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一十七章:攀比
道盟和星界的使臣已经到天之境防御区外,估计也就这两日的时间会一前一后到来,夏瑞泽的使节团早前一步到来,使节团的代表团长是夏瑞泽的首席大弟子左丘寒,副团长已是熟人了,是宫凝烟的母亲木易莘,这位未见人已经在我心中留了底子的女人,我倒是想见她很久了。
  
  这左丘寒是夏瑞泽的第二关门弟子,袁沐影是他师姐,而资料上显示,他还认了黑子为义父,因为黑子在截教化名左丘衡,这是天之境获得的消息,我知道夏瑞泽是什么意思,准备接见他们的时候,我把袁沐影也叫来了。
  
  至于那木易莘,很显然除了夏瑞泽想要解释新留仙派的事情,所以把她给派遣来的,或许也想要见一见自己的男人和孩子,但问过宫铁云后,显然这中年人另有考虑,比如过不去的坎什么的,并不愿意接见对方,我当然就不打算强求,就只把宫凝烟算上了。
  
  袁沐影还好,这小姑娘心理防线比较硬朗扎实,表情根本不暴露任何玄机,反观宫凝烟,眉宇带着一丝隐忧,嘱咐我自己母亲不好对付。
  
  我当然不会害怕这木易莘,毕竟这里是我的地盘,而跟夏瑞泽的事情,还轮不上其他人指摘,这场使臣会见基本也就是亲友见面会罢了,能谈拢就谈,不能谈拢也是送客而已。
  
  而为了天之境的未来,这次使臣的见面会,我把少梓、香菱和神近昭都带上了,为的是让他们能够多接触时政,以后能够独立的面对同样年纪,已经活跃于九重天这舞台中的各方势力要人。
  
  坐在了晶座上,我的身边已经站着袁沐影、宫凝烟、少梓、香菱、神近昭等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而赵茜作为天之境的高官,自然站在我身边,以防我这段时间没了解的时事问题出现。
  
  在内侍官唱名后,很快截教的使臣就粉墨登场,我看着为首一个青年气宇轩扬,英俊中带着沉稳,也不禁为夏瑞泽得到了这么个弟子感到微微诧异,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够被委任这么大的任务,的连木易莘这女子都要从旁策应甘当副官。
  
  这左丘寒走到了我眼前,很有规矩的施了礼,然后就开始了客套话的环节,最后也跟着说起了夏瑞泽的担忧,以及截教东皇领下的诸多势力的忧虑等等,大抵上都是一些势力和势力之间的问题。
  
  我早对这些东西了然于心,就一副看似认真,实则已经开小差的把精神移向了自己的几位徒弟。
  
  这一看,我心底不由也是为之郁闷起来,神近昭自然是一脸的不耐,最近虽然已经着令他好好学习,结果这小子现在一副懵圈的样子不但,带他出来见世面还有些不耐烦了,简直是枉为我的关门弟子。
  
  不过也不愧是天选之子,这小子的神经虽然粗大了点,但野兽般的本能似乎始终是觉醒状态,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我的注意,他忽然看向了我,结果毫无疑问,给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吓得他连忙把身子站笔挺了,虽然因为害怕而眼神闪避,但之后不敢再表现出任何不耐。
  
  而站在神近昭身边的香菱就好多了,全程认真听讲,这是最让我省心的了。
  
  但等我肆无忌惮的把目光扫向了少梓这大弟子身上时,额上青筋都不禁跳了下,这大弟子居然大起了哈欠!
  
  “少梓,我和东皇是亲生兄弟,你见到他也得叫一声师伯,而他的弟子左丘师侄,亦是你的师弟,你说说,你左丘师弟这次远道而来说的事,你可都听到了?如果是你,打算怎么处理呀?”我直接打断了左丘寒的话,直接就点了少梓的名。
  
  少梓一副哈欠刚打完手放下的样子,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师父,左丘师弟提到的截教北部腐化区,既隶属化仙者的纵云仙域下辖区域,其实没必要老是纠结他们的威胁,现在我们天之境也探查出了消息,孵化区域的黑魔兵,已经开始绕东而行,是要去别处了呢。”
  
  我微微皱眉,看来这小姑娘这几天没少下功夫研究战略布局,不过她这表现太轻浮,总不能让她以后都这么待客,所以传音说道:“知道你聪明,但还是收起吊儿郎当,莫要再给为师丢人。”
  
  少梓给我叫破,顿时认真起来,而左丘寒尴尬一笑,又开始就少梓的回答做了几个问题,似乎想要得到我的肯定。
  
  我看向了神近昭,发现这小子又有躲闪之意,就再次瞪了他一眼,然后看向了香菱:“香菱,你觉得为师会如何应对。”
  
  香菱想了想,很轻松的就左丘寒提出的问题一一以我的角度消弭掉,让左丘寒也瞬间无话可说。
  
  左丘寒就算身兼要职而来,但说到底也不过是我的弟子一辈,我找他的同辈去应对也没什么不妥,而弟子说的话,往往都是能代表师父的,所以左丘寒也无话可说。
  
  木易莘作为副官,提出的问题反而有些无关痛痒,不过到了后面,她却话锋一转,终于提到了新留仙派仙域的事情,毕竟领地我占全了,人给她带走了一半,说到底多少不厚道,至于谁不厚道,显然要互相辩驳一会。
  
  宫凝烟这时候当然就站了出来,和自己的母亲竟是分庭抗礼的状态,针锋对麦芒,好一场的驳斥大战,我倒是没什么,其实泼出去的水,没有再收回来的,既然去了截教,再想从夏瑞泽那把人喊回来是不可能的。
  
  “好了,既是使节团,家事之类的,就不要再提了,今日若无其他问题,就等到今夜设宴再谈亲情吧,退朝。”我也懒得再听互相之间的陈年争执,全部了散会后,就把神近昭专门的提了出来,自然是要好一顿的教训。
  
  神近昭一脸的难堪,说道:“我看师姐一副不爱搭理他们的样子,自然也没给他们好脸色……”
  
  “你!”我瞪了他一眼,皱眉说道:“你母亲把你交给我,就是让我把你教育成才,以天选者之名而动九重天,现在你就这样子?你能和你师姐比么?她人前轻松,背后付出的努力你岂能知?更别说她自小聪颖不但,至今仍苦读不倦,你以为和你看到的一样,她什么都爱理不理?那是她已经烂熟于心,但你却还是懵懵懂懂,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为师简直是对你……”
  
  神近昭吓得连忙跪倒在地,说道:“师父!徒儿知错了,再也不敢如此了……”
  
  我冷哼一声,说道:“今日之后禁足,后山禁闭,谁都不能见!直到把三大势力所有情报都研习清楚,禁足才能取消!”
  
  神近昭一脸的衰色,但还是老实的受过了,在香菱的带领下往后山那飞去,我叹了口气,眼看着少梓飘过来要安慰我,也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师弟如此,便拜你所教!”
  
  少梓脸上难堪,只能是老实认罪,而赵茜在一旁叹了口气,找了个理由就先遣她回去了。
  
  我看着几个弟子离开,就准备返回书房,赵茜一路跟着我,说道:“天哥是想起后天九子的事情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化仙者和我们一样,富有感情,但对待我们时,却是和我们对待他们是一样的,我想起此事,便难免起了攀比,神近昭是其中先天传承的可能待选,正是看到他这样我才深感失望,唉,也是我平日呆在这里的时间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