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四十章:犯上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么着急赶时间,平时又不见她着急?她去帮我收回的地盘、人马,还有账本什么的呢?”我皱眉问道。
  
  “这些倒是没有丢,她都按规矩入库了,但丢东西那日,除了星河仙域的地契和账本外,其他仙域的一些地契和钱票都丢了,好在九龙仙域等临近仙域的东西在这里库存不是很多,损失应该在控制范围之内,而且地契都要归档,谁买谁卖都是有记录,想来她偷取了,没有保人和正经身份,别人也不敢买……”周浩行连忙说道。
  
  “嗯,当时地契合约是我亲手交给她,并且让她前往收地,那时候她大可以把这些账目和地契都收为己用,为何却老老实实的入账后,在城主来的前一天,偷走了这么多的东西逃跑?难道是和新城主有关?”我顺着这思路走下去,一时之间让周浩行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家主的猜测不无道理,难道池双是在避开新城主?”
  
  “很有可能是这样,这是在慌不择路呢,你就沿着这条线去查,一面寻找池双,一面也查查看城主的关系谱,是否有个叫池双……不,可能池双都是化名,这池双或许是避开某些事情才躲到星河仙域来的。”我说道。
  
  “是。”周浩行连忙说道,然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的表情,拿出了一张娟帕,说道:“对了,家主,被盗的其中一个库房里,还捡到一张手帕,上面有一行女子的手书字迹,不知道和此事有无关联……”
  
  几个仙家全都围了过来,包括媳妇姐姐也好奇心起,只不过看过了后,全都一脸懵圈,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我接过了手帕,默默念起里面的文字:“你偷我兵符,我盗你库房,两清。”
  
  “偷兵符?盗库房?”我皱眉思考这里面的关联,结果我根本没偷过什么兵符,就看了一眼周浩行,问道:“兵符?你可知道可能与何人有关联?我是有星河仙域的兵符,不过已经交到你手中了的。”
  
  “家主,你说的是呢,兵符我片刻不敢离身的,不过这偷了兵符之事,可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也问过好些仙家,但谁都没有领兵呀,更别说什么兵符了……”
  
  “池双行事干脆果决,一个命令能够毫不犹豫执行,挥剑之处,必是血溅之地,仔细想起来,倒像是个行军的果决性子,难道兵符是她的?那谁又偷了她的兵符?我?那不可能,我和她初次相见,绝无半点瓜葛才对。”我对这件事心生好奇,毕竟背锅什么的最令人郁闷。
  
  “是呀……池双行事干练,确实是个干才,要不是这次的事情,我也会和家主提起重用她的,可如今……哎。”周浩行摇头叹气,颇为可惜得力助手最后居然成了小偷。
  
  “嗯,此事的情报有限,我们自己站在这是讨论不出什么来的,先四方收集情报吧,纵云仙域和九龙仙域那边,都设下侦查她案子的人手,全力调查一遍,若是遇上,能劝就劝,不行就捆来,毕竟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我淡淡的说道。
  
  周浩行连忙点头,立刻吩咐自己的弟弟去做事,也命令了一群道三境四下探访去了。
  
  “家主,城主已经到达走马上任,今日还要遣你前往早会,被我推脱掉了,你看这事……”周浩行一路上也开始和我说起不是很着急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亲自去见一见城主,对了,你说他是要罚我呢,还是会怎么对付我?”我问道。
  
  周浩行想了想,说道:“我问过一些和我们生意有重大关联,颇为密切的几位高官,倒是没看到城主表露出什么恶念,而他带来的文书上,倒是写着让你当左统领来的……但和我们既定的城主差距,还是颇大呀……”
  
  “嗯,统领就统领吧,我先去会会他,看看到底是什么路子。”我淡淡的说道,至少还有官当,说明上头暂时不想把事情闹大,或者是打算麻痹我后再想办法处理,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现在真晶阁和天一银行已经死死咬住这里的经济命脉,和几大仙域嵌合,根本不是他们说要拆就拆的。
  
  “好,但家主还要小心谨慎些,李家覆灭,但刘家也因此崛起了,刘家之前受到李家打压,但却是因为他们行事雷厉风行,我们和刘家一直就没有真正连成盟友……我怕他们坐在右统领的位置上,会不会对我们不利?”周浩行又说道。
  
  “能用刘家,秦家可能是想励精图治,这点不难猜到,毕竟现在秦家虽大,但同样内忧外患,也是戴罪之身,不想惹事稳固局势更有可能,只有稳定了周边的仙域,才能有徐图失去地盘的机会,如果内乱连连,那这城主恐怕早晚给秦家自己调换了。”我平静说道。
  
  “家主所言极是,那我们以后的政策是……”周浩行小心的问起来。
  
  我想了想,说道:“我先回来再说,他们想要个稳定的局势,我们给他一个稳定就是了,如果他们要乱来,我们也不是没有对抗的办法。”
  
  “是,那就等家主去见了城主再说吧。”周浩行连忙说道。
  
  过不了多久,我就回到了领地,并且检查了下被盗的库房等,随后才往城主府那边递了拜帖,想要见一见这新来的城主:秦宗林。
  
  城主府已经被我重建,本来是打算给我自己住的,修建的风格都是我喜欢的天之境旧式建筑,甚至不少雕刻品都是从各地遗址直接搬运过来,可现在给秦家鸠占鹊巢,虽然我也很不高兴,但眼下不是瞪眼找事的时候。
  
  看到我来了,两个秦家的守卫看了我一眼,没什么反应,但旁边两个原来城中的守卫已经是吓得够呛了,因为这城主府都是给我毁了重建的,还有城里还中了一招即墨家的‘寂灭剑’,要不是我补起来,这城市早没了,所以城里的民众传神,都当我是‘超人’呢。
  
  很快拜帖就有了回复,一位师爷模样的中年人从里面出来,和我会过面后请我入内,这师爷是秦家的人,面生得很,一路上和我也没说几句话,而因为不是早会,所以带我进入了城主的后花园。
  
  这里已经是修建完好,植物也都种上了,倒是一派新意,而亭子里一个中年纤瘦的男子,此刻正在品茗等我的到来,我给带入了水榭亭子里,那师爷就给男子遣走了。
  
  “右统领夏七两,见过城主。”我立即拱手行礼,而秦宗林站起来点头,笑道:“看来夏统领是接受了我给与的任书了,不知道这么大的落差,可有什么怨言没有?”
  
  “**主说笑了,我斩杀了旧城主,即便是民心所向,但也免不了以下犯上的罪责,还能坐上右统领之职,想必除了官员们的**,还有城主所在的秦家帮忙吧?”我平静的回答,这事情其实闹得不小,除了让九龙仙域往上面送钱外,还做了不少的事情,而上面有什么样的安排,无论杀罚还是招安,其实都有可能,现在的格局,是想象中的中选,尚能接受。
  
  “夏统领倒是懂得不少,想必也没少在官场上摸爬滚打,既然你来见我,我也不防直接和你交底。”秦宗林想了想,看到我面色无异议,又说道:“你的底细,我们秦家知道得很清楚,九龙仙域、纵云仙域,还有此处的事迹,我们都事无巨细的调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