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二十九章:阵雨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看了一眼镜面,郑轻灵因为接近心脏位置硬撼一剑,额头也硬接一次剑芒,总法力只剩下两成了,也不禁是暗叹这孩子够凶猛的,毕竟要是再掉一层,她可就要出局了!也庆幸安驰星居然能够快速的打掉自己的对手了!
  
  而新垣影那边也很快收手,直接以界力把又中了一次归元法的郑轻灵转移开,毕竟大家的配合越来越密切,也会留意到队友的消耗,而郑轻灵也不能每次都可以硬撼对方攻击。
  
  这样一来,天之境也和当时的星界、截教一样,形成了三打一的格局,不过因为郑轻灵这暴力连打的开局,却让整个观战会场陷入连绵的掌声海洋之中。
  
  此时此刻,龙丘佑一样因为挨了郑轻灵的一顿连打,法力消耗了大概剩四分之三左右,相对而言确实还有不少,不过对比之前的几局,能够一打一打成这样子,确实很不容易了!
  
  “这郑师侄可不是一般的凶猛,我算是开了眼界了,怕神近昭来了,都未必能发挥出她现在的水准,上次她只拿到第六名,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言师兄诧异的看着镜面上的数据,当然忍不住评论一番。
  
  “呵呵,要不然你以为我家弟子怎么输的?正是因为和轻灵这孩子消耗太大,就算赢了也是强弩之末,严重影响了他接下来的比赛,要不然我家弟子还不得拿冠军?”海师兄顺势就夸起了自己弟子。
  
  “不对呀,当时郑师侄可还不会凝聚那身翅膀!要不然一拳不把你弟子轰飞啰。”言师兄叫破了海师兄的解释,然后看向了我,说道:“这招好像是新学来的,加上她的金身,简直是两件外挂的铠甲了,一守一攻,而化道法只能化去其一,就连归元法让她法力收缩也有金身抵抗,恐怕换了谁想要破解都很困难……这招是你新教的吧?”
  
  我倒也不隐瞒,说道:“不错,天一纳气,是改良自纳灵法的道法,可将敌我双方消耗的法力通过秘法回收储藏,关键时刻用作绝杀轰杀敌人。”
  
  “果然是刚才把破晓家的孩子打飞那招,我之前记得还想要问你,最后却自己忘记了。”海师兄顿悟道。
  
  “可是谁人都能够学?”言师兄又问道。
  
  “嗯,这个当然,只不过效果不是谁用都好,像是轻灵这样的贴身战类型,效果是最好的,因为短攻击的能量挥发距离有限,纳气也更加的便捷和集中,如果是大范围的攻击,反倒是不好纳气。”我笑道。
  
  “好玩多了,按目前的情况来说,这招也足够有趣了,你把这招给我,我也传授弟子去。”海师兄当然不客气的找我要去招数。
  
  我倒也没有客气,又多复制了几份给其他人,至于能不能传播出去,我倒不是很在意,不过我倒是没想到的是,因为这一次郑轻灵的强攻发挥,还有天一纳气的特性,倒让好多仙家弃剑练拳,甚至拳法仙也因此而很快流行了起来。
  
  战斗再度因为围攻而激烈起来,龙丘佑这次不再如此前的轻松,因为安驰星的魔血乱剑得到了言师兄的真传,爆发之后力量惊人,即便是化道法也不能尽数解除,因为弛星本身还修炼天之境最纯粹的天一真法,所以二合一的功法,让安驰星都觉得难缠,更别说一旁还有不断进行界力转移,还有界力攻击的新垣影了。
  
  新垣影和赵茜一样,都是全面发展的剑仙,虽然比纯正的剑仙剑法弱一点,但法术却拟补了不足,可谓是剑仙中的典范了,所以攻击起来花样百出,牵制起龙丘佑来可谓是一拿一准,没有给对手任何松懈的功夫。
  
  郑轻灵有了两位队友的配合,又再度投入了进攻之中,贴身的攻击迅猛无比,和安驰星把对手压制得死死的,而那双翅膀也很快又再度成型了,毕竟围攻是纯粹气息挥霍最快的时候,要纳气无疑是这个时候纳得最快!
  
  龙丘佑首次感觉到了压力,因为无论是魔血乱剑也好,天一纳气也罢,都是他必须得避开的攻击手段,毕竟这两样打瓷实了,那可是出局的下场,他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而他的小心并非是缩手缩脚,而是变得更加的有针对性,他选择了其中对她最具威胁的郑轻灵,除了用化道法化掉了天一纳气外,归元法还直接把轻灵的法术归元,并选择了连续剑击,不断的消耗对手的法力!
  
  即便安驰星想要趁机救援,但龙丘佑却并没有给与他太多拦截的机会,快速绝伦的身法攻击下,郑轻灵很难不中剑,即便是被新垣影关键时刻传送走,但结果也不会改变她第二轮进攻时给彻底消耗干净出局的下场。
  
  当然,龙丘佑针对三人中最难缠的一个时,付出的代价是可怕的,甚至现在他的法力也只剩下三分之一了,而新垣影和安驰星因为郑轻灵挡道的原因,现在还各自剩下三分之二的法力。
  
  被天之境的优秀一代以二打一,龙丘佑的消耗也不容乐观,更何况这安驰星还动不动就爆发一波魔血,乱剑连击下,就算他也不得不避开锋芒,加上有个苍蝇似的新垣影不断给他制造麻烦,他想要一击必杀谁都不可能,只能是挨打的同时,也不断用磕磕碰碰这种方法来消耗剩下的两个对手。
  
  这一战,简直就是让龙丘佑陷入了泥沼之中,因为他现在面对的对手都是远程近战都擅长的行家,和郑轻灵这种全然近战,只会横冲直撞的对手有很大的不同!
  
  安驰星一旦给归元法就会给队友传送走,一但恢复过来,立即远程纳灵法吸收他的法力,并且毫不犹豫的轰他,而新垣影就不用说了,远程法术丢了一个又一个,要是她中了归元法,对手刚追到她身边,她已经完全恢复并使用界力转移一溜烟逃跑了。
  
  所以两人的法力消耗超过三分之二的时候,龙丘佑也是强弩之末了,仅剩的一丝皮毛法力,给打得连脾气都没有了。
  
  绝望的龙丘佑只能追着法力几乎告罄的新垣影,但结果毫无疑问,一连串的小法术很快把进行自杀式攻击的龙丘佑送出了场外!
  
  这一战刚开始如同暴风骤雨,而到了后面,仿佛雨越下越小,渐渐没有悬念的停了,所以天之境获胜的瞬间,大家一时都忘了鼓掌,直到赵茜宣布了天之境获得胜利,全场才欢声雷动起来!
  
  无论怎么说,这一战都是天之境打得最艰难的一战,龙丘佑在这一战里也彻底扬名了,因为要是换成了一打一,恐怕比赛的选手里没有一个能压住他,这归功于他使用了两种大道法,所以对他的议论也一直没有停过。
  
  比赛的奖品是每个参赛选手都有资格选一件自己的趁手兵器,而冠亚季军都能够按照积分获取更多,所以无论输赢都可谓皆大欢喜,我并没有观看颁奖的环节,只是交代了晚宴邀请这些新秀外,并没有留下来,而是返回了书房,让更多的时间留给弟子们的师父发挥,毕竟我的身份会冲淡师徒融洽的氛围。
  
  至于晚上的宴会,才是官方的,我的出现显然让所有的参赛选手感觉到了重视,在我频频举杯下,新秀们一个个都欢畅之极,自然是心中高兴,很满意此次天之境一行。
  
  当然,这些新秀里,自然是有格格不入者,诸如此刻一脸沉凝的龙丘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