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四十六章:同舟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我在后面给你覆盖式的全方位辅助进攻,你只需要**陷阵,拿下敌人首级就是了,这还不好么?”我笑道,北狐芸顿时犹豫起来,这七枚剑芒星球齐发的可怕她就是想象都能兴奋起来,不过条件是这东西可就成我的了。
  
  “那我岂不是要或在你的阴影之下了么?”北狐芸说道。
  
  “放心吧,我会老实坐在聚仙盆上面,把一切都做得跟你来指挥一样,而队长也是你,最后就算选择了我,我就算弃权也不会要这天选者的名称,你也知道我自身的情况,成为化仙者的天选者对我没有半点好处,况且……你应该还有比这两样东西都珍贵的宝贝当杀手锏吧?”我拿起了群星缭绕,将七个星球一起控制在手中,它们移动罗列,绕着我的手心飞行,无比得心应手。
  
  “那件宝物虽然珍贵,但却并非星域宝具一类的存在,威力相对而言更不可同日而语。”北狐芸嘟囔道。
  
  “能用和不能用,是有区别的,贪多嚼不烂,这两样东西刚好我能够使用罢了。”我说道。
  
  “好吧……那可说好了,到时候要是你半点作用都没有,或者没办法把我送到冠军位置,我可要收回这两件东西!”北狐芸说道。
  
  “理所应当,不过你如愿以偿的话,这两件宝具也归我所有。”我笑道,而茅楚楚则看着我手中的群星缭绕,颇为觉得自己没用。
  
  我当然不会让她空手,拿出了几件为了比赛而让韩珊珊加工而成的宝贝,将它们交到了茅楚楚手中:“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宝物,上次的宝贝坏了几件,这次我弄来了更好的,想必会给你很大的助力。”
  
  茅楚楚一看这些宝贝除了护心镜,还有各种自己趁手的宝贝升级款,顿时高兴的一件件祭炼起来,这些东西实际上对她来说比群星缭绕要厉害,趁手和可控制不是一个概念。
  
  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来到了九龙仙域,来这里的原因很简单,毕竟佳儿和小荷都在这里,而且还有数十位道三境的员工,给自家的员工好好的鼓励是必然的。
  
  九龙城的情况还算不错,生意虽然遭受新城主的冲突,但还算按部就班的运行,听说化仙者的银号后台也再次的蠢蠢欲动,从新以大笔资金进场占领九龙仙域的市场,不过因为之前天一银行清理得很干净,所以现在就算进场也失去了先机,就算开出了很低的借贷率,光顾的也不是很多,加上宽裕的时间给天一银行的调整,想要再从九龙城拿回原来属于它们的一切,显然困难重重。
  
  知道我的到来,这九龙城的新城主当然给我递来了请帖,邀我当晚参加九龙仙域商贾们的晚会和宴请,我倒也没有拒绝,毕竟新城主久攻不下,应该也想找个台阶下,就算打算加深矛盾和下挑战书,我也不会怕了他。
  
  参加晚宴,大部分都是熟人,因为都跟我的天一银行借过钱,加上之前救过他们的产业,所以很多商贾对我都感恩戴德,当然,就算现在打算投到新城主门下的,现在看到我后,也不好和新城主走得太近,毕竟天一银行占据了太多的优势,也掐住了他们的命脉。
  
  我的到来,让万宝阁的老掌柜万方宁一路是笑得合不拢嘴,跟在我后面大有二号人物的势头,而除了我之外,佳儿和小荷都跟在了后面,包括媳妇姐姐和茅楚楚、北狐芸都参会了。
  
  大家都想要看热闹。
  
  晚宴开在了当年郑家的豪华宅邸,而我们入场后,新城主也很快出现了,这是一个精瘦的老者,双目微眯,有些驼背,穿着上却相当的奢华,金红相间,骚包得不行。
  
  “呵呵,夏统领,初次见面,有失远迎,老夫詹顺东,可是久仰阁下大名呀。”老者笑呵呵的说道,目中却有商贾才有的精明,看得出这是后方为了钳制我而派下来的老油条。
  
  “先恭贺詹老荣登城主之位,这次来得仓促,也没带什么好东西,小小礼物就不成敬意了。”我看向了佳儿,佳儿立即捧着一方宝盒款款上前,将盒子打开,一枚彩光盈盈的圆球出现在众仙面前,这里面符文流转,能量惊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詹顺东脸色也不禁微变,这件宝物当然能入他法眼,也不止是他,其他仙家也都惊呼出声,显然放到哪儿都是一件值钱宝贝。
  
  “夏统领如此贵重的礼物,老夫可不敢受了,此番请夏统领来,是有要事相商。”詹顺东倒是没敢收下,不过正因此,也让我知道他的胃口可不是这一件宝物,很可能是整个天一银行和真晶阁!
  
  我淡淡一笑,仍然把礼物不声不响的让佳儿交到詹顺东身后收受礼物的台上,然后说道:“来而无礼,怎么能好好谈话,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慢慢再说,礼数还是要尽到的。”
  
  “哈哈……夏统领太客气了,也好,那我们就慢慢谈谈九龙仙域的事情好了,里面请。”詹顺东笑了笑,最后也没有拒绝,因为他之前已经表过态了,你再坚持要送,他也会收,反正最终目的是什么都拿下,早晚也不少这件。
  
  我看他把手伸向了当时郑西伯把我引去的会议室,就知道他不过借宴会来找我摊牌而已,也不打算藏着掖着,跟着他就去了会议室,至于其他人,是没办法进来的。
  
  坐在了詹顺东的面前,我表情冷凝,说道:“最近城主步步为营,蚕食了不少我天一银行的份额,该不会是不打算好好相处了吧?”
  
  一瞬间,詹顺东脸色也跟着阴郁下来,说道:“夏统领这话说的是不是太没有来由了?正常的商业竞争,总不能还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况且夏统领当时挤兑兼并九龙银号,空手套了整个郑家,还把郑家安排到了星河仙域去了,这一手可也用的够狠的,也不见得比老夫光彩多少吧?”
  
  “呵呵,郑家可是我帮着渡过难关的,我也是背了不少风险,恰巧运气不错也才有了今天,同时还让九龙城许多商户存活了下来,不至于让九龙银号逼死不是?为富不仁和同舟共济,这可是本质不同。”我淡淡的说道。
  
  詹顺东面色继续黑沉,说道:“郑家是怎么一回事,恐怕夏统领心中比谁都清楚,既然把事情撂开了说,老夫也就实话实说了,上边派老夫下来,除了九龙银号的事,就是郑西伯的案子了,你以寻常商贾的身份来到九龙仙域,用数万的劫雷晶却撬动了几乎整个九龙仙域的财富,而且获利最多,连郑家都被扳倒了,理应嫌疑最大,不仅是老夫怀疑,上面也对你研究透了,如今你只有一个选择,把吞下去的吐出来,否则若是让老夫继续调查下去,往后绝非有好结果!”
  
  我冷冷一笑,说道:“白的能够点成黑的,找到我的黑料,你就觉得能吞下我在九龙城努力打拼下来的一切?阁下是欺我无根无萍呢,还是觉得自己背后势力足够大,就算是用强都能把我逼走?”
  
  “呵呵,夏统领如此有持无恐,怕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吧?九龙城可不是你们这些散家闲货玩得起的,你若是执迷不悟,这次算是老夫最后通牒,怕不用多久,你便会知道上头的雷霆之威。”詹顺东阴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