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五百六十章:违规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脸色微变,不过还是问道:“这寒仙门的天下追杀令执行效率很高?”
  
  “呵呵,那是自然,此追杀令一出,天下寒仙!既是无论是谁听到这追杀令,都会心惊胆寒,因为他们的势力太大,背景太过深厚,哪个家族里,都有他们的弟子,故而你只要深处我们化仙者的阵营里,进入无论哪个家族,都可能会给他们暗杀掉,毕竟他们寒仙门的终极命令,就是这寒仙追杀令,不问家族,只问门仇!”鬼师父阴恻恻的笑起来。
  
  “这么可怕,不过你怎么知道那么多?难道你……”我警惕的看向了鬼师父。
  
  “你想太多了,我可不是寒仙门的那些刺客可比,是因为老身也养过她们。”鬼师父眼**现了桀骜之意,看得出她当年应该深处高位,只不过现在身份已经‘面目全非’,不为人所知了,毕竟连即墨光如那一辈都认不出她来,可见她要么隐藏得深,要么就是历史流逝早已冲淡了一切。
  
  不过话说回来,她居然能够知道这么多的仙家,这显然是一个危险的老怪物,因为对所有人都了解,一旦用计起来,一定也是又狠又准,而且她行动迅捷,思维敏锐,做什么事都绝不拖泥带水,如同控制全局,光这点就知道她不是一般存在了,要不然也不敢给北狐家出谋划策,将他们一步步推回原来应该有的轨迹和地位!
  
  “能不能问问前辈到底姓谁名谁?让我也好生仰慕下。”我趁机问道,看看她会不会暴露**份。
  
  结果毫无疑问,这鬼师父桀桀一笑,就消失不见了,再次出现在时,已经跟在北狐芸不远的地方,以藏身敛气的形式存在。
  
  “情况如何?”北狐芸问道。
  
  “寒仙门的无极境,干掉两个,逃了一个。”我笑道,北狐芸眉心微微拧起,说道:“竟是他们。”
  
  “反正他们也认不得你师父,不过我们俩可就麻烦了,你后悔么?”我吓唬道,北狐芸呵呵一笑,说道:“我会怕他们,就没资格重夺北狐家的威望了。”
  
  “那就好。”我笑道,而这时候,即墨光如的气息很快独自冲入了这座庄园。
  
  其实也不怪他每次都来迟,遇上我这大阵,无论是谁都很难直接穿越,就算以他无极境的实力,硬闯不破阵最少也得耽搁一下。
  
  落地后,即墨光如凝着表情看我,一副不大相信的样子,当然,他很快把目光扫向了北狐芸身后很远,连样貌都看不到的鬼师父所在,最后摇了摇头,说道:“寒仙门的两位无极境仙家,怎么死的?”
  
  我耸耸肩,说道:“可能踩到机关,给送入了六道轮回去了吧。”
  
  “你觉得这样好玩?”即墨光如皱眉,对我的回答当然不满意。
  
  “呵呵,不好玩,但你每次都来找我,就好玩了?”我反嗤道,即墨光如却没有动气,或许他觉得我透着一种神秘感,让他这时候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而他眉间那把光剑,也不由得内敛起来,和以往发着辉光可不一样。
  
  “夏七两,我不管他们怎么死的,但这次寒仙门恐怕不会放过你。”即墨光如一副警醒我的表情说道,我一脸懵圈,说道:“什么寒仙门,热仙门的,关我什么事?要是惹上我,那我也只能不客气了。”
  
  “你连寒仙门都不知道?”即墨光如不信任的说道,并且看向了北狐芸。
  
  北狐芸年轻的脸上比老年人都要沉稳,连即墨光如怕也很是意外最近碰上的年轻人为什么都这样。
  
  “对了,你都来了,轩辕家、曾家、伏家没跟来么?”我笑嘻嘻的问道。
  
  即墨光如冷哼一声,说道:“连寒仙门的无极境都给杀了,他们难道还敢来送死么?看来,你身后有了不得的势力撑腰,不过我也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让他们时刻保护你,最好一刻都不要放松,寒仙门不是什么寒门,大部分的家族都惹不起他们。”
  
  “前辈真把我吓坏了,不过话说回来,前辈的意思是这三家都不会再找我麻烦了?”我说道。
  
  即墨光如一脸的凝重说道:“呵呵,你们连寒仙门的两位重要人物都直接干掉了,他们不过是三家的代表,可惹不起你这样的煞星,这次偃旗息鼓了,说是这次他们的参赛者被攻击之事,恐怕有什么误会,让我问是不是你干的,若不是就算了,我想你也不会蠢到承认吧?”
  
  “前辈说的哪儿话?我怎么会对参赛者动手?我一向是秉公守法的人,您就放心好了。”我笑道。
  
  即墨光如轻哼,不打算和我在这扯皮,就说道:“哼,比赛也没多久开始了,希望你做好准备吧。”
  
  结果他说完这话,看到我还是处于全盛时期的力量,脸上微微有些诧异,估计郁闷到底谁痛下了杀手,居然杀了两个无极境呢。
  
  “那是当然,对了,每次都麻烦前辈来通知我这个那个的,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怕是对面的参赛者都觉得被冷落了,这样吧,今夜我借花献佛在这宴请你喝酒如何?咱俩虽然不是平辈,但互相认识那么久了,借点酒说说心里话也好呀?”我笑嘻嘻的说道。
  
  “夏统领,不要得寸进尺!”即墨光如脸部一抽,挤出了这么一句话,随后飞离了李家的庄园。
  
  我心中冷笑,暗道就算你要留下来,我也不会真跟你把酒言欢了。
  
  今天的事情之后,直到比赛那天,果然这三家都没有再来滋事,估计连寒仙门这杀手锏都拿我们没办法,他们也知道就算浪费更多的资源,都会给我们背后的‘高人’干掉,所以全都哑声了。
  
  我也不想作死再挑起无谓的事端,毕竟主动出击和防守是两码事,即墨光如会盯死了我,所以直到比赛,我都老老实实的呆在了李家庄子里。
  
  而比赛那日,李卓瑞就带着我们前往城主府**的一块悬空透明的界面,那儿正是比赛的大型演武台。
  
  比赛所在的地方,早就人山人海,或者说整个阳神仙域的仙家都集中在了城市里,抬头看向了城主府的上方,而这片‘演武场’早就把云层清空,将一切都清理得干干净净,好让城中的所有仙家居民都能够为我们的胜负作证。
  
  我和北狐芸、茅楚楚站在了城主府正上方时,另一组队伍也进场了。
  
  三位参赛者和我们的年龄近乎相仿,队长轩辕辉,一身金色的铠甲,头上不带任何的头饰,只有一头长长的头发披落肩膀,他站在那,让人觉得他就是一尊战神,无论是谁的光辉,都要因他而炼去三分。
  
  而他身后则站着两位女子,我看了一眼描着跟轩辕家差不多徽记的女子,这女子长相甜美,有着一双明眸大眼,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庚秀了,这女子不显山不露水,却看着透着一股邪性。
  
  至于剩下的一位女子,应该是伏家的参赛者了,她长相倒是一般,但表露出的神情却无比的冷淡,看来也不容易对付。
  
  除此之外,让我们都吃了一惊的是,这三位参赛者出场后,忽然整个天地竟发出了隆隆的震动声,我一看之下,这脚底下的隔离透明大阵正在抖动,仿佛有万马奔腾呢!
  
  “喂,这是关门放狗的节奏么?是不是违规了?那么多的黑兽!”我看着这支参赛队伍后面许多忽然出现的眼睛,忍不住提出异议。