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五十二章:成谶
    ,!
  
      “夏七两,你现在才知道你的为人?”即墨光如冷哼道,我则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真是曾家?”
  
      即墨光如被我套话,阴冷说道:“是哪一家,你自己理解,你干了什么仙憎鬼厌难道自己不知道?”
  
      “呵呵,我可不知道。”我也没打算继续跟他扯下去,现在敌人已经对我动手,威胁到这里的安全,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就说道:“仲裁官,既然你不能保护我们的安全,那我可不敢保证,另一队参赛者的安全能够有保障,反正我不知道谁家攻击我,那我挨打,轩辕家派出的那一队也肯定好不到哪去。”
  
      “你什么意思?”即墨光如凝眉看了我一眼,有些些不理解我的意思。
  
      “这还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无论谁来骚扰我们,我们尽管骚扰另一队就好,反正冤有头债有主,谁打我们我们就打另一队,我们受到什么样的进攻,对方一队也一样受到什么样的进攻。”媳妇姐姐伸出手,身后一群鬼兵鬼将顿时消失不见。
  
      即墨光如瞪着媳妇姐姐,说道:“若是我发现是你们动的手,立即取消你们的资格!”
  
      “现在挨打的是我们,你现在怎么不取消对方资格?”媳妇姐姐反问道,这让即墨光如怀怒哼一声,不打算和个小女孩争辩,就看向了我说道:“我会和叶家沟通,往这里加派人手,阳神城也不是哪家势力想怎样就怎样的!”
  
      “那可就拜托仲裁官大人了。”我冷笑回应,而等他一走,我就带着媳妇姐姐返回了庭院,而自己坐着聚仙盆,分别在庄园方圆十里外的地方埋下了雾霾大阵,并且启动了从聚宝盆里拿出来的一大堆阵器预警,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只要有敌人传过来,立即就会有所警报。
  
      做完这一切,我拿出了镇云歌,用自己如今化仙后的所有法力,把惊蛰这一面的镇云歌启动,使得其中十五名真仙全都给召唤出来,这些真仙一个个此时虽然不是栩栩如生,但也已经隐约有了形象,就连属于东方伏的形象,也如同用泼墨画画出来了一般。
  
      不过也别小看这些看似泼墨画的人物,因为力量全都集中他们身上,所以一个个都是厉害无比,绝对不是一般道三境能够对付的,我拿出了一面玉牌,随后快速将这里面的信息符文化,将他们打入了这十五名真仙的符文中,这些真仙顿时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道的光影全都朝着轩辕家的参赛队伍所在庄园飞去!
  
      他们会按照我的命令,对这庄园进行无差别的攻击,反正敌人怎么对待我的,我都会怎么攻击另一队参赛队伍,不管骚扰我们的是曾家也好,轩辕家也罢,甚至叶家、即墨家或者什么家族,最后兜兜转转也不过回到参赛队伍之中!因为轩辕家不会让自己的参赛队伍受到这样的对待,如果是曾家骚扰了我,轩辕家为了自家队伍安全,也会找上对方。
  
      没过多久,很远处的轩辕家参赛队伍那边立即隐约传来了爆炸声,战斗似乎非常的激烈,就连大地现在都隐隐抖动起来。
  
      我冷笑一声,用纳灵法强抽取了聚仙盆里储存的大量能量,然后强行又注入身体,把原来失去的力量全都须臾恢复过来!
  
      这就是我和别人的不同,在好先天之气的影响下,我无需缓慢恢复自身能量,只要是有聚仙盆,我就能拥有难以衰竭完的能量。
  
      另一处参赛的庄园出事后,我刚回到庄子里,即墨光如就跑来了,看着我全身上下能量没有半点损耗,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包括扫了一眼媳妇姐姐和北狐芸、茅楚楚,发现他们也没有动手的痕迹,这让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即墨光如最后还是郁闷的问道。
  
      “我说仲裁官,做到什么?淡定?”我冷笑问道。
  
      “如今另一组参赛队伍所在的庄园受到攻击,不是你做的么?”即墨光如皱眉问道。
  
      “与我何干?他们怕是和仲裁官之前跟我们说的那样,惹恼不该惹的势力,招来的报复吧?”我笑呵呵的说道,而茅楚楚不厚道的也跟着笑了,媳妇姐姐则面无表情,她当然知道是我干的好事。
  
      北狐芸虽然一脸的莫名其妙,但听说了正是对面参赛者出了事,也说了一句‘活该’。
  
      “你!不是你在外围布了大阵么?是不是召唤了什么厉害的鬼物?”即墨光如一边监视我,一边当然有人给他回报情况,很快对面的参赛队伍受到怎样的攻击,他也开始清楚了,这十五位时节真仙可不是说笑的,就好比我派出了一队轰炸机,对他们无差别狂轰滥炸呢。
  
      毕竟每一位真仙都等同我用大半条脉络的能量储备召唤而来,能量也有耗尽的时候,也并不能跟真人一样无限制吸收使用九重天的重元气,在无差别的疯狂攻击一遍对面后,很快就给陆续干掉了,因为在我身上留底的符文正在不断消失,不过相信那边的损失也不会太小,毕竟这些真仙的实力如何我很清楚,至少一对一干掉一个道三境很轻松!
  
      “什么鬼物?如果召唤了,那我身上的能量岂不是早用的七七八八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你喜欢?”我反问道。
  
      “你知不知道,我们仲裁会和轩辕家那边,废了多大的功夫解决这次攻击?”即墨光如咬牙说道。
  
      “呵呵,这我就不清楚了,他们肯定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如果老老实实待着,谁又会找他们麻烦?”我嘲讽道。
  
      即墨光如这下气得郁闷了,偏偏也没有找到是我干的证据,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猜测而动手抓我,毕竟轩辕家也一样不干净,双方互咬,他也做不到厚此薄彼。
  
      没过多久,李卓瑞的消息情报来了,说道:“轩辕家被打死四个,仲裁会也死了两位,都成了虚体……”
  
      “唉,真为他们感到同情,我们也是参赛队伍,一贯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就烦请李老向死伤者及家属致以沉痛哀悼和诚挚慰问,对恐怖行为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吧,对了,知不知道是谁干的?”我一脸严正的说道,这顿时让一旁的即墨光如冷哼连连,怕心里一百个骂我虚伪了,这要不是没证据,他立马第一个把我抓了。
  
      “完全不知道呀,说是从我们这边过去的。”李卓瑞也对我一脸怀疑。
  
      我笑了笑,说道:“一定是这些恐怖份子看攻打我们庄园无果,所以转道又去攻打了对面的参赛队伍,造孽呀。”
  
      “对,好像是这么个理。”李卓瑞也一脸深以为然,还别说,老头家这次也损失颇大,当然是向着我这边。
  
      即墨光如愤而甩袖,直接就飞到一边去了,估计是调查我作案的蛛丝马迹,其实枉他一个无极境的强者,眼下竟也没有办法发挥,这仲裁官的身份,本来是要牵制我的,但现在反倒成了自己束手束脚的名头了。
  
      剩下我和媳妇姐姐、北狐芸、茅楚楚的时候,北狐芸好奇的看着我,说道:“你干的?镇云歌?”
  
      “嘿嘿,有来有往嘛。”我笑道,茅楚楚也笑起来:“他们怕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这里几乎没什么损失,他们却死了好几个。”
  
      “嗯,你们小心点,这几日怕不会太平了。”我笑道,而这话果然一语成谶,黄昏刚过不久,深夜来临的时候,外面警报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