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五十章:畅谈

  
  这庄园非常的庞大,四周空荡荡的,就算谁要来闹事,都能够提前知道,而庄园中房子也足够多,估计也照顾到了参赛者的随从什么的。
  
  我们刚到了门口,一个看似管家打扮的道三境飘了出来,询问起了我们的身份,北狐芸是队长,在九龙城倒还没什么,但从现在开始,一切事情当然都靠她来打点,毕竟领导能力也是天选者的考量之一,所以她很快就介绍了自己,顺带将我和茅楚楚、媳妇姐姐的名字都做了登记。
  
  那一身素袍的年老道三境连忙引我们进入庄园,并且介绍起现在的状况:“现在离着比赛开始,还有四天左右,几位仙家可以在此好生休息,有什么事情,尽管使唤我便是了,就算是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随意问我,不用太过客气。”
  
  “那就多谢道友了。”北狐芸一副大家闺秀,款款大方的样子。
  
  “呵呵,倒是姑娘比老夫还客气,又如此的通情达理,想想倒让老夫之前的担心多余了,话说回来,毕竟另一队比赛的仙家,倒是不怎么客气,老夫的好朋友接待起来,颇为吃力,啊……对了,忘了说了,老夫叫做李卓瑞,此处是老夫自己的庄子,北狐道友、夏道友、茅道友,还有这位女仙家都快请跟我来,我会带几位道友前往收拾好的房间。”老者开始介绍起周围的房子,这庄园看来应该是给城主比赛所征用的,所以除了老者自己外,还有不少上三境的弟子仙家作为仆从,在这庄园中干着其他的活。
  
  当然,这种格局使得整个庄园有不少大家庭的味道,不至于死气沉沉。
  
  “李道友,对面比赛的选手名字,可都有么?其他方面的情报,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一份?”我还确实不客气问起来。
  
  李卓瑞想了想,苦笑道:“夏道友说笑了,对方的情报按照规矩,我们是不能透露的,不过相信以道友的能力,要知道应该不难才对。”
  
  “好吧,那不知道这阳神城里,哪里能够探得这些情报?又哪里可以下注赌钱?”我又问道,这让北狐芸对我一阵的鄙视,对李卓瑞说道:“李道友莫要理他,他就是捣乱。”
  
  却不想李卓瑞捻起了胡子,微笑说道:“呵呵,倒也没什么,青年人嘛,但凡换了谁都是会这么问,其实这些情报,坊间倒是不少,老夫虽然不能说,不过却可以介绍人给几位道友,而几位只消报上老夫的名字,相信坊间的道友应该都会行个方便的。”
  
  北狐芸顿时目瞪口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一边晾着去,随后和李卓瑞小声的又问起了这里的黑市,以及一些藏在黑暗中的一些事情该怎么去了解,这李卓瑞果然没有藏着掖着,虽然没有说具体的地方,不过却把一些人的名字告诉了我,我当然不会吝啬,拿出了一袋子的劫雷晶揣在袖子里悄悄递给了李卓瑞。
  
  这顿时让老头眉开眼笑起来,拱手忙说道:“也不劳烦夏小兄弟亲自去了,今天老夫就让他们来亲自见你就是。”
  
  “李老还真是交游广阔,让兄弟佩服。”我拱手会心一笑,暗道金钱开路,倒也省下不少的功夫,不过某些事情,还是需要自己去办的,谁知道这老头是把我当冤大头要坑我?
  
  “哈哈,小兄弟太客气了,老夫和你一见如故,愿意帮忙嘛。”李卓瑞喜不自禁,一路介绍这里的房子和基础设施,一路是联络一些道友,准备来这里提供各种各样的情报了,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
  
  北狐芸对我的市侩看得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估计已经刷新三观了,毕竟大小姐在家呆久了,对这些事物肯定不如我清楚。
  
  还没等我们入住,李卓瑞的一些道友很快就上门服务了,几乎还把轩辕家参赛者的情报翻了个底朝天。
  
  可还没等我开始消化这些情报,即墨光如也上门了,估计是看到太多的仙家,一副熟门熟路的送上门,也开始怀疑我要搞大事了,当然是要监视我一番,别到时候阳神城也给我坑一把狠的。
  
  有即墨光如坐宴席一旁,我这问询的尺度当然也要缩小了,只是旁敲侧击了大家的生意,然后问起了一些黑市里的商业环境什么的,就以喝酒交朋友为主,度过了这一天。
  
  而本来以为有生意上门的大小掌柜们一看到即墨光如,一个个也都三缄其口,不大敢说话,都是我问什么,选择性中庸的回答什么,不过我也是老手了,就当是先交朋友再谈生意,给大家展示了财大气粗后,才把这群道友全送走。
  
  眼看这些大小掌柜离开,这即墨光如得意的冷笑看着我,道:“看来你到了哪儿,都是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嘛,只可惜,这一次恐怕如意算盘要打空了。”
  
  “确实,拜你所赐,今天混到的消息不多,不过你就不怕我们到时候赢了,你也成了我们的功臣?”我笑呵呵的问道。
  
  “什么意思?”即墨光如皱起了眉。
  
  “你在这监视我一整天,要是我们赢了,轩辕家恐怕会觉得你是我们这一方的吧?比如仲裁比赛的时候,偏颇我们一些?”我淡淡笑道。
  
  即墨光如眼帘瞬间睁大,一把就拎起了我:“你小子敢设计我?”
  
  “前辈,放轻松,我只是打个比方,把自己心里的顾虑说一说,我也怕你跟着我太紧,给别人怀疑嘛。”我嘿嘿一笑。
  
  即墨光如阴冷的看着我,估计也对自己这光明正大,却即将要给小人怀疑的举动吓到了,要是真给有心人捅上去,就算他平日作风硬朗,也免不了给人怀疑的。
  
  “怎么?前辈还打算留在这里?那要不要我请李老给您安排个房间?我们彻夜通宵聊个痛快?”我继续挤兑他。
  
  即墨光如冷哼一声,怒甩大袖消失不见。
  
  我坐在了走廊那,看着远处消失的光影,脸色也阴沉下来,这即墨光如四处找我作对,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次不给他来次教训,恐怕第二场比赛也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
  
  不过这即墨光如还是明面上的,曾子仙给我害得连先天腐气都丢了,曾家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让我好好比完这场,他们才藏在黑暗中,没准什么时候要把陷阱翻起来呢。
  
  媳妇姐姐也跟了出来,坐在了我身边,看着漫天夕阳余辉,脸上带着笑容:“这即墨光如好像给你气得不轻。”
  
  “简直是条疯狗,这些日子怕他就没干什么,就光盯着我了。”我苦笑道。
  
  媳妇姐姐拿起了我的手,一边抚着,一边道:“不过你需要知道,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心思还需放在比赛上,情报可是说了,古轩辕家一次派出了主家的子嗣,又将拥有旁系血脉的异姓子嗣派出来,绕了这么大的弯子来打擦边球,肯定是因为两个子嗣都具备争锋冠军的能力,这样的强强联手,恐怕也不好对付,而且轩辕家带了巨大的战船来,行进之时,传闻恶兽低鸣不断,这情报也值得我们注意。”
  
  “古轩辕家的子嗣轩辕辉是队长,而这一家在化仙者之**了不少战神,显然擅长近身战,至于这恶兽,应该是这旁系的子嗣,叫庚秀的女子才对,只是情报太少,恐怕还得多收集才行。”我想了想说道,其实这两个因为太过明面,情报太多,让我不是很在意,我反倒对这第三位更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