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三十三章:避嫌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梓的天剑一出,如流星雨急坠,龙丘佑即便退后,身上的剑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他的法力快速消耗,就连我们在外面看着镜子上的法力槽,都能感受到龙丘佑此时的被动。
  
  天剑依旧是在近身战中如外挂一样的存在,双倍的剑速只攻不守,而速度带来的冲击力甚至让对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而少梓经过多年的苦修,天剑无限早就非常的熟稔,恐怕就算是我自己,同一招里都未必能超越她。
  
  攻击压制下,法力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如果龙丘佑再找不出破解的办法,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给少梓打崩!
  
  嗡!
  
  龙丘佑毕竟身经百战,在处于绝对被动的时候,张开了口把剑芒射出,剑芒一瞬间直接扎入了少梓的脑门,并且骤然穿透过去!
  
  场内许多人惊呼出声,当然,也有不少人沉稳异常,看着下一幕少梓再度出现在对方的身后,并且再度的施展出天剑无限!
  
  龙丘佑再次中剑,但这一次有剑芒的帮助,他身边恍若出现了荆棘,使得少梓的攻击立即受到了限制,但这并没有让少梓停止下来,她的身影很快再度分开,恍若变成了两个人一左一右施展剑法,纵然剑光没有增加,但想要找到她的真身,恐怕并不容易。
  
  而且**正在不断分化,以龙丘佑为中心开始围绕起来,剑光顿时如遍布龙丘佑全身上下!即便是剑芒扎穿**,也难寻真身,因为少梓的**之术以身法来衍化,十分的逼真,即便在外面看下来,也看不出真身到底是哪个。
  
  海师兄嘿嘿一笑,说道:“这些**一共有十二个,确实有一个是真的,而剑芒绕着十二个**全部走一遍,真身却也仿佛打穿了,你们觉得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海师伯,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回我也是莫名其妙就这么给师姐揍了一顿。”神近昭连忙的问起来。
  
  “呵呵,要不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你师父,你觉得怎样?”海师兄拍了拍神近昭的肩膀,神近昭当然是兴奋无比,只不过我面无表情,他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回答,因此不敢回答这问题。
  
  我知道海师兄在考验我,不过少梓的骗术怎么可能瞒得住我,想了想,我说道:“在剑芒瞬间临身的时候,以纯钧剑的瞬移能力躲过剑芒,一闪一现之下,看起来就像是剑芒穿过去了一般,实际上是会有一刹那的闪烁,只不过想要察觉出来,需要很强的观察能力。”
  
  “嘿嘿,说对了,在高速的化身里,也能够进行瞬移换影,从而达到迷惑敌人的效果,少梓可不简单。”海师兄笑呵呵的说道,少梓可是她带起来的,这个时候怎么会忘记往脸上贴金?
  
  龙丘佑给打得还手不能,又因为这化影之法是身法的一种,化道法等同无效,而从刚才开始,化道法就仿佛给死死封印住了,连使用的机会都没有,毕竟少梓没有使用法术。
  
  况且这时候用归元法,一旦目标选错,在冷却时间内就等同把小命拱手送人,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龙丘佑难免为难,但他同样在发了疯似的寻找少梓的破绽,不断以大范围的攻击轰向身边的虚影,可惜除了给自己身体招来瓷实的十几剑,根本没法子断定真身。
  
  这场战斗也没有想象中的拉锯战,在单方面的压制下,双方的法力消耗很快失衡,少梓明显胜了一筹,龙丘佑自然是怒火熊熊,因为平日里能够胜过所有对手的招数憋屈的没法使用。
  
  但就在大家觉得龙丘佑失去了翻身机会的时候,忽然龙丘佑怒吼一声,身后顿时出现在一个光影,随后化作数剑轰出,以四面八方射向了少梓!
  
  少梓的身法十二个消失了五六个,但真身显露后,所有幻影尽数返回自身,化作一连串的剑光再度笼罩龙丘佑!在绝对的速度面前,再大的力量,再坚固的信念都会被打破,龙丘佑已经足够的结实,可也不是练剑的靶子,很快就给这些剑光轰中打出了镜子空间,一脸郁闷的出现在演武台上。
  
  少梓的法力消耗很少,除了归元法和天剑无限的法力外,几乎零消耗,任谁看到这局面都会震惊。
  
  “少梓师姐胜!”香菱很快报了结果,而这时候离着比赛开始并没有多久,甚至还有不少住的远的弟子正陆续朝着这里赶过来,只可惜是没机会看这场比赛了。
  
  “不愧是天之境的无限天剑,我输得心服口服。”龙丘佑出来后倒是变得大方得体了。
  
  “你已经很强大了。”少梓宛然笑道,但除此之外并没有过多情绪,只是礼貌性的答复而已,对于道盟,她内心是真的不喜欢,因为自己的师弟师妹,死在了道盟手中。
  
  龙丘佑还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少梓已经飘到了我这边来,我则说道:“想必今日大家都累了,散去打坐休息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众弟子皆应,随后各回各家。
  
  我返回书房后,细细品味少梓和龙丘佑斗法到最后阶段时,引法力和自身剑法合二为一所使用的剑招,只因为这两招皆拥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概,让我瞬间有了一种明悟,所以准备以无限天剑为基础,衍化出更为繁杂的剑法。
  
  而入夜不久,胡清雅就悄然到了外面,询问我是否有时间接见龙丘佑单独求见。
  
  我想了想,这不合规矩的见面,胡清雅应该挡住才对,现在却进来找我,或许有需要我见的理由,就问起了缘由。
  
  “他说数战无不酣畅淋漓,崇拜天之境的剑法和法诀,一定要见你一面。”胡清雅说道。
  
  “这不合礼数,难道他也不避嫌么?”我皱眉说道,主官见面选择晚上明显不太光明正大,回去给道盟诟病也是理所应当,这小子难道不知道影响道盟前程?
  
  “不来都来了,怕已经让道盟的使臣团内部知晓,正是如此,我才决定打扰你。”胡清雅说道。
  
  “大殿见吧。”我只能是站起来,随后缓步来到了大殿,果然,龙丘佑一个人在那等待,看到我时一脸的欣喜。
  
  “龙丘师侄为何这个时候还来见我?难道不知道避嫌么?”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首领,今日和令狐师姐一战,让师侄至今震撼难以平息,想首领能收师侄为徒,传授剑法!”龙丘佑立马想要单膝拜我,我根本不可能让他跪下,一挥手就把他拖了起来,即便他决心跪下,可我现在的实力运转衍天功,不是他能够抗拒的。
  
  “且不说我愿不愿意,大家阵营不同,不合规矩。”我当然选择了拒绝,不说其他,这孩子身份神秘,我本能觉得收下他会出点什么幺蛾子。
  
  龙丘佑看我不肯,脸上全是失落,连忙说道:“师侄早晚会退出道盟……所以不需要夏师公诸于众,只待我脱离道盟,再将我收下即可,恳求夏师同意!”
  
  “什么意思?”我心下一凝,这小子不会输傻了吧?居然觉得天之境剑法好就退出道盟转投我?
  
  “师侄出生懂事,便是被人所利用,所遇之人,无不是将师侄当作达到目的的工具,夏师,我已经厌倦此种生活,看到夏师与弟子和谐相处,我更是决心离开道盟……再也不愿意留在道盟了……”龙丘佑苦叹道。
  
  他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说是男也行,说是女也没错,很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