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四十九章:仲裁

  
  “嗯,她在前面探路,正面遇上了靠近的即墨光如,现在不放他过来也不行了,他是这次比赛的仲裁者。”北狐芸说道。
  
  她的话说完,一道光影比我感应到它时还要快的来到了我视线企及的地方,这让我皱了皱眉,鬼师父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即墨光如拥有来去自如的实力,双方对上的时候,要保护小的恐怕都很难做到。
  
  而鬼师父并没有继续接近,同样到了我们视线能见的地方停下了气息,并且融入了黑暗之中。
  
  即墨光如没有半点停留,一瞬间就到了聚仙盆的前方,看着聚仙盆周边浓重的黑云,他眉心拧了一下,而神情更是针对起我来,说道:“这片地方,十数个轩辕家雇佣来的仙家气息都消失了,看来是你们懂的手脚吧?”
  
  “呵呵,不好意思,我们听不懂前辈说什么,这里居然有十几个轩辕剑雇佣来的仙家?早知道我跟他们打打招呼才是。”我冷冷一笑,这事明摆着是我干的,但轩辕家也不干净,难道你即墨光如不清楚?
  
  “我是此次比赛的仲裁,自然不会让人在这里动手脚,轩辕家想要动歪念头,我不会放过,但你若是还想继续使用九龙仙域时候那一套,劝你还是收了这心思。”即墨光如刻板的脸上多了一抹萧杀,一副正义之士的表情,而即墨家似乎向来如此,至少他女儿也是这么刻板。
  
  “原来如此,那可就有劳即墨前辈这段时间继续操劳了,不过九龙仙域那一套是哪一套?晚辈可不太清楚,难道有钱自己给自己下点注玩玩都不行么?”我笑呵呵的说道。
  
  即墨光如冷哼一声,道:“你在九龙仙域所作所为,可不是什么秘密,自己心里难道就没点底?参赛者不能下注,若是给我发现你动了这心思,这次比赛,我有权将你归到败者一方,请你好好掂量吧!”
  
  我心中暗暗不爽,说道:“也好,我不赌我师妹赌总没事吧?我师妹不赌,鬼师父赌你又能拿她如何?”
  
  “看来,你是不见黄泉,不知死活了,若是靠这个影响了比赛,大可试试我好不好说话!”即墨光如阴沉着脸,一甩袖子就绕过了我们,往后方去了,估计是要调查那些道三境仙家消失的。
  
  “慢着。”我当然不会让他就这么随意去找证据。
  
  即墨光如停下了身影,却没有转过身,我则笑道:“轩辕家派出了雇佣兵,杀手来干扰我们的比赛,你总要管吧?他们转了几手,换人下注赌博,你总得管吧?”
  
  “若是证据充分,必然也不会让他们胡来,这是我此行缘由!”即墨光如冷冷说道。
  
  “原来如此,若是再来几个,我就把他们留下来,不知道他们承认是轩辕家的人,那我们这场比赛是否就能不战而胜?”我问道。
  
  “呵呵,想得美,除非是比赛者亲自下的命令,否则本仲裁官无权取消其资格,顶多是将事者绑送天城。”即墨光如说罢,嗖一下就飞走了,根本不打算搭理我多一秒。
  
  这也是运气好的了,至少即墨家还算公正,虽然是想要找出我犯事的证据,替自己女儿报仇,因此故意死盯着我不放,但换了别的家族来仲裁比赛,恐怕黑幕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现在局势显然对我们不利,就算雇佣兵承认了是轩辕家派来的,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只要找个背锅的,立马什么事都没有了,但我这边只有这几个人,可没有谁能背锅,所以错一步就得失去资格,实际上也是不太公平。
  
  而下注方面,也得是找鬼师父或者媳妇姐姐来了,但媳妇不好去赌,脏了她的手,那只能是鬼师父去干这事,所以我看向了北狐芸说道:“让你家鬼师父前辈帮个忙好了,我逢赛必下重注,不下总感觉自己太亏了,你能不能让你师父帮忙下注呀?她的话估计谁要找麻烦都难,连即墨光如都认不得她名字。”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让我师父去赌钱?你怎么不让你师妹去?”北狐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似乎觉得我舍近求远不但,也有把她师父看低了的意思,自家堂堂师父,给你打下手去赌博,实在有失体统了。
  
  “这不是我家师妹是明面上的人么?现在情报肯定都到即墨光如那了,让她去填上天九两的名字,岂不是明摆着直接告诉仲裁官是我干的么?”我苦笑说道。
  
  “这……那不赌好了,反正让师父去,怎么都不行。”北狐芸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媳妇姐姐,轻哼一声,她对媳妇姐姐可是抱不少意见的。
  
  “轩辕家肯定给自己的队伍下了重注,要不然不会那么卖力,我们刚来就受了他们这么大的欢迎礼,难道你不想赚他们一笔报仇?”我怂恿道,北狐芸根本不吃我这套,直接又摇头了,对她而言,钱都不是事,连星域宝具都能给我,她要在乎钱早拿去卖掉了。
  
  “师妹,你也不想抛头露面吧?”结果大家僵持不下的时候,我看向了媳妇姐姐,媳妇点了点头,远处黑暗处,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既然不方便,那就让老身来吧。”
  
  “多谢鬼师父前辈。”我顿时高兴的起来,但还是看向了北狐芸,挤兑说道:“你看看,还是人家老前辈通情达理,我和你说,能消弱敌人的一切手段,都不要觉得麻烦,来而不往非礼也,他派人来杀我们,我们也要让他们损失才对。”
  
  “师父!你……”北狐芸很不理解为什么明明她可以不答应的事,偏偏她师父就答应了。
  
  我看向了媳妇姐姐,她袖子掩着嘴,眼睛却狡黠的弯成了圆弧,看得我神魂颠倒,就差没把她当场**了,而茅楚楚一脸的莫名其妙,说道:“鬼师父真好说话。”
  
  北狐芸跺跺脚,只能是气鼓鼓的坐到了一边,继续生闷气去了。
  
  我也不理会她,继续控制聚仙盆往阳神城飞去,我飞行的速度并不快,和一般的飞行器速度没什么区别,这也是想趁机让即墨光如帮扫除障碍,有他当保镖,我也剩下不少功夫,毕竟知道对方派来的是雇佣兵,就没必要和他们较真,就算杀光了,他们也不过是损失定金而已,尾款怕都不用付了。
  
  几天的时间,这即墨光如果然偶尔会四处出现在我能够探查到的位置,他对我的防范比对轩辕家的防范还认真,估计也从自己女儿口中得到了我在九龙城闹翻天的行径,所以重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这亲力亲为的势头,她女儿简直遗传得一模一样,不过正因为这样,也给了我不少好印象,至少即墨光如没有以这个身份来作奸犯科,因为他本来有这个能力,没有用上就是一种原则操守。
  
  而直到阳神城的城外,轩辕家似乎知道有仲裁者在盯着我们,所以并没有再派后续的雇佣兵来,而且之前损失了十二位雇佣兵,也摸不清楚我们的道,甚至还把这即墨光如给怀疑上了都说不定。
  
  不来就算了,反正我也乐见其成。
  
  前方,一大片星群很快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这阳神城繁华无比,比之一路上来的星域繁华十倍,整个界面上几乎都是庄园,简直像是地球的城市化一般,这化仙者居住的数量可想而知。
  
  进入了繁华的阳神城,根据我们获得的参赛信息,很快就找到了一处临时休憩的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