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三十一章:无关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目光中没有表露太多波澜,倒是宴会上的新秀都站了起来,面色中各有不同,左丘寒面无表情,而龙丘佑那边则微微蹙眉,至于小侄子正看着我,怕只要我一声令下,他就跑出去了,至于新垣影则是沉凝着等待下文。
  
  胡清雅看向了龙丘佑之后,说道:“道盟有人闯了禁地,惊动了裂天魟。”
  
  我皱了皱眉,说道:“那现在呢?”
  
  “被我们发现后,正在激战中。”胡清雅回答,似乎也在看着龙丘佑的表情,龙丘佑此刻一脸的错愕,但他反应很快,拱手就说道:“首领,此事恐有内情,即便我们道盟和贵势力多年来常有些磕碰,但也是明刀明枪的表露无遗,所以想必也不会有谁突然闯入禁地。”
  
  发现龙丘佑表情不像说假话,我看向了胡清雅,而她立即说道:“是道盟的奕云,去的是后山禁地,目前不知道其目的。”
  
  “奕云?”我表情一寒,这家伙果然还是爆发了,就不知道他闯入禁地想要做什么,后山禁地有一片区域是裂天魟睡觉的地方,那边一直也是外婆坐镇,平时也是修炼的好去处,这次我还把神近昭派去后山禁足了,也是为了让他潜修,而女子军团和孩子们也很喜欢去那边玩耍,说是禁区,实则也就是一处禁猎场,怕不懂事弟子进去惊扰了裂天魟和一些护山神兽而已。
  
  谁知道好死不死这奕云闯入其中,不过能把裂天魟惊醒,那也是一件大事了,这超级神兽一睡百年起步,这次怕要大闹一场了,不过天之境有的是能和它沟通的仙家,相信喂一顿就能让它继续沉睡。
  
  胡清雅沉凝一下,似乎在消化不断涌向她的情报,继续说道:“是的,根据最新的情报,奕云已经给打成虚体,并招供出了原因,现在正在押解此地。”
  
  我点了点头,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仙家。
  
  这下子,新秀全都沉默了下来,从爆炸到现在也没多久,这奕云就给抓住了,可见天之境的行动力和消息回馈能力有多强。
  
  龙丘佑连忙说道:“我已经传讯使团,若是抓住了此人是道盟仙家,我必不会轻饶!”
  
  “先坐下吧。”我只是点了点头,因为很快,外面就骚动起来,并且少梓、香霖、如雪、凌天等都朝着殿内走来,这里面,居然连神近昭都在,至于那奕云,此时已经给兜在了笼子里,给凌天手托着走入了大殿。
  
  奕云的实力我很清楚,当年道三境里,这老家伙也是顶级的存在,但眼下居然给一群孩子抓住了,确实让我吃了一惊。
  
  看到奕云给抓住,龙丘佑表情带着一抹阴戾,当然,他同样对这件事感到很意外,似乎到了现在都没能理解为什么奕云会去闯后山。
  
  “师父!”一群弟子连忙给我见礼,我点了点头,随后却看向了神近昭:“你怎么在这?后山禁足这事,你忘了么?”
  
  “师父……这不是有敌人闯进来了么,弟子就……”神近昭眼神顿时躲闪起来。
  
  “就趁机跑出来了?此事过后,禁足时间加倍,年内不许出来!”我瞪了他一眼,神近昭一脸衰色,一群弟子自然无不同情,我也不再说他,看向了少梓问道:“那你们又怎么会出现在后山?”
  
  “师父,比赛结束后,我们才去那儿的,是打算去……去切磋下。”少梓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看向了香菱,她面带犹豫,可见这里面应该有隐瞒我的地方,这一群弟子加上如雪他们凑一起准没干什么好事,多半是去看神近昭了。
  
  “那你们呢?”我看向了如雪,这孩子都是精明,一脸笑容:“爸,我和凌天看了比赛后,觉得荡气回肠,就求少梓姐姐和香菱姐姐一起去后山,让她们讲解比赛,想了解以后真遇上这样的对手怎么应对。”
  
  “都是很好学嘛,凌天你也是么?”我看了一眼在那一脸笑意,躲在后面的凌天,他吓了一跳,连忙说道:“爸,真的,我们可好学了。”
  
  “哼,回头我再让你们母亲好好问问你们。”我冷哼一声,这小子也古灵精怪,不过现在不是主次不分的时候,我看向了他手中拖着的小笼子,却不禁吃了一惊,看来韩珊珊又给这孩子外挂级别的宝贝了,因为看着这奕云此刻还在里面兜兜转转呢,可见虚体很强的时候就给兜进去了,我想了想,说道:“此人为何会出现在后山?”
  
  “他用宝物隐去气息,然后偷偷摸摸的进了后山,瞅到机会后就偷袭姐姐,结果姐姐早就发现他了,还让大家都准备得万无一失,堵住了所有退路,后来我们打灭了他的道体后,用这件神火罩兜住了他,本来香菱姐想要抽魂问事的,但给少梓姐姐制止了,说这人是道盟的,要请道盟的使者官亲自审。”凌天说道,然后想了想,又补充道:“那人跑得好快,中间我们还因此惊动了神兽裂天魟,不过后来几个阿姨过来稳住了它的情绪。”
  
  “嗯,放他出来吧。”我点头说道,凌天愣了下,说道:“爸,咱就这么放了他?”
  
  “放了。”我看向了龙丘佑,他面上显然是冷冽的。
  
  奕云出来后,自然还打算要逃走,不过很快却给龙丘佑直接一个归元法后,当场捏在了手中:“奕道友,不知道你何以闯入后山禁地?”
  
  奕云的虚体已经瑟瑟发抖了,但却钳口不答,龙丘佑倒是毫不犹豫的用法术直接折磨起来,让奕云不禁惨叫出声。
  
  看他仍然不打算说,龙丘佑看向了我,拱手说道:“此人实在顽固,恐对其使用搜魂法术才行……”
  
  我点了点头,看向了香菱,她倒是没有犹豫,一伸手就把龙丘佑手中的奕云隔空抓来,随后鬼道法术一出,这奕云挣扎一会后整个就呆呆如痴傻了一般。
  
  “你闯入后山想干什么?”香菱问道。
  
  “我要抓住那两个孩子,将他们杀了,为我家奕君报仇雪恨。”奕云果然木讷的回答起来。
  
  如雪和凌天顿时脸色微变,而香菱只是皱了皱眉,问我道:“师父,你看怎么处理?”
  
  “原来如此,果然为了当年之事而来,这也算情有可原,只是他也是带领大军的首领,入侵我天之境,双方难免一战,生死由命罢了,却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他还来这寻仇。”我淡淡的说道,随后看向了龙丘佑,说道:“龙丘师侄,这可是你们使节团的副使,不知你打算怎么解释?”
  
  “若是方便,还请首领将他交由师侄来处理。”龙丘佑拱手说道。
  
  我倒也没有拒绝,看向了香菱示意放人。
  
  香菱很快撒手,而这时候,龙丘佑再度对这虚体使用了归元法,使得他的能量瞬息归元,随后将袖中多出的剑斩向了奕云虚体核心,将其当场灭除!
  
  香菱眼看剑尖闪过,却面无表情,可见胆量也十足。
  
  而龙丘佑看着奕云烟消云散,收回了宝剑,对我拱手说道:“虽然是个例,但也是我们审查管教不严,在这里请罪的同时,也还请首领能够念在此乃常情上,宽恕我们使节团的不查。”
  
  这么果断干掉奕云,让我不得不对龙丘佑改观,毕竟奕云当年身份和地位不同寻常,就算失败了,恐怕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回去肯定是问题不断的。
  
  “既是私人恩怨,此事就到此为止吧,于使节团无关。”我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