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四十三章:圆滑
  “我是谁都与你无关,不过你要是还想和他一起去比赛,就绕不开我。”媳妇姐姐淡定说道,那双黑眸中透着明亮,让北狐芸也有些拿不准脉,只能凝起眼眸,说道:“呵呵,算起来,夏大哥的女人可就多了,楚楚都没说什么,你就已经自己镀上了金身了,谁知道在夏大哥心里算是什么?”
  
      媳妇姐姐看向了我,目光中多有责备,我尴尬一笑,然后轻咳说道:“她不但是我的师妹,还是我内定的妻子,这点毋容置疑,北狐姑娘,希望你能够和天师妹好好相处。”
  
      “啊?”没等北狐芸发出声音,茅楚楚已经诧异出声了,媳妇姐姐对我这回答很满意,嘴角弯起了一抹弧度,笑道:“正是如此。”
  
      茅楚楚看着媳妇姐姐,很快就嘟囔说道:“我就知道看起来没有那么简单嘛,不过夏大哥正是有九两姐姐那样的妻子,才能够配得上……”
  
      媳妇姐姐并没有理会北狐芸,转身看向了茅楚楚,说道:“情感这些事,其实复杂无比,即便是成为了他的妻子,恐怕也无法全部占有他,你该明白,他所处的环境和地位,注定就不是一个人能够帮上他的,所以就算你加入进来,我恐怕也会难以拒绝。”
  
      我心中叹了口气,这样的大局为重我经历过何止一次,但最快能够达到目的,最稳妥的办法,无疑是联姻,而当把这样情感捆绑变成‘合作’的一种,无疑也是最悲哀的,可显然没有办法去拆分它们。
  
      “我知道,男子三妻四妾也是寻常,我父亲就有三个妻子……包括北狐姑娘的父亲,也有两位妻子。”茅楚楚苦笑说道。
  
      “你提起我做什么?还有,你叫她姐姐?看起来她也不过十五六岁左右罢了!”北狐芸有些不高兴起来,茅楚楚吐了吐舌头立即不吭声了,反正话都说完了。
  
      我轻咳一声,心中暗道怕这是你们争吵的理由吧。
  
      不过媳妇姐姐把头发扎起来后,半露出了额头刘海,确实看起来太年轻了,现在凌天都看起来比她还成熟呢,我一开始当然也很难接受这样的形象,不过想着来到了化仙者领地,确实年轻就是一大化妆优势,除了能够让敌人忽视实力,也不会把她联想到本尊身上,这再好不过了。
  
      不过,也让北狐芸觉得跟自己年纪差不多,顿生竞争之心,加上容貌上差距虽然不大,可到了这个等级,就算美那么一点点,那也是威慑力爆棚的存在,即便没有男子在一旁,两位阵营不同,恐怕都是互相抬杠,更别说我两边都有粘连,也就微妙了。
  
      看了一眼媳妇姐姐,我说道:“师妹,你们逛街回来了?”
  
      结果这成了废话,她根本就没搭理我的打算,而是继续和北狐芸互瞪着,并且说道:“难不成我还把你当成姐姐来看?”
  
      北狐芸脸色阴郁,她从小就是天才,骄横也习惯了,给别人看不起是首次,顿时说道:“至少也不会比你小,我可说好了,你现在不过是他的师妹,还没嫁给他,别觉得自己真的高高在上了,我和茅楚楚不是一路的,犯不着随着她叫你姐姐!”
  
      “随你。”媳妇姐姐根本不在乎她。
  
      我哭笑不得,这北狐芸也是很孩子气,不过现在这情况,我也不好去插话,而媳妇姐姐也懒得去管她,看向了我,问起了我人来了,何时出发的事情。
  
      “既然一切就绪,师妹,我们这就可以出发,就看北狐姑娘的情况了。”我看向了北狐芸,北狐芸泛起一抹冷笑,说道:“我得看看我师父怎么说!”
  
      “哦,平时倒是没见你问,也好吧,你问问前辈什么时候可成行。”我笑了笑,感觉这鬼师父的踪影,结果很显然在这城市里,想要找到这阴森森的女鬼,可不容易。
  
      而北狐芸传音完毕后,却看了一眼媳妇姐姐,显然是一脸的不信的表情,但最后还是说道:“走……走吧!”
  
      我淡淡一笑,看来那鬼师父是嗅出媳妇的熟悉而可怕味道了,只要是个鬼,对媳妇而言都不算什么。
  
      我把聚仙盆召唤出来,随后率先飘到了上面,而媳妇姐姐和茅楚楚也很快站到了聚仙盆的那层镜膜上,至于北狐芸,有些警惕的观察着媳妇姐姐,随后才飘到了我身后的位置,眼睛估计还瞅着媳妇姐姐呢。
  
      和周浩行兄弟道别,交代了首尾后,我就缓缓的飞出了大殿,而临行之际,随着周浩行跑来亲自送别,这郑纱织也飞似的跑出来了,一边要拦住我,一边还说自己要去什么的。
  
      “你别去了,星河仙域还需要你来帮忙镇守,天一银行和真晶阁也离不开你,这一路上危险重重,你去不适合,而且你跟着我们去,不也是没事干么?”我苦笑道,这郑纱织也是有点太高看自己,某种意义上也和北狐芸一样,把自己放在重要的位置上,觉得离开她地球就不转了。
  
      “可是……可是小姐姐不也没事做么?我顶多去了,给你们打下手就是了……我也是道三境呀,我可以的,让我去好不好嘛?”郑纱织央求道,这口中的小姐姐说的是媳妇姐姐呢,看得出她以前虽然高高在上,但现在经历那么多事情,知道重要的人自己终究不能小看,所以遇上媳妇姐姐那样的存在,就用了这别致称呼。
  
      “我师妹有要事在身,况且这一路多是赶时间赶路程,你去了也是大眼瞪小眼,就老实在这里做出成绩吧。”我也不和她废话,给周浩行使了下眼色,这老兄弟立即就说了一大堆郑纱织没做好的工作出来,把她要跟去的念头彻底打消了。
  
      我也加快了聚仙盆的速度,一下子用震雷翅把他们甩得不见踪影。
  
      “这叫郑纱织的小姑娘长相如此标志,平素闲在家的时候我就注意过她2,举止神态也颇为得体,可知出身高贵,虽然脾性随意妄为了些,但看得出来,也是真心喜欢你呢。”媳妇姐姐笑道。
  
      “这……不适合,她出身九龙仙域,是原城主郑西伯的千金。”我哭笑不得,她父亲还在我手里掐着呢,这郑西伯作恶多端,但女儿现在却在我这打下手,不好将他打杀了,所以我现在考虑是开个监狱先关个几十年什么的,所以这些天等北狐芸的机会,也开始着手这方面的事情了。
  
      媳妇姐姐‘哦’了一声,似乎已经想起了我说过的事情,也就不再讨论这郑纱织了,而茅楚楚怕是觉得媳妇姐姐有兴趣知道这些事,就事无巨细的又说了一遍九龙仙域的过往。
  
      媳妇姐姐只能认真的听着,而这两人热谈,倒是把北狐芸晾在了后面,甚至一路上,媳妇姐姐和茅楚楚话题不断,把九龙仙域的事情说完后,又开始了一些世俗风情的问答,毕竟媳妇姐姐也是第一次和化仙者当朋友,也会问起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甚至还说起了一起逛星河城时候的趣闻等等,两个女子天南地北的胡侃,倒是成了旅途美好的风景线,让我在一边也偶尔享受到不少乐趣。
  
      北狐芸这两天里,都是黑着脸打坐,虽然详装修炼,但看似平稳气息却怎能瞒过在炼气上如此熟悉的我?我们稍微聊到尽兴的时候,她的气息就难免波折不断,可说是煎熬。
  
      我有意让她的脾性打磨圆滑一些,也就懒得去叫破她此刻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