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一十五章:星河
    郑家尽数俯首称臣,表面上各种保证不敢再有异动,我也懒得纠结这事过多,安排了原先的领地让他们回去重建,然后继续处理其他的事物。
  
      周浩行和周浩义这几日都努力完成我安排的工作,因为局面暂时不大,他们都还算得心应手,而池双去收地去了,这星河仙域不比纵云仙域小多少,所以一时半会成效肯定没多大,但我已经让官员督促帮忙处理这件事,相信她那边应该会轻松点。
  
      离开之前,通知池双继续打扫领地毫无疑问,而纵云城那边的真晶阁和天一银行逐渐的稳定,我也会把万氏兄妹中的一个调过来,让他们独自处理这里的事物,因为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我的领地,至于纵云仙城如今还是联合运营的状态。
  
      其实不返回去也不大现实,因为我的腐化丹保护膜也差不多到底了,激发太多次极限战斗,损耗太大,这重要的讯息也要回报韩珊珊和赵合,让他们联合改良药方才好。
  
      北狐芸这段时间去了一趟外地,并没有在我身边,因为她行动自由,又有个鬼师父保护,我倒也不好监视她,以免出点什么问题,但内心想来,这才应该是她来星河仙域的真正原因,毕竟跟我来游玩这个理由本来就不现实。
  
      而我离开的那日,郑纱织又凄凄哀哀的来找我诉苦了,无非是说郑家现在没她地位了,早晚是要给逐出家门之类的事情,加上她现所处的位置和九龙城那根本不一样,居住的地方和乡下没区别,一个城市只有她一个是名媛,还给家里禁足了,可谓是痛苦不堪云云。
  
      我看着这长相丽质,却头脑简单,还一身富贵公主病的郑纱织,一时之间也头痛不知道怎么处理了,这样的女人,除了修炼,以及日常各种各样的名媛交际外,其他的事根本一窍不通,而且她这样的美女,如果一天不抛头露面给别人称赞,浑身都不得劲,故而现在大建设的阶段,位置实在是尴尬无比。
  
      “好了,别哭了,以后你就先住在统领府这边的别院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先跟着周浩行周老,日常去帮忙天一银行和真晶阁谈点生意,这事情终日需要抛头露面,也需要人际交往,周老也不擅长这些,你也帮衬着,而现在周老日常也繁忙,还要处理看顾代理城主的事,你就算跟着学点东西吧。”我摆摆手,不打算跟她多说半句。
  
      “啊?”郑纱织愣了下,但很快脸上一阵狂喜,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我这就去找周老去!”
  
      “慢着。”我看她这就要走,也怕她太过兴奋冲动反而误事,就说道:“记住,别没事光顾着兜搭公子哥儿,还有,但凡我发现你有什么风评不好,或者没学到东西反而把事情搅黄了,立马就把你辞了!明白了没?”
  
      郑纱织高兴的点头,丝毫没觉得我的话严厉什么的,我心中暗暗皱眉,不知道她是心大呢,还是没听到了,不过为了防止出事,我还是再三嘱咐了周浩行看顾他,并且还挑了两三个忠心耿耿,专业的秘书官员日常化的跟着周浩行,生怕对方这闷葫芦性子有事没事都不说,把自己给憋坏了。
  
      而对于周浩行的寿元问题,我也研究了下,目前原仙者增加寿命的丹药我找到不少,但或多或少都过期了,不过脉络受伤我最擅长处理,记住了他脉络的分布后,就打算回新天之境取药去,而处理完星河仙域的事情,我也坐上了聚仙盆打道回府。
  
      我这短时间返程前的准备,看似仓促,其实也算是密不透风了,除了从纵云仙域和九龙仙域那调人,也因为池双的收地收人见了成效,把不少的道三境都招到了手底下,把这里打造成铁桶一般,留下了大批的珍宝后,我才离开了这片地方。
  
      一路上,我全都以震雷翅驱动聚仙盆前进,虽然比鲲鹏令慢一些,但总比自己飞行要快无数倍,因此没用多久,我就返回了纵云仙城。
  
      前往星河仙域也有一段时间了,茅楚楚再次看到我,自然是高兴地不行,叽叽喳喳的对最近的事情说个不停外,也抱怨我和她聚少离多,对于这样真诚的小姑娘,我其实是莫名有好感,她不会有事瞒着你,甚至有什么就会告诉你什么,而你只需要认真的听着就好,在这波涛汹涌的乱世里,信任弥足宝贵。
  
      我并没有对她有所隐瞒,把自己是原仙者的身份,好好的给她解释了一遍,这自然引得她一阵的恐慌和难以接受,不过基于和我生死与共过,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信任我,相信我一定能够寻找到一条原仙者和化仙者共存的道路,或许我在她的心目中,形象伟岸,无论什么事情和目标都能够完美达成。
  
      而我即将南下天之境的时候,茅楚楚也毫不犹豫提出要和我去天之境一趟,不过却让我拒绝了,她同样害怕我不回来,在我走的时候,哭得梨花带雨。
  
      我宽慰了一阵,也督促了她管理好这里的天一银行和真晶阁后,在大家的目送下返程离开纵云仙域。
  
      星河灿烂,整个化仙者的领地如果不是偶尔能见的星辰废墟,可谓是另一片美好的宇域了,而废墟会随着时间淡漠,终究会拥有它新的光景和生命力,而这样的存在,我去亲手帮助原仙者抹杀它,实难办到。
  
      当然,低阶的黑魔兵确实是难缠之极的存在,这点也毋庸置疑,所以寻找它们的共存之处,解决低阶仙家受到腐气侵蚀感染后的副作用,是这次返回天之境最迫切了解和解决的问题之一。
  
      因为沿着旧路返回,我对于地形的了解绝非来的当时可比,有了路标物的指引,我也知道自己到达了何处,在我快要出腐化区的时候,腐化丹的效果在我可以不维持之后,彻底的失效了,体内的各种先天之气吞噬腐气,强横的净化了它们,让我再度成为了原仙者。
  
      灿烂的星域,也变得漆黑莫名起来,原来看起来如银河缎带一样的祖龙跨界气息,也在黑暗中如游走穿梭其中的幽灵,极度的骇人,而路上遇上的黑魔兵,也开始能轻易嗅出我的存在,并且偶尔还急速的靠近我,虽然最后都会给聚仙盆给甩掉。
  
      冲出了腐化区后,我安全的进入了原仙者所在,回过头,汹涌如同滚滚黄沙一样的黑暗世界就在身后,看起来如同暴风雨将至,那浩劫天灾一样的黑暗,让人触目心惊,但原仙者中,谁又能想象到化仙者本身看到这黑暗时,其实并非是黑暗,而是布满清新气息的透明新仙气。
  
      看不到内里,才会觉得恐怖,没有进入化仙者中,不了解他们的生活,这其实也是两大阵营冲突的根本原因。
  
      我并没有久留,快速的朝着天之境前进,而越是接近天之境,联络基站也开始多起来,等到我快要回到天之境的时候,赵茜连同女子军团的成员已经匆匆而来,迎接久别重逢后的我。
  
      在互相表达了思念情绪后,众女仙也在担心我此行的情况,我当然是事无巨细的说起了在化仙者阵营里的事情,而从进入纵云仙域开始,一直到九龙仙域、星河仙域,甚至还说起了自己亲手所构建的化仙者势力等,这让女子军团的成员无不是惊愕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