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四十二章:审视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难道城主认得这字迹?”我诧异的问道,而秦宗林忍不住抓住了我的手,十分关切的说道:“夏统领,此物上书字迹之人,难道就是你们说的池双?”
  
  “应该可以肯定,我统领府管家周浩行应当不会判断错,毕竟还有一些池双手书之物可以互相印证。”我暗道这次是找对人了,就算是容貌改变了,但有些东西却不能改变,这池双应该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早晚暴露,所以能够省去我这么一个敌人,她倒也不介意给我漏点底。
  
  这女子聪明着呢。
  
  “唉!这是小女,秦曼阑,当年领大军驻扎一片仙域,最后中了别人的诡计,大军给人调走,自己怕给问罪,便不敢返回秦家领责,当了逃兵浪迹天涯去了……真没有想到现在不但成了逃兵,竟还成了如今的小贼!真是气煞我了!”秦宗林一边叹气,一边是气得够呛,估计也没少给这事折腾。
  
  “竟还有这事……”我一脸的震惊,当然心中却平静之极,又问道:“那城主这次来星河仙域……”
  
  “哎,一半的原因,正是为了寻找小女而来,要不然以我在秦家如今的地位,家父是绝对不会让我大材小用而坐镇此地,这孩子平素里顽固,也极好面子,受此重挫竟一去不返,真没想到是被盗了兵符……”秦宗林摇头说道。
  
  “如果下官早知道池双便是城主的千金秦曼阑,便将她拦下好了……可眼下打草惊蛇,她知道城主您要来,就偷了那么多东西,变卖得钱财后恐往九龙仙域,亦或者其他中枢而去了,要找到她恐怕不易。”我苦笑道。
  
  “来晚了一步,真是来晚了一步!”秦宗林咬牙说道,随后似乎抓住了希望似的看向了我,说道:“夏统领在其他仙域的势力不小,而眼下天一银行和真晶阁的规模也足够的大,不知道可否也帮我一个忙,将小女曼阑找到的话,劝她返回我这里?”
  
  “这个……那我找到她,又该怎么说?”我一脸诧异的问道。
  
  “你就说……秦家已经将此事扛下来了,她就算千错万错,也回来再说!此事断然不可一逃了之!”秦宗林连忙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难道秦家之前出的事,便是此事?”
  
  “唉……正是这件事,所以上面觉得我们秦家包庇家人,故而才治了重罪……也怪我当时太过气愤,竟扬言要打杀了这孩子,以至于她如此的恨我,也是我小时候太过宠溺了她的缘故……”秦宗林摇头说道。
  
  我也一脸的可惜,说道:“池双行事作风果决,有城主您的风范,这次恐怕有内情在里面,才让她铸下如此错误。”
  
  “为了她的事情,我们秦家真是操透了心思,她却是逃走了,还躲了起来,这几年来,秦家为了给她扫除那次的事情,确实是百般波折,多少的家族冷眼旁观,尚且还有落井下石的……她真是该死呀!”秦宗林咬牙说道。
  
  我看他因为找到女儿的踪迹而变得情绪不稳定,就知道秦曼阑所做的事情影响有多大了,不过相信她也是知道了错误,所以隐姓埋名的,而留在这里的缘故,怕也是有另一方面的想法。
  
  而手帕上的那些字,到底是指谁偷了她的令牌?
  
  数年前的调兵遣将,以位置和时间上来判断,我只能想到一点,极有可能是夏瑞泽干的好事,夏瑞泽偷了令牌,引黑魔兵去围魏救赵,说到底,似乎还关乎天之境的事,难道这秦曼阑已经看出了这点,所以说这令牌是我偷的?
  
  想到这里,我心中顿时一凛,不过我当然不会把这事老实跟秦宗林说,只说道:“城主,你放心吧,孩子固然是没有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过凡事总有万一,不能兢兢业业多年,却因一朝一夕的错误而打杀了,而且此事怕还有内情,我这就配合其他的仙域暗地追踪她好了,但也希望城主能够冷静一些,暂时不要去大规模海捕,以防她心中有了落差,就再也不出现了,等我找到她,一定会好好的劝一劝的,毕竟过段时间,我也会北上参加比赛,她怕也可能会去那边凑热闹也可能。”
  
  “也好,那就按照夏统领说的去做吧,但这孩子的脾性我是知道的,怕是不会愿意听你多说,能抓回来就不错了。”秦宗林苦笑道。
  
  “尽力而为吧。”我点头说道,而秦宗林很快拿出了一块牌子,说道:“我们秦家,在中枢区域还有一些关系,虽然不保证能够帮上多大的忙,不过至少也没有坏处,用这块牌子,联络我们秦家下边的产业,或许一些情报不难。”
  
  “那就多谢城主了。”我接过了令牌,这也是一种身份象征了,就不知道秦家有什么商业,居然这秦宗林连说都懒得说了,怕是觉得自己已经人尽皆知,说出来反倒不美吧?
  
  无疑,哪个大家族手底下没有一些产业用作收集情报之所?所以我也不用有太多怀疑,这肯定是一大好处,而找回秦曼阑,想必秦家也会对我感恩,无论结局如何,都不至于太坏。
  
  和秦宗林继续谈论了一些事宜后,我就告别返回了统领府,然后问起了周浩行这秦家产业的事情,结果让我震惊的是,这秦家不但在军事上有很大的成就,连商业上也是有自己的一套,只不过多是一些酒家和客栈等地方,收集情报,赚些小钱还行,比起天一银行这些,肯定不如,但胜在铺得够大,大部分的仙域都有他们秦家的产业。
  
  和周浩行说了我跟秦家的密议,又联系了几个亲信把接下来的计划颁布下去后,我就让周浩行派人找北狐芸去了,这小姑娘天天混迹外外面,我来了都不见人总不是办法。
  
  结果消息出去了好几天,这北狐芸才姗姗来迟,好在我这段时间都处理星河仙域的事情,对她也不是很在意,要不然肯定要嘀咕两句。
  
  “你总算是回来了?最近可有什么收获?”我忍不住问道,北狐芸一脸的高兴,上下打量我一会,说道:“你样子好像变了不少?可是害怕给人认出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倒是先问起我来了,看来对比赛的事情,好像漠不关心嘛?”我淡淡的说道,北狐芸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这不是还有一段时间么?这么着急找我回来,你这是急着想要参加比赛呢?还是想我了?”
  
  我轻咳一声,说道:“我这除了比赛,还有其他事情,什么叫想你?想你又能怎样?”
  
  “想我呀……”北狐芸给我这一反问,顿时对我的厚脸皮是有些不知怎么反驳了,而踌躇间,媳妇姐姐和茅楚楚听到了消息,一前一后的从**出来了,看来分出主次了。
  
  但媳妇姐姐看着北狐芸,这回又互相大眼看小眼起来。
  
  这段时间媳妇姐姐都跟茅楚楚帮忙处理星河仙域的事情,闲下来的空间则相邀对方去城里逛逛,感情倒是熟络了不少,让我省了不少力气拉近她们的关系。
  
  但这北狐芸对她而言,和新来的没什么区别,而且她从里面出来后,对北狐芸的回答似乎不大感冒,说道:“你就是北狐姑娘?”
  
  “你又是谁?”北狐芸又再度用审视的态度看向了媳妇姐姐,这小姑娘仗着有个鬼师父,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媳妇姐姐一来就没打招呼,她怎么会给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