的顶梁柱才停了下来!
  
  手中的即墨莹已经不见了,而对方背手持剑,双目炯炯有神的正瞪着我。黑岩网-
  
  那是个稍瘦的中年人,脸上的表情如刀削斧凿过一般,严厉中带着一抹萧杀,而微微抬起头看向我时带着的气势,也更像常年游走在巅峰之中才能养出的表情。
  
  即墨莹和绝音鼓仙都在这一击中得到了缓冲,逃到了那中年人的背后,仿佛那中年人就是一座横天的大山,能够阻隔一切艰难万苦!
  
  中年人身穿一身青袍,眉心那有一把像是刻雕上去的光剑,在那忽隐忽现,看着非常的玄妙,而他手中的剑,更是布满了黑色的符文,在青色的剑身上,却仍然格外耀眼!
  
  “你行事如此不忌报应,是觉得我们即墨家太过好欺负了么?”中年人上下也在打量着我,他的双目中星光闪烁,在化仙者里,恐怕也不多见。
  
  我知道年中人也是即墨家的人,或许,正是即墨莹的长辈,因为他眉宇间有即墨莹一样的正气。
  
  “呵呵,即墨家好不好欺负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是不好欺负的,你应该问问你家的孩子,这样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烦,是要找死呢?还是找死呢?”我反问道。
  
  其实我心中也已经有了一丝的警惕,对方给我的感觉很不妙,可以想象到我和他打起来,恐怕也占不到优势,但他想要杀我,肯定也不容易。
  
  创元法是不能用的,一用就暴了露,而且创元法也可能会加速融合腐气,对我很不利,现在没有研究清楚腐气之前,绝对不能轻启创元法,否则我以腐化之躯返回原仙者的地盘,难免人人追杀。
  
  中年人看了一眼即墨莹,然后看向了我,说道:“莹儿此行之难,看来是应在你身上了,我不清楚你的来历,不过今天我既然来了,你也要付出同样的代价。”
  
  我心中深吸一口气,这中年人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并没有跟着我的话而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要直接试试能不能斩杀我。
  
  唪!
  
  中年人再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我冲过来,而这时候,终于也让我感受到了绝对力量下,我难以发挥正常的剑法了。
  
  砰砰砰砰!
  
  连续四剑,每一剑都精准无误的全都往我的核心而去,不过我并没有半点给他机会的意思,全部以天剑无限还击回去,在高速的器械对轰之下,我的能量竟一泻千里,霎时间就从只剩下一半,变成了剩下三分之一!
  
  中年人引动剑气的攻击,威力和速度并存,在接剑的时候,又因为他的剑而给死死的限制住了随时爆发的能量,这种限制能量的方法,还真是闻所未闻!
  
  看来化仙者里,也有一些我从未遇见过的对手,使用者某种压制对方能量的攻击法术!
  
  “家主,小心他的剑歌,他的剑歌可以瞬发……刚才老身便是和莹儿受他一剑而虚化的……”中年人身后,老太也忍不住提醒,生怕这位中年人没有留神,给我喘息的机会。
  
  我心底咬牙切齿,这样继续下去,我的能量非给他消耗完不可,所以我这次也没有预留实力,立即在袖中启动了时序轮!
  
  瞬间的缩地后,我来到了北狐站着的聚仙盆前面,在对方闪息之间到来之前,我的手也触摸到了盆面上,随后,我身后刹那间十二对翅膀嘭的一声乍现而出,彩色的力量直接冲顶,紧接着让我的力量快速的恢复着!
  
  那中年人也颇感意外,但剑并没有停息,但猛然逼退了我之后,他并没有追击,而是须臾站在了的北狐芸的面前,双目一下子沉了下来:“你有北狐家的气息,是北狐家什么人?”
  
  我对这忽然而来的举动也惊了一下,而北狐芸更是震惊的往后急退,但中年人没有半点要放过他的意思,一剑挥出,北狐芸的遮脸的斗篷顿时一分为二,展露出那倾城绝貌来。
  
  我当然不能让北狐芸就这么完蛋,猛然一剑追回,和那中年人对上数剑,并且想要拉走北狐芸!
  
  但中年人似乎不肯让我带走北狐芸,也不肯直接杀了她,竟和我绕着此时如花瓶般脆弱的北狐芸身边激斗!
  
  剑光到处乱闪,互相交集的声音清脆无比,但没有一剑落到北狐芸的身上,甚至剑气都像是寻到了自己的路子,全都绕开了这娇柔姑娘的身畔!
  
  北狐芸已经吓得面色惨白,不敢动弹哪怕一分,甚至话都不敢多说!
  
  因为我们两人的剑都太快了,在我眼里,也是电闪雷鸣,而她面前,更应是一场光的对决,这种情况下动弹一下,立即就是变成虚体的结果!
  
  酣战之下,中年人仍然有余力似的,说道:“这剑法,这法力,呵呵,确实不是一般仙家能对方的,我家莹儿给你打成这样,是她招惹了不得了的对手,不过,你今天们想要离开这里,恐怕也不容易,都留下点什么吧。”
  
  我心中顿时骇然,这是在逼我使用创元法呢!
  
  深吸一口气,我心中无比的犹豫起来,在化仙者地盘使用创元法?这可不是黑兽和乱兵占领的未开拓地带,而是化仙者到处都是的地界,创元法之后,好点的是腐气融合,但坏点的结果,也可能是所有力量爆发后,把腐气全部吞噬掉,最后我成了原仙者的状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化仙者的地方睡觉?这可不是件好事,就算有界力之花,也绝对不行。
  
  唪!
  
  我的袖子一下给斩去了一片,对方的剑速太快,要不是我同样的快,恐怕手早就没有了!
  
  “刚才是这边手上的宝物,把我的时间压了下吧?留下来让我看看罢。”中年人说完,瞬息又朝着我的左手斩过来,而这一次的剑更快,甚至贴着北狐芸的腰绕过来,弧度调转,要么是北狐芸的手断,要么就是我的手废掉!
  
  看来,即墨家和北狐家可不对付!
  
  我心中的怒意上涌,而北狐芸也在自救的把手往上抬起,但在她的行动速度面前,剑还是太快了!
  
  嘭!
  
  两剑一下子就交错在一起,我脸色阴沉,因为我的剑扎入了他的袖子,但他的剑却实打实的扎入了我的左手!血液和能量一下子溅了出来,我这是进入道三境后,第一次感觉到别人的剑要比我快上三分!
  
  “原来是这仪器。”看到袖中的光景,中年人脸上露出了好奇,而北狐芸这才做完抬手的动作,但看到我的情况,她也不禁叫出了声!
  
  中年男子一声冷笑,随后剑光一闪,我的左手顿时掉向了地面,而我的右手,也骤然剑闪而出!
  
  我当然知道手掉了,但又能怎样?在和施展创元法的选择上,我败给了创元法,所以这只手就难免成了代价!
  
  唪,剑去如龙,闪如雷电,中年人也知道不好接我这一剑,同样也只能放弃了要我手中的时序轮,但他砍了我一只手,也该满足了!
  
  而就在这时候,我的眼前恍若一花,一个鬼魅一样的影子已经须臾间出现在我眼前!
  
  中年人似乎也感应到了不同寻常,瞬息还剑而出,嘭的一声,他也不禁愣了一下!
  
  我也趁机一抓断手,直接套回了原位,一条条的脉络仿佛能够找到自己的归属,很快就让我恢复如初!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