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五十六章:大票
    ,!
  
      “啊?”李卓瑞听罢,脸都吓绿了,说道:“一百万?一百万都压注?这万一要是赢了,阳神城可都翻天了!哎哟,那可是一百万劫雷晶!老夫一辈子可从来想都不敢想呀!可为什么……老夫就是觉得夏兄弟你就是能催到这笔钱?而且这笔钱就是能到老夫手中?!”
  
      媳妇姐姐和茅楚楚看着他激动的样子,好似已经拿到了一百万了,都笑了起来,而北狐芸看着我,眼中全是复杂,说道:“这计策可真是够狠的,不过你这可是一百万劫雷晶。”
  
      “这都没到手呢,就这么能给我看钱呀?”我反笑北狐芸太在意了,这也让她脸上泛起红晕,不过我接着说道:“李老人品好,对我们如此真诚,这也是他应得的。”
  
      李卓瑞连忙尴尬拱手,说道:“让夏兄弟谬赞了,在此之前,老夫还处处防备夏兄弟呢,眼下是愧煞了,不过好在老夫也谨守原则,没有将夏兄弟任何情报交给别人,也算是还能站在这的理由呀,哎,夏兄弟真是做大事的人,让人忍不住信服。”
  
      我笑了笑,就算你想卖我,也没什么可卖的,不过我当然不能明说,反道:“没有谁不为了自己留条后路嘛,这都可以理解的,只要李老以后把我当成真兄弟对待,过上了好日子后,不忘兄弟就是了。”
  
      “这话是没得说的,以后老夫李卓瑞,就任由夏兄弟驱策了,但有要求,我李家必然是有求必应,绝无推脱的。”李卓瑞顿时表忠心起来,虽然还没有事成,不过他对我的未来早就决定赌一把了,毕竟那么大的赌注,我同样都以命相搏,他什么都不用付出是不可能的,而我的命能博出的未来,他当然不会觉得比对面赢面低,甚至他觉得我一定能赢。
  
      继续吩咐了李卓瑞一些细节方面的事情,时间又过去了半天,说好要送钱过来的三家,却仍然没有半点动静,李卓瑞派去送讨债帖子的纸人,直接给打了回来,想来对方是不肯拿钱出来了。
  
      这倒是在预料之中,如果不给点压力,他们绝对不会把钱拿出来,所以我飞到了阵法的云雾中,召唤了三个时节的天之境真仙,直接去攻击轩辕家的参赛者,反正不给钱我也不打谁,专门揍这参赛者就对了,他们几家会自己变成热锅上的蚂蚁。
  
      没过多久,攻击就开始了,三个时节的真仙一共四五十位,这数量都足以颠覆一个小型仙域了,要对付一队参赛者,那简直是太为难他们的防御了,所以没过多久,爆炸声轰隆隆传来,原来参赛者居住的地方,早已经红火一团,怕那庄园再过一会,就不能再住人了。
  
      我恢复完法力,立即返回了庄园,继续陪媳妇姐姐和茅楚楚她们聊天,而北狐芸也没办法自己单着,也想着办法融入我们的集体之中。
  
      但毕竟攻击参赛者是大事,还没过一会,即墨光如果然又黑着脸带来一票的人,包括轩辕家七子轩辕钰,曾家三子曾赤心,伏家四子伏振都一起来了,互相之间脸着黑,一个赛一个。
  
      看到我正跟三位美女闲聊喝茶讲解道法,这些人脸上更是难看,半饷我才一脸无辜的看着这几位,说道:“怎么了?来都来了,当成自己家就是了,难道还要我亲自奉茶不成?”
  
      这几位是额上青筋都炸了出来。
  
      轩辕钰站了出来,寒着脸说道:“茶水就不用了,夏道友,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我们也不是说不给钱,只是筹钱也要时间不是?一天的时间还有一会才到,你这就派了那么多鬼道去攻打我们的参赛者,实在太让人……”
  
      “且慢。”我顿时伸手制止他说下去,随后站了起来详装微怒的说道:“轩辕道友何必血口喷人?这种事情我说过了不要乱套在我身上,你们欠我钱,我当然想你们能立即还给我,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我又怎么会为了这事而去揍你们的参赛者?就连你们把我派出去的纸人打回来我都没说什么不是?所以恐怕此事另有其人作祟,你们不去解决问题,跑我这里来指责我是怎么回事?”
  
      “你!”轩辕钰气得两眼都快凸出来了,而伏振冷哼说道:“夏道友,这事我知道你不会承认,不过也不用把我们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你一次比一次招来的鬼还多,都是从这庄子里飞出来的,这事人尽皆知了……”
  
      “呵呵,从我这飞出来,难道就能证明是我干的么?我这还天天遭到袭击呢,你怎么不说他们从哪里来的?”我冷笑说道,随后扫了一眼眼前人,道:“这些事,扯来扯去的,没什么意思,就一句话,这次来,钱带来了没?”
  
      即墨光如站在一旁,已经是无语了,这次城主叶敏择倒是没来,显然不想再搀和这破事了,也差不多是继续讨债的时候了。
  
      “我们这边受了这么多次攻击,庄园都给打没了,损失如此惨重,一百万劫雷晶没有,如果减免一半的话,我们现在就凑钱!”轩辕钰立即说道,而一边的伏振一向对轩辕家马首是瞻,也果断的点了点头。
  
      倒是曾家的曾赤心一脸的冷凝,估计心中是郁闷坏了,而看到曾赤心不说话,伏振脸色难看,说道:“曾道友,此事乃是你们起的头,难道你不打算付出点什么?”
  
      曾赤心怔了下,有些不高兴的看向了伏振,说道:“就算是一半,曾家这次也没带够那么多钱。”
  
      伏振脸色顿时寒了下来,不过轩辕钰却直接伸手拦住了伏振继续说下去,而是跟曾赤心说道:“带来多少先给多少,按照我们说好的,我们轩辕家先填这笔钱,回头再补上就是,相信曾家也不会欠我们轩辕家这点小钱。”
  
      我呵呵一笑,说道:“谁跟你们说我已经减免了一半了?说过一百万劫雷晶就是一百万,少了一分钱,我可不敢保证之后还有什么事。”
  
      “你!找死!”轩辕钰气得是差点冲过来揍我,但即墨光如一伸手就拦住了他,然后沉眉和我说道:“夏统领,这件事见好就收吧,适当减免,大家日后也好相见,何必把事情闹得那么僵?”
  
      “闹僵?闹什么僵?多要点和少要点有区别么?他们能放过我还是怎么地?抱歉,一分钱不能少!”我阴沉下了脸,事情早就闹得不可收拾,何必还跟他们客气?
  
      “呵呵,行,有种!一百万劫雷晶,老夫一块都不会少给你!不过你也记住,出了阳神城,你能不能好好的离开,老夫也不敢保证!”轩辕钰从袖子里很快拿出了一五张十万的票子,这上面还引着阳神城银号的戳子,这家伙看来就算万般不高兴,也不想参赛者出事。
  
      而伏振也咬咬牙,拿出了三张十万的票子,至于曾赤心,只拿出了一张,倒还有一些散票,估计也就十二三万的劫雷晶,确实和他说的一样,没准备充分。
  
      “这么少?”伏振冷下了脸,而曾赤心不满的说道:“老夫手中的剑都抵了,你还想我怎的?”
  
      伏振哼了一声,说道:“大票拿来,小的留着你自己赎回那宝贝剑吧!”
  
      曾赤心感受到了莫大屈辱,不过现在别人能财大气粗,可是因为手里有钱,但他如今却和光棍没啥区别,哪敢大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