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三十七章:乔装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衍天剑法!”东方伏把剑法名字喊出,这山崩海啸一样的啸声也此起彼伏,犹如连绵不绝的剑舞,下一瞬间,一道道的紫色剑光在他发动下顷刻朝我轰来!他的剑法倾向爆发,每一剑爆发出的紫光都耀眼无比,啸声也掩盖住了风声,让人难以琢磨剑气所来的方向,好几道剑锋擦过我的护罩,直接将护罩当场打出了缺口!
  
  我的身法当然很快,瞬息间已经绕着他移动了一圈,而他的剑法也快速绝伦,好几次剑风直接和我的剑冲撞一起,震得我持剑的手也颤了一下,这就是东方伏的新剑法,将剑气强化,以重炮的形势狂轰而出,也是和李古仙的无限天剑一般,以法驱剑,可见苦练冥想不是一朝一夕!
  
  无限天剑强于一般的剑法,根源是双重掷咒,一法一剑才能密集如雨,而现在东方伏研究过无限天剑,也弄出了这么一套剑法来,一道接着一道,无论是准头和威力,都超乎预料,而强大的力量促使剑光粗如臂膀,一剑可抵上两剑都不止,可见确实是冲着我的无限天剑来的!
  
  只不过眼下我已经有了新的云天剑势,以后无限天剑将会和时空剑势一样,踏入第二备用剑法了!
  
  绕了一圈,这次不率先出手,一是尊敬他,二来也想要看看云天剑势在劣势中的表现,但在剑法压制下,几乎处于被动的我并没有让劣势继续下去,瞬间就悍然出手了!
  
  “云天剑势!”我念了剑法名,咒诀也靠着手法瞬间推出,接下来,轰的一声,身后的紫金之光瞬间推过,一道道尖锐的剑气,在我舞动剑法的时候,如法术一般狂轰而出,一剑剑,一道道,密集超过天剑无限,而每一道剑气宽厚程度远超衍天剑法,几乎像是推土机一般,使得气浪滚滚向前,将一切全部淹没!
  
  轰隆隆隆!
  
  不绝于耳的剑浪摧枯拉朽,它并非是单纯以直线方向冲击,随着我的挥剑所向,云天剑势的攻击也在不断的交叉,不断的覆盖得到处都是,而剑光仿佛弥留空间的紫光戟,把前方一大片的地方横七竖八的划成了一道道狰狞的缺口!
  
  毕竟是蓄势待发,衍天剑法在这样的轰击下,几乎难以抵抗,想要再出一剑都困难重重,毕竟东方伏已经湮灭于剑光海洋中!
  
  察觉到了危险,东方伏已经在急速退离之中,但剑气的攻击快速绝伦,瞬间冲击下,一道道剑光直接轰到了他的身上,而随着我的**,这些紫色弥留空间的紫金剑气快速的分解后又汇聚在我身后的剑势之轮中,再度组成剑轮,并且将会成为下一次攻击的推动力量!
  
  云天剑势就是运用**天的剑气,攻击后再收回再攻击,连绵不绝,密集程度也远超无限天剑,至于力量,除了我本身的衍天功加成外,还附带了**天的威力,所以这剑气外层是紫金色的,代表的是**天剑气的力量,内里却是漆黑的,是我的纯粹能量,所以威力和攻势都凌厉无比,敌人难以藏匿。
  
  剑响顷刻消失,这时候已经再也感应不到东方伏的气息了,毫无疑问,他出局了,而**天的气息粒子也回归我的身后,组成完整的云天剑势。
  
  我大手一挥,这背后的剑轮也融入身体的每一个气孔之中。
  
  出场后,所有观战者无不是震惊莫名,估计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一战会这么快的结束,而我也有意看了一眼云境上的数据,我的能量消耗不多,除了之前挨了几下擦伤攻击,大部分都是**天消耗的能量,这股能量是引用的,动用它的是我的法力,所以消耗并不比无限天剑大多少,就好比扔沙包,**天是沙包,而将它掷出的是我的力量。
  
  而东方伏那边,确实已经清零了,他的衍天功在根基上本就敌不过我,在加上剑法的压制,输得很惨烈,不过我相信在场的绝无任何一人敢取笑他,因为他的衍天剑法很强大,如果换成无限天剑,很可能也是给压制的下场,当然,每个人使用剑法都有强弱,好比李古仙用来和我对决,我的无限天剑就不是她对手。
  
  “这云天剑势……果然了得。”东方伏沉凝的看着我,估计陷入了头脑风暴,当遇上比自己的剑法要强的招数时,想着怎么破解它成了最大的难题。
  
  “师父,衍天剑法也一样,弟子这招很难去复制,属于沾叶飞花式的战法,借的是外力,而衍天剑法以己身力量为根本,契合天地力量进行攻击,胜在可推广实用化,你是为天之境的无数弟子谋求福祉,稳固天之境的根基,而我的剑法只有我一个人能用,用作开拓进取还行,用来授徒恐怕是白搭的。”我赞叹道。
  
  “嘿嘿,这话中听,不过看了这云天剑势,我也想到了加强衍天剑法的方法,使得这套剑法得以改良,这一战可谓恰逢其时。”东方伏笑道。
  
  接下来,东方伏无疑成了主角,给一大群的弟子门人围得团团转,毕竟大家也听到了衍天剑法是可以传承的,自然是要拜师求艺,至于我的招数,无人问津也正常。
  
  云天剑势本就是外力的运用,等同一件超级宝贝,剑法虽然占据一部分,但主要还是宝贝的强弱,能够激发它获得剑歌的效果和威力,已经是费尽我毕生所学了。
  
  “走之前,记得将激发云天剑势的功法剑诀给师父我一份。”东方伏挤出人群时说道。
  
  我当然不会珍藏,把法诀很快拿给了他,而他也将衍天剑法给我留了一份。
  
  我读取了衍天剑法的剑法口诀和功法口诀,就确定了我的猜想,这也是一种内法外放,紧接着引剑激活发动的法门,虽然准备时间比不上天剑无限的骤然性,但施展而出时威力更胜一筹。
  
  而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圆慈也找到了我,跟我提起了义女华珂出关的事情,这孩子苦修许久,几次回来问过都是在闭关之中,这次总算是出关了。
  
  离开之时,我和媳妇姐姐去了一趟母亲的庄园,和母亲话别的同时,也见了华珂一面,聊起了闭关的种种领悟,也指点了她不少难解的疑难,并且和她好好的吃了顿饭,问及她接下来的打算等等。
  
  孩子现在也已经长大成人了,进步也很明显,我和媳妇姐都由衷高兴,她毕竟从九州界就认我俩做父母,感情很是深厚。
  
  和孩子们不舍话别后,我们俩很快踏上了前往化仙者领地的道路,一路上都是以聚仙盆为交通工具,所以速度很快,并没有消耗太多的时间,我们就到达了腐化的边界,这些年来,随着腐气的入侵,天之境的扩张,边界也已经很接近天之境了,而其他的大势力也同样如此,大战可谓一触即发,也不怪夏瑞泽这段时间的紧凑布局,还有不断的督促。
  
  为了这次前往中枢比赛,我和媳妇姐姐都各自准备了乔装打扮,她还是如二八少女一样的容貌,想要扮成什么模样都轻而易举,所以很快一位仿佛刚出道的道门小女仙就婷婷玉立在我面前。
  
  “嗯,很有当年的模样,令人感觉如人间精灵一般。”我笑了笑,随后拿出了腐化丹给她服下。
  
  “不嫌我以老扮嫩了么?”媳妇姐姐脸上嫣红,接过了腐化丹后,毫不犹豫就吞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